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破灭皂角林大王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从前,有个赵再理开封人,授得广州新会县知县。有一天辞别母亲妻子,带着几个仆从起程上任。
一日到达本县,众人相随祝贺。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三天坐衙办公事,才要落座,忽然打一喷嚏,厅下吏役们也打喷嚏,忙说:“知县不是故意学你打喷嚏,这是因为离县城九里外有座庙,叫做皂角大王庙。庙前有两棵皂角树,多年结成皂角无人敢动,蛀成末子。往时新官上任未理公事,先去拈香。今日知县不曾拈香,大王灵圣,一阵风吹皂角末到此,众人闻了皂角末才打喷嚏。知县立时决断往大王庙烧香,到了庙前主持接到供殿上,拈香拜毕。知县揭起帐幔看神是什么模样。只见头顶戴着金娥簇帽子,穿百花战袍,系兰田碧玉带,脚蹬绿绣花靴,脸是个骷髅,骷髅眼里生出两只手,左手提着方天戟,右手指做手势。知县大惊问主持:“春秋时期都祭些何物?”主持答:“春季选祭七岁男,秋季选祭女孩,都是地方敛钱,预先买贫户人家儿女。临祭时将孩绑在柱上剖腹取心,劝大王一杯。”知县一听大怒道:“本官初授一任,为民父母,岂能枉害人性命。”下令打碎泥神,点把火烧成白地。这时听喝道:“大王来了,大王来了。”知县看时,红纱引道,一个银鞍马上坐着一个鬼王装束,像庙中一样。知县取弓箭射去,立时变成一道金光,大风飞沙走石不见大王。
赵知县烧了皂角林大王庙啥事都没有,在任职期间天下太平,人寿年丰。不觉三年新官上任,赵知县离任带了仆从回开封。来到峰头店入店安歇,到早上知县睡醒一看衣服箱柜啥都不见了。叫人时,谁都不应,知县披起被子开门看时不见店里一人一骑。心里纳闷,这些仆从都到哪去了,难道被强盗劫走了?无法披着被离开峰头店自己赶路。不知走出多远,只见远处有个草屋,知县走到草屋见一个老翁上前做揖道:“请救助赵再理性命吧。”那老翁见他披着被道:“你如何这种打扮?”赵知县道:“我是广州新会县知县,来到峰头店安歇到天亮时仆从行李都不见了。”老翁却不作怪,让知县进屋取些旧衣服换了,安排饭菜吃。又筹措些盘缠催知县回开封。知县夜住晓行不一日来到开封茶坊里叫声婆婆:“认得我吗?”婆婆不敢认人。知县道:“我是对门的赵再理嘛。”婆婆道:“对门的赵知县回来两个月了。”赵再理道:“我是真的赵再理,烦婆婆叫妈过来。”婆婆抬头细观,果然和先前归来的人一样。只得走过去,见了妈妈道:“外面又有一个知县回来。”妈妈道:“我只有一个儿子哪又一个知县来。”跟婆婆走到对门,赵再理道:“妈妈认得儿吗?”妈妈道:“你不要胡说,我只有一个儿子,儿子早回来在家呢。”妈妈就不相认,嘲嘲得满街聚人看热闹。茶婆婆实在不忍心就提醒道:“生知县时有无瘢痕隐记?”妈妈道:“生那儿时脊背下有搭红记。”赵再理立时脱下上衣,果然有红记。看的人一声喊:“先归的是假的。”这时对门赵知县听到乱嚷,就问仆人道:“外面乱嚷什么?”仆人道:“门前又一个知县归来。”赵知县道:“什么人敢无理,冒充赵知县”出门喊道:“妈妈他是何人?如何扯住妈妈没礼貌。”妈妈道:“我儿身上有红记,他是真的。”赵知县也脱下衣服、众人大喊,看那脊背上也有红记。两个知县辨别不清,赵知县送赵再理去开封。开封太守升堂,那先回的赵知县公然冠带入府与太守分宾而坐谈论是非。再审赵再理理直气壮高声抗辩,弄得太守再三不决。太守就想要他们知县的委任状的文凭就知明是真假了。于是问赵再理:“你是真的知县委任的文凭在哪里?”赵再理道:“早已说明在峰头店都不见了。”太守再问先归知县:“你知县委任的文凭在何处?”知县道:“叫人去妈妈处取来呈上。”太守再审赵再理道:“你既是真的也没有文凭证实啊”赵再理道:“只因在峰头店失丢了,又把几年及第,考官是谁,当年做甚题,授得新会县知县讲得非常清楚。”再问先归的知县,一一对答,与赵再理所言并无差错。太守在决断不下之刻,赵知县让仆人归家取来金珠送与官府有关人员。最后赵再理被开封决断发配到兖州奉府县。两个公差押送人,有一天对赵再理道:“你到牢城营,也是担土挑水受折磨,不如在这里寻个自尽。我两个去官府讨个回文回开封交差。”赵再理听说叫苦连天。死去阴司告状吧。闭着眼等待安死。公差口念:“善去阴司,好归地府。”刚要举棍要打,只听背后有人喊:“公务人不得下手。”吓的公务人扔下棍子看时,一个六七岁的孩儿戴着光纱帽,绿褴衫玉束带,甜鞋净袜来到跟前,公务人问是谁?小孩道:“我非是凡人。他是真的赵知县如何打杀他?我给你们银,好看承他到奉府县。如废坏他性命,你两个也活不成。”说完一阵风不见小孩。吓得两个公务人喏喏连声,又向赵再理道:“莫见怪不知你是真的。”平安的送到奉府县牢城营主管人。
牢城营主管人将赵再理安排书院教两个小孩读书,不让重难差役。不知不觉过了一年。时春初,赵再理往后花园散步,回想为官一场,母子夫妻离异到这般地步,不知前生作何罪业,受此恶报,凄然泪下,只见一池想投水而死,叹了口气,刚要一跳,只见有人叫道:“不能投水。”回头一看,有是戴着光头纱,褴衫玉束带的孩儿道:“三月三日上东峰东岳古廊下,见九子娘娘(多子女神)与你一件东西,上开封报仇。”赵再理道:“尊神拜谢,如今开封假知县是何人?”孩儿道:“是广州皂角林大王。”说完一阵风不见了。
三月三日临近时,赵再理和牢城营主管人告假往东峰东岳烧香。上得岳庙见九子娘娘拜祝再三,转出庙后有人叫道:“赵知县。”回头时见一孩道:“婆婆叫你。”随小孩到了金钊朱户碧瓦雕梁,殿上坐着一个婆婆,小孩叫:“恩人来了。”如何称赵再理为恩人?在广州知县时一年救两个孩命,三年就救几个性命,所以叫恩人。赵再理在阶下拜求,婆婆请他进殿落座后道:“今在开封夺你家室的是皂角林大王。我念你救男女童之功要救你。”送他黄帕,包着一个盒儿。再从头上拔一只金钗吩咐知县道:“你去山脚下大池边一棵大树前,用金钗敲三敲,那他水面定有夜叉出来。你说是我差来,便带你龙宫取物,可去开封报仇。”
知县拜谢婆婆下山来池边大树前按婆婆吩咐做说。果然夜叉报龙宫带他取物。知县解开黄包袱把那盒子递给夜叉。夜叉揭开盒盖装入似龙无角,似虎无鳞一个恶物,把盒盖好,用黄袱包了交给知县带出水面。
赵知县回到开封府大声叫屈,太守坐堂再审道:“发配的罪人还说不明?”赵再理道:“我是真的赵知县,接着授得知县上任,给皂角林大王庙拈香烧庙至三年任满回家半路住店失去衣物,到家辨认真假告状发配,又因上东峰东岳遇九子母娘娘得其一物在盒中,能坏皂角林大王细说一遍。”太守把假知县请来道:“有人告知县不是人,是广州新会县皂角林大王。”假知县立时脸红问道:“这是谁说的?”太守道:“真知县上东峰东岳遇见九子母娘娘叫说的。”假知县大惊仓皇欲走,真知县在阶下不等太守下旨解开黄袱揭开盒盖,只见风雨大下伸手不见掌,假知县也不见了。事后太守禀报皇帝,皇帝降下三圣旨:一、开封旧官解职更新;二、赵再理认母妻子仍旧补官;三、广州一境不许供养神道。过后九子母娘娘托梦给赵知县告诉盒子中物是狐狸精,皂角林大王是阴鼠精,非狸不能捕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