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初一大拜年

盼望着,盼望着,孩子终于盼到了过年。

结果大年三十,上海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天的雨,孩子一天没出去,即使出去,也看不到其他孩子,大家就这么静静地呆在家里过大年。

晚上孩子陪我看晚会,没熬过十一点就睡了。

但她对还是有值得期待的事情,那就是初一大拜年。

今年过年,因为疫情,小区里大多数孩子都留在上海过年,有热心的妈妈组织初一拜年活动,让孩子们体验一下小时候过年拜年的乐趣。

参加拜年活动的孩子,由父母自备零钱瓜子糖果,十元塞一个红包,一共十五个孩子。初一早上统一集合,然后去彼此家里拜年,拿红包吃糖果。

司机随笔的图片

大人们说起过年,都一致认为,现在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小时候的盼年是盼吃、盼穿、盼玩。

现在不盼吃,也不盼穿了,在吃和穿上,天天都是过年。至于盼玩,貌似那也是小孩子的事情。

小时候过年,吃喝一切由父母准备,孩子只做做小帮手,然后就只管吃喝玩乐,因此会倍感过年的乐趣。

现在长大有了孩子之后,才知道过年对于为人父母者,上要孝敬父母,哄老人开心;下要尽量托举孩子,要给孩子带来年味。

因此,于大人来说,年味也意味着责任,有了责任的年味,就再也寻到小时候那无忧无虑的年味了。

年终究是给孩子过的,因为所有的人都觉得小时候过年最有趣。

不信,看看这些开心的孩子们就知道了。

孩子回来,我问她开心吧,她说开心,我说过年有年味了吧,她说,有。

感谢几位热心的妈妈的提议,让孩子们过了一个特别的年,一个开心的年。

最后,再给所有读到这篇文章的人,拜个年:新春快乐,牛年大吉!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