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小岩的实习往事

大学毕业前有一个月教育实习,但当时备考研究生,便报名分散实习,到高中办了实习证明,返校之后背诵同学的教案参加考核。当时不会讲课,非常狼狈,好在老师们没有难为我,也好在后来我考上研究生,不用再到中学真刀真枪厮杀。
司机随笔的图片
读硕士不用实习,但有个调研旅行,有八百块钱经费。那时八百块钱不算少,但到外省调研也不够。听老师说,这笔钱再往前推十来年是够的。所以我就把钱报出来买书了。但我硕士时却有一次真实的实习经历。
那时候我的兼职是攒书,攒书是谋生手段,不是实习。我从硕一下学期就开始攒书了,差不多每学期写两本书约三十万字。很多书我自己都不记得了。书都是一次性卖断版权的,所以我交了稿,领了稿费,那书已经与我无关。因此我不能靠版税熬过学业,而是一本接一本地写。
写的书有的署名,有的不署名。署名也是权利,当时并不懂这些,只要给自己能接受的稿费,署名与否都不计较。但有一次一个编辑要为我争署名权。那本书交稿五六年后才出版,的确给我署名了。我倒觉得意外,因为那个编辑在我交稿之前已经离职,据说自己找到经费去做文化公司了。
写书使我有段时间生活比较充裕,不但还清了电脑钱,还买了很多小物件,MP3就是其中一件。所以我去实习的时候,每天坐公交倒地铁,就听MP3。
实习在南礼士路与军博之间——具体位置我不记得了。是一个消费类电视节目公司,我实习的职位是编辑。为什么会去那里实习呢?假期帮做记者的同学到那里取摄像机,因此认识了制片人。与制片人闲聊了一会儿,他建议我去他那里试试,我也感兴趣。新学期开学我就去了。
那时候他们节目已经很火了,在全国一百来家大大小小电视台播出。所以工作很繁忙很紧张。主要的工作是在我跟着学习的老师即总编辑身上。她那时候大概四十来岁,说话干脆利落,批评毫不留情面——好在我是学徒,不是记者,所以没有挨过骂。每天的主要工作是看片子。总编辑是火眼金睛般的,片子看过一遍就能找到症结,文字稿顺一遍就会把拖泥带水的部分划掉。
我跟着总编辑学,按照制片人帮我设想的,学成之后我可以分担总编辑的工作。但是过了一个月左右,我就去找制片人说不打算继续了。我都是实话实说的,我觉得自己若是从事这个行业,还需要读一个新闻传播方面的硕士,自己在这方面修养很差。但是自己的性格,或许适合去读一个博士,然后到高校教书或者留在科研机构。
我的实习工作就结束了。我再说我听MP3的事儿。那时艾敬出了一个新专辑《是不是梦》。专辑出来之前,跟GS同学听收音机介绍过。专辑甫发行,我就跑去北京广播电台下面那家音像店买了一张正版CD。我拷贝到MP3里,每天上下班就听艾敬的新专辑。
专辑里有一首歌《 New York New York 》,一首旋律非常好的民谣。重要的是,每当我在地铁上听到这首歌,就感觉自己在走向“现代职场”。如今,我每每听到这首歌,仍旧会心潮澎湃。但我知道,那个方向我走不通。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