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看病是一种相遇

实习的第一天,有几件事是值得记述的。首先便是我的胡子。因为我一直没有刮胡须,到实习那年,已经很长了,尽管依然很细。但仔细看来是有些邋遢的。我刚来到附院的集结地,便被前来训话的附院的副院长发现了。他小小的个头,却拥有很高的能量,声音很大,要求我立马去把胡子剪了,然后再来上班。我只好照办,回到宿舍,用室友的剃须刀将留了二十多年的几根胡子枪毙了。随着那些毛发的应声落地,我心中竟然掠过一丝悲哀,毕竟是跟随我多年的“兄弟”啊。

司机随笔的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上班第一天,是到心血管内科门诊。带教老师是个中年男性,满脸的严肃。开始什么话也不说,只让我看着。我静静地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主要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能够做些什么。后来病人有些多了,他实在忙不过来了,便让我量血压,说实在的,在那之前,我训练的并不多,更不熟悉。结果手忙脚乱之中,竟然没有将耳件放在耳孔里,依然挂在颈子上。他发现以后,待病人离去,便冲着我一顿猛批,让我简直无地自容。我怯怯地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才好了。他后来感觉有点过分了,又过来说了些宽慰的话。并让我给新来的病人听诊。于是,生平第一次,我将听诊器放在一个真正的病人的胸前,虽然之前见习时候有过,但那是轮番听诊,自己的意见无关紧要的。我听了一会,发现有早搏。我将这信息告诉了老师,他满脸鄙夷,说知道了。我又重复了一遍,他自己又过来听了一遍。之前他也检查过了。“不要瞎猜”,他说。“没有,我真的听见了。”我坚持道。刚好那时候病人已经不多了,他就开了一张心电图申请单,让病人去做心电图。结果,还真的有早搏,是室性早搏。老师脸上有一丝不悦,但迅即便消失了。对我赞许地点了点头。从那时候起,对我的态度也改变了许多。

 

白天实习结束以后,回到宿舍,我准备了一个笔记本,将一些所见都记在本子上。并且查阅了有关的书籍。从此养成了这个良好的习惯。当我一年后实习结束,我竟然拥有四大本实习笔记,我保存了多年,是一笔了不起的财富。当然这是后话了。

实习第一天,让我学到了许多,也从此开始了我的从医生涯。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