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品味“南宋定胜糕”所想到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在武汉,女儿女婿周日招待我们老两口吃大餐,进了一家规模挺大的杭州菜馆。浏览菜单的时候,猛然看见“南宋必胜糕”的词条,我和姑爷觉得稀罕,便特意点了一份。
“南宋定胜糕”是什么东东?其实就是一种糕点,色呈淡红,松软清香,入口甜糯,比较软,有点松,带有甜甜的豆沙味。
作为蒙古人,我吃了几口这“南宋定胜糕”,觉得甜兮兮的,不算是什么美味。只是这“南宋定胜”的糕点名称,让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南宋”是个什么样的朝代?好像是一个奉行对外一直屈服忍让,对内一贯镇压杀戮的那么一个朝代。根源就在于赵匡胤黄袍加身被皇帝了以后,便开始琢磨“怎样才能让赵氏江山千秋万代”的问题,于是,便“杯酒释群兵”,解除了与自己一起打江山的哥们儿的兵权,从制度上防止再度“黄袍加身”的故事,制定了“重文抑武”,平时不养“大军阀”,千方百计的弱化民间反抗势力的国策。有外敌侵略怎么办?便临时找一个“招讨大元帅”,给你兵权,打退敌人之后,再把兵权收回来。
这样,皇帝则可以尽情享乐,做太平天子了。就是连年战争时期,手握兵权的“军阀头子”也被设置了诸多约束。
这一国策从北宋延续到南宋,统治老百姓的南宋君臣偏安一隅,在杭州享乐。有诗为证: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那岳飞不知深浅,非要打到“黄龙府”把“二帝”迎回来,岂不是一点儿也不懂皇帝的“政治”,不听招呼!试问,“二帝”回来,赵构往哪里摆?“十二道金牌”之后,命送“风波亭”,酿成千古悲剧。秦桧不过是执行者,成了赵构皇帝的替罪羊。
传说这种糕点是南宋时百姓为韩家军出征鼓舞将士而特制的,糕上印有“定胜”二字,后来便被称之为“南宋定胜糕”了。
用这“软软甜甜”的,主要用于养生调理、术后调理的食品来激励鼓舞将士们去浴血奋战,与北方彪悍威猛的“野蛮虎狼”拼命,倒也是一种创举。
整个宋朝,可能是除了开国皇帝赵匡胤南征北战统一中原建国之后,而后他当皇帝的子孙后代们基本上就没有“开疆扩土”的作为了。大多数的岁月是在割地赔款的屈辱中流逝的。先是与大辽对峙,又与金国抗衡,最后是被蒙古大军灭国的。
吃着“南宋定胜糕”,品味着历史。我想,中国的历史王朝,都是“私人承包”的“家天下”,那叫做“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普天之下莫非王臣”,从朝廷命官到草根庶民,都是给皇帝打工、卖命、纳税、交粮的。那“烛光斧影”、“二帝蒙尘”都是人家的家事,跟你个“打工”的,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虽然“二帝”被活活俘虏了,关在巴林左旗的“黄龙府”的“牛棚”里“受苦受难”,让整个南宋的亿万军民都感到难堪,面子上很不好看,而作为岳飞等人来说,喊喊口号也就罢了,怎么可以动真格的,真把“二帝”迎回来?面对父兄,现任领导赵构是不是很尴尬?
据说,现在,已经把岳飞的“满江红”从课本中撤了下来,换上清朝末年辛亥革命女英雄秋瑾的“满江红”了。这阙词的原文是这样的:
“小住京华,早又是,中秋佳节。为篱下,黄花开遍,秋容如拭。四面歌残终破楚,八年风味徒思浙。苦将侬,强派作蛾眉,殊未屑!
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算平生肝胆,因人常热。俗子胸襟谁识我?英雄末路当磨折。莽红尘,何处觅知音?青衫湿!”
而岳飞的词却是: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细细品读这两阙词,我倒是觉得还是秋瑾的作品好些。女人饱受封建制度摧残,要平等,要反皇帝,应该提倡;而岳飞的词则血腥味太浓,“胡虏”和“匈奴”都是少数民族,这样吃肉喝血,用现代的观点看,比较过分了。况且,你个“奴才”没有得到皇帝的首肯,去收拾旧山河,越权了。
最重要的是,秋瑾的理想是推翻旧王朝,建设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而岳飞终究是给赵家皇帝卖命。
我们现在是人民共和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我们的身份是公民,不再是“奴才”了!要把自己当人看,要积极参与社会民主政治,这是我们的职责和义务。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