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西湖诗会的缺席者——古典小说《儒林外史》解析

人是离不开圈子的。《儒林外史》也好,儒林内传也罢,儒林——读书人,下面还有无数个小圈子,自我封闭着,开放着,攻防着,或者集体投降着。初读《儒林外史》第17回《赵医生高踞诗坛》,对那些集会在西湖边吟诗作对,却没啥大阵仗的家伙很不理解。靠这个真能出名,真能谋利吗?悬。再说,这个杭州诗会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有开头巾店的景兰江,有医生赵雪斋,编八股文选集的两个家伙,他们一出场就把不在场的同行马二先生一顿臭骂,甚至声称要求弟子们把马二写的“评语”涂掉。最奇怪的是好久没出场的严贡生也就是严致中严老大来了,他也要进入文化圈吗?欢迎欢迎。开放开放。

诗会准备阶段,有一个不苟言笑的家伙,就站在严致中旁边。他叫金东崖,在部里做官好多年,请了假。准备了好久,九个可能参加的名流只去了七个。严致中忙着断家私,金东崖则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自古以来,好多人粗鲁如樊哙,愚顽如李逵,真是到了天下太平,不要杀杀杀的时候,都得在领导带领下强行学点文化。文化是人和动物的根本区别,人要么有文化,要么用文化包装,而文化包装无非是功名或学位(文化标签)、虚假的作品(文化产品)、礼仪程式(文化品位)。除樊哙李逵之辈外,金东崖这样的高级官吏也需要文化包装,他得和文化人接触,于是就出现在杭州西湖诗会的圈子边缘,他需要蜻蜓点水,不必深入参加。

在金东崖看来,儿子将来的文化包装比自我文化包装重要。他作为京官为什么请假?可能是暂时逃离政治斗争,紧急避险;小说写他挣了几年钱,怎么挣?当然是收受贿赂。问题是,儿子怎么办?儿子金跃,一个字不识,怎么考秀才?

司机随笔的图片

风险的路:替考。绍兴的秀才五百两银子一个。

或许他出现在杭州西湖诗人群体中,就是为了给儿子找替考。诗会正式举办了,有瓜子、素面、栗子,他为啥不去,作为官员,金东崖在本质上对这群假的够可以的诗人,对这群只能糊弄文盲或者白丁的知识分子是无所求的,所以,不必浪费时间。

严致中严老大为啥没正式参加诗会?他不会作诗,尽管他也需要文化包装。他没时间,弟弟死了,兄弟媳妇死了,侄儿也死了,居然弟弟生前的那个不要脸的妾阻挡他侵吞弟弟的全部财产,这太可恶了。严老大忙啊,最好是一分也不给这个坏女人。可是,小说写道:妾赵氏最后继承丈夫三分之一的财产。这可能是严老大一生在争钱占利方面最大的一次挫折!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