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光与影

春寒料峭的天气,微冷,着实是无风、无雨也无晴。虽是在家中,手上还是有些寒意,但随即就被身上的青春活力所掩盖,瞬间就无感了。我可不希望让双手闲着,便顺手从书柜顶上取出一幅画来,这是疫情前,一幅在素描班没有画完的画,我打算在今晚让其完美收官。

 

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当我再次拿起那支长相极为标致的铅笔,竟然一时不知该如何下笔。酝酿一番,稍有犹豫。笔在纸面上划过,我开始勾勒那几个瓶瓶罐罐,虽说远远到不了“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的境界,但还是可以看出那是个肚子上有洞的高脖瓶子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无论画什么,我最喜欢画的,还是主物体下的布或是背景,那大片的空白处被笔扫过后留下均匀的线条,目睹全程,是十分有成就感的。

 

在素描中,总觉那些瓶子亦或罐子基本没有完好无损的,走的都是“残缺美”的路线,但其实质可能是为了明暗灰的层次更多、更分明吧,总而言之,它们总不完美。如今的世界,不同于1468年的佛罗伦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可谓层出不穷。在他们的画中,黑白之间的无穷变化似无限的音节,用手中的画笔做指挥棒,激情的演绎着优美的乐章。但像达芬奇这样的画家直至当代也实属罕见,我们画地这些罐子中的许多技巧性知识,许都是那时的艺术家们经过不断实践总结出来的吧。

 

我喜欢涂鸦,它已成为我成长中消遣的一种方式。真不知下节素描课何时能上,若按正常学习时间安排,我应该学习肖像了,想到此,便向往之极,收官之后有些小兴奋,“春风得意马蹄疾”!期盼疫情早日过去,让我肖像画的学习早些来到。.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