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党在心中

初二晚饭后,我们一家三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看一眼母亲和奶奶,说:“我明天离开家,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母亲大声道:“要去疫情第一线?我和你奶奶,坚决不同意。”母亲、奶奶盯着我,像盯犯人。

“妈,你啥思想,亏你是党员,是国家干部,现在国家有难,人民有难,正是需要我们大家的时候,你对得起党员这个光荣称号吗?要是……”我嘟囔着,反驳。

“党员咋啦?干部咋啦?后方就不需要人?就不是战斗?党在我心中,那像你。昨天,我看见疫区一些物资紧缺,今天,我就去组织一批医用口罩、防护服,护目镜……通过邮政绿色快递向武汉运去。在后方做援助的事,就不是战斗?”母亲急,“难道后方的援助不重要?没有后方的大力援助,疫情第一线的医务人员,怎样去战斗?怎能取得疫情的胜利?”我笑,奶奶点头。

奶奶说:“你妈做得对,我有十个口罩,全部拿出来,这段时间,我就呆在家里。你们谁都不准去湖北、武汉,只准你们在后方援助。”奶奶看看我和母亲“你们谁要去,我和谁急。”我和母亲对视,面面相觑。

我们都得听奶奶的,她有各种各样的疾病在身,心脏病特别严重。她的好友邻居李阿姨,的儿子儿媳,那时和我父亲同在人民医院上班,都是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文川大地震,他们和我父亲同时去文川援助,被余震埋在了地下,我父亲也十几秒之差幸存了下来,那时,我正在医大读书。从那以后,奶奶就多了一个小心眼。

我现在是人民医院感染内科主治医师,我父亲是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兼副院长。我敬佩羡慕父亲,他有过抗击非典,抗震救灾,抗击禽流感等重大事件的医疗临床经验。我得向他学习,这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严重,我和父亲绝不会坐以待毙,特别是我父亲,已多次和我母亲沟通,要过奶奶那关,首先要得到我和母亲的帮助,奶奶不相信我父亲,那几次援助,被我父亲骗过,可这次……奶奶。

“夏莹。”母亲见我沉思不语,忙叫我,用眼给我暗示。

我从敬佩父亲中回过神来,想起我和母亲现在的任务,忙挪到奶奶身边,用手围住奶奶,将她的身子靠在自己身上,娇柔地说:“奶奶,我不是去湖北、武汉援助,是去学校进修,明天就起身去。全国都在防控这次疫情,我到后还要自己隔离14天,得早点去。不要担心我,有空我给你打电话。”

奶奶点点头,脸上那老树皮一样的皱纹,像一朵一朵的花儿,忽闪忽闪的,她蠕蠕嘴唇,说:“好,奶奶信你。你爸呢?也不要他去啥疫区,他爱撒谎,你不会。”奶奶的信任,让我内疚。

“我爸,他在医院,爸他……”我紧搂着奶奶瘦弱的身子,努力为父亲编谎话,却一时找不到恰当的语言,像有东西堵在喉咙里。

我母亲忙抢过我的话,说:“我已经和他说好了,他不去援助,就在后方防控,不过疫情这段时间,他要呆在医院指挥,不能回家。”

我趁机说:“是啊,奶奶,疫情那样严重,爸他是领导肯定得忙,必需坐正指挥,医院要准备足够的防护用品,又要指挥大家如何防控,肯定没有时间回家。奶奶你不是望我们都好吗?只有防控工作做好了,我们这里就不会有疫情,我们才没有危险,奶奶……”奶奶点着头,

第二天,我、父亲、同事共十六名医护人员,同乘一辆车,向武汉狂奔而去。

“嘟”的一声,是母亲的短信:女儿,昨晚谢谢你的配合,奶奶已接受我们的“骗”了,放心去吧,那里的疫情等着你,需要你。但一定要记住,要打败疫情这个强大的敌人,首先要保护好自己。妈等你凯旋而归,希望你回来后,党员前面预备两个字能去掉。妈,在后方,为你们援助所需物品。

我给母亲回道:妈,党在我心中,女儿归期未定,静等佳音。

父亲也在看短信,肯定是母亲发给他的。看他和我回得一样简单:放心,党在我心中,疫情在我心中。

我看着父亲和同事,听着汽车奔跑的声音。父亲用力抓住我的手,顿感力量倍增。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