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山村支教 | 童年,你好!

2020年2月9日星期日,晴。

因为疫情,各地推迟开学,但人们对知识的渴求并不会推迟。没想到,这样的情况,竟实现了多少人在家办公的愿想,各地的名师也都开始了直播教课。

两天前,我把“橡果课堂”的线上直播课二维码发到一四年级的班级群里,想让山里的孩子也跟上大家的脚步,在家上直播课。结果,一位家长回复我:家里网络不好,看不了!我只得回复道:这不是必需课程,能看看最好,不能看也没事。让小朋友把寒假作业写好,有多的时间,读读课外书。今年难得各位家长在家时间长,多陪陪孩子,带着小朋友一起学习,一起玩耍······

2018年上半年的时候,我支教的山顶小学被选入开网络同步课程,主要是上一些副科,音乐和美术。我们去支教之前,学校里一直就只有三个本地的代课老师,教四个班级,只上语文课和数学课。我们学校算是一个试点学校,北京来的人给学校安装了卫星网络。但因为山里天气不好,总是大雾,网络不好,后来省里又来人给学校装了宽带。这才开始了网络同步课程。

不过,课程分配下来,我们学校只有一年级和市里的小学上同步课,每周两节课。我们学校里,三年级和四年级的教室安装了一体机,一二年级的教室没有。所以,上课的时候,就要把一年级的学生从原来的教室安排到三年级或四年级的教室。(三四年级人数相对较多,教室相对较大;一二年级人数相对较少,教室相对较小。)最后的情况是,一年级上同步课的时候,四年级的学生挤在一年级的教室里“被放羊”。

我们学校的上课下课时间和市里小学的作息时间并不同,我们上午第三节课上到一半,那边开始上课。我们上完第三节课后,就是午餐时间,所以,其他三个年级的学生都得再等20分钟,等一年级的网络同步课下课后,再开始吃饭。

所谓“网络同步课”呢,就是市里小学的老师在讲课,给他们那边的学生上课,同时,带着另外一所或两所山区学校的学生同步上课,在一体机上可以看到几个班级的画面。这样,听起来山区的孩子也享受到了城市里优质教师的教育。

我去一年级课堂旁听了两节同步课,一节美术课,一节音乐课。每节课,我们都是按着上课铃来的,一年级学生先在教室里坐了20分钟,算是准备,按着那边老师的要求,我们提前发给每个学生要用的彩笔和纸。几次课下来,最大的问题是,一体机传过来的声音都比较小;在师生互动上,一个老师很难兼顾到三个班级的学生。

我们学校的网络同步课只开了不到一个月,结束于学校电路的烧毁——没有网络了。我们几个老师也算是少了一项报告任务。

一个漫长的假期,城里的孩子在马不停蹄地学习,让今天的自己比昨天懂得更多,能解更多的数学题;山里的孩子在干嘛呢?他们可能还沉浸在童年的欢乐里,或者拉着牛儿去山上吃草了。

在知识的获得上,并不是城市和乡村条件的差别,而让孩子有了差距。孩子最先受到的教育来自家庭,其次才是学校。家庭教育对一个孩子的成长,甚至是性格的养成起着尤关重要的作用。在外打工的爸妈回来了,可他们依然是地道的山里农民,大多数山里孩子的家长,父母或者爷爷奶奶,对孩子在学习上的关注,还是远远不够的。有时候,我想到自己在学校里好好地教了书,可孩子回到家,没有几个是自愿会拿起书来看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转念又一想:对山里孩子来说,小学的基础教育或许并不需要孩子有多么突出,考出多好的成绩。我自己都不能做到逼一个孩子认真读书,更何况家长呢?我倒更愿意家长们能好好地陪他们的孩子,可以和孩子一起读读书,也可以和孩子一起游戏,一起堆雪人,一起去山上放牛,一起数星星、赏月亮。我倒更愿意每一个孩子的童年都能在养育他(她)的土地上,扎下深深的根。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