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探索成长

捋了很久,才发现自己也在成长,只不过更像田地里的树苗,虽然无时无刻都在吸取养分,但是看不到成长。拉长时间轴作对比,就能肯定:一直都在成长。
司机随笔的图片
对一些特殊节点做一下简单汇总吧,以期有迹可循。
跟对象刚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因为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
我属于内向的人,内向到不喜欢那些会跟别人发生肢体接触的运动,比如打篮球和踢足球,所以,吵架这样当面锣对面鼓的场面,我更是能躲则躲。但对象的意思很明确,“情侣之间就应该多吵一吵,这样才能增进感情。”呵,女人。
而我,自大到认为自己不可能犯错,所以认为争吵的缘由肯定在对方身上,一如既往的选择冷暴力处理矛盾,内心觉得这样的选择是在给对方留颜面。
直到,她某次争吵后突然喊道“你知道你刚才的嘴脸有多臭么?”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狂妄,后来开始试着改变策略:先哄好再讲道理。可能策略还是存在瑕疵,不够成熟,但相比之前,已越过一鸿沟,可喜可贺。
结婚后,小舅子来石读大学,偶尔周末过来住。
相处期间,我才开始反省自己之前在姐姐家住的时候,有没有做些让姐夫不开心的事情,好像从来没有打扫过卫生,没有刷过碗等等,只是简单地在家里帮姐姐看孩子。
所以,很难一开始就有“换位思考”的想法,更不可能做到真正的感同身受,有时只能等到角色转换了,才能有所感触,进而有所改变。就像很多人总是说“养儿方知父母恩”,“养儿”之前,为什么不“知父母恩”?
不过,他人普遍的教训,反倒是我们学习的前车之鉴,尽量减少后悔的机会。
17年5月11号,大姐夫因为心肌梗塞,在筹备他侄子的婚礼过程中突然晕倒。因为我的父亲是医生,所以大姐联系了父亲,父亲跟着,把姐夫送到医院后,姐夫状态恢复了很多。但命运总喜欢在毫无防备时偷袭,姐夫在医院去厕所的时候,突然摔倒,然后离世。
当时我辞职回石,在二姐家住了将近两个月,开始怀疑自我价值的时候,刚刚找到工作。母亲担心影响我的入职表现,让二姐通知我12号一起回去,守一晚夜。
刚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一颤,这大概是我懂事之后,第一个身边的人去世。一想到几个孩子那么小就没有了爸爸,就会觉得不公平。一直憋着,直到到家的时候,看到已经无力哭泣的大姐,挣扎地从床上坐起,抱住我又开始哭时,我憋不住了,也开始哭。这是我成年之后,第一次抱大姐,没想到是这场景。
稳定好大姐之后,我去客厅,第一次守夜。那晚想了很多,满脑子都是大姐以后怎么拉扯这三个孩子。一直觉得善良的人,应该有好的生活,事实上并不是,甚至有时相反。我不甘心,不甘心大姐的担子一下子这么重。所以,我多了一份责任。

 

后来,每次回老家,都是先回大姐家坐一坐,喜欢跟大姐唠家常,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
回石后,很多同学和发小都在,所以聚会较多。其实男人聚会并不是简单地喝酒吹牛逼,也有可能是较为隐晦的扯淡。总是听到周边的朋友提到“某某某有个厉害的朋友”,语气里充满了羡慕,羡慕某某某。我不同,我羡慕那个朋友,所以,我渴望成为他们值得炫耀的“那个厉害的朋友”。
而事实并非如此。发小阿正总喜欢找我借钱。我刚毕业的时候,攒了两万二,当时找我借钱,我说要借多少,他说能借多少,我权衡之后给了他两万。后来,我结了婚,又来找我借钱,当时我身上并不宽裕,他提出想刷我的信用卡,我考虑到有了家庭,不能只顾及哥们情义,所以拒绝了。
事后,我有自责,自责自己的不争气,不能在发小需要的时候,伸出手去拉一把。
后来,我可能傻了,因为总幻想着以后买套别墅,负一层有酒窖和电影院,院子里有泳池……隔段时间就可以在周末时约几个朋友过来坐坐,男人们围着炉子烧烤着,女人们围着餐桌瞎聊着,孩子们在泳池嬉笑着……
心里的想法扎根,才会有行动力。
事情能让人成长,人更会促进学习。
比如说在之前单位认识的学长,喜欢给我讲些平时学不到的知识;炒股认识的贝塔,总是教我些炒股的技巧;微博上认识的阿玲,教会我不要在事成之前瞎得瑟……
三人行,必有吾师,古人诚不欺我也。
之前习惯了顺其自然的悠闲,三十而立的我,应该试着去伸展,去探索,去主动拥抱大自然的沐浴和滋润,去成长,去回馈。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