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山居散记 | 你应该把他们写下来·1

想起之前在上海工作的那段时间,一直让我放不下的,还未曾写进文章里的普通人。司机随笔的图片
工作忙的时候,通常会上D班,晚上十点下班。有时候,十点之后,再整理一下明天的教案,大概十点半下班。我知道,在上海那座城市,十点半下班,并不算太晚,公司里,我也从不是最晚走的那一个。在我睡下后,多少人还在埋头苦干,挥洒汗水。
有一天,十点多下班后,我决定走路回去。如果从公司走回住的地方,快的话,至少也要半个小时。走最近的一条步行路线,需要通过一个地下通道。晚上的时候,地下通道里亮着那种老式的暗黄色路灯,走的人很少,胆子小的人,可能还会觉得有些害怕。我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没什么好怕的!”白天的时候,会有几个老人在通道里卖东西,主要卖一些衣服和鞋子,生活用品之类。
那天深夜,走到地下通道时,已经快十一点了。楼梯口,我看到那个卖东西的老妇人正提着厚重厚重的一麻袋东西,一步一步从楼梯下往上拖。我忙走上前,帮她抬起麻袋,毕竟这楼梯还挺长。我骑小黄车时,就担心过这地下通道,要把自行车推下来。从地下通道走上来,老人对我说“谢谢!”还说了其他什么话,我并没有听懂。我本还有意帮她抬一段路程,不过她拒绝了。通过马路后,我转头望向老人,看到她一个人挑着比自己身板还要庞大的两大麻袋东西,往和我相反的马路另一端走过。
再走十来分钟,我也就到家了。老人的家不知在哪里?或许,她一到家,收拾收拾,洗漱洗漱,也要休息了,累了一天,不知能挣到多少钱?我在高大的写字楼上班,她在地下室里卖次货,看起来好像生活完全不同,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我感觉,老人应该在这座城市住了很多年,或许她是一个老上海人了,能说一口流利的上海话,又或许她住在一个古旧的胡同里。我能想到,在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里,还生活着许多像这个老人一样的普通人。外地人也好,本地人也罢,太阳还未出,就起来准备工作,有些艰辛地好好生活着。
其实,白天的时候,我通过地下通道,有好几次都想问问老人,她的东西怎么卖?也不是真的有什么需要的,只是想了解一下价格,如果东西便宜,自己又还看得顺眼,倒是可以买下,也算照顾老人生意。可是,心里又时常打起“咯噔”,便宜的东西不知质量怎么样,想要赚便宜反而赚不了便宜。或许是性格使然,有时候,我连去商店买东西,都有些不敢,不是实在想要,还是不问不买,直接走过好了。
有一天中午,我路过的时候,正好看到老人坐在摊子边吃午饭。饭菜是用铝盒装的,一看就是自己家做好,带过来的。还有一次,阳光从通道口照进来,老人就在暖暖的阳光下纳鞋底,好像自己只是来晒太阳纳鞋底的,而不是卖东西的。路人并不多,时而走过一两个人;路人不开口问,老人也没有大声吆喝。在这人流量不多的地下通道,老人守着小摊一整天,确实得找点别的事做做。
可能因为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看到那些同样普通的人,便会多些感触。没有名,没有利,没有权,没有大富大贵,除了亲人朋友,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们的名字。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是我们看不见的。然而,有些人我看见了,或许只是一面,或许只是一个眼神,或许我们未曾说过一句话,可是,就是那样的温情片刻,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对我呼唤,“你应该把他们写下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