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三十几岁,好好努力,争取别被同学拉下。

司机随笔的图片昨天下午,和同学在西三路吃饭,说的七点,六点,张同学来电话。

他说,你几点过去?

我说,说的七点,我准时到。

他说,你咋过去?

我说,开车。

他说,你不喝酒?

我说,不喝。

他说,我喝酒,不开车,你过来接一下我。

六点二十,我出门,接上张同学,六点四十到西三路。

知道西三路这片难停车,我来的早,路两旁能停车的地方,都没车位,有不少车停在大路边。

停在大路边,一会肯定会被贴条,我来的早,不着急,找个能停车的地方。

在路边等,没等几分钟,有个车走了,腾出一个空车位,赶紧停过去。

六点五十,到饭馆,我俩最先到,等到七点,还是我俩。

张同学以前在北京当兵,时间观念强,平时干什么,说几点就几点。

他说,我们战友吃饭,说七点,六点四十,肯定都到齐。

七点零几,田同学到了。

张同学问,开车没?

田同学说,开了,吃完饭要去我爸家接娃。

我问,你车停在哪?

他说,我知道这片不好停车,车停在西二路口。

紧接着,陈同学和媳妇来了。

陈同学问,车停在路边咋不?

我说,最近严查,停路边肯定贴条。

饭馆服务员也说,大路边不敢停,每天晚上都过来贴条。

陈同学说,我去把车挪一下。

陈同学刚离开,宋同学和媳妇来了,和陈同学一样,来先问,车停在路边咋不?

我说,你去挪一下,陈辉刚去挪车了,服务员说,每天都过来贴条。

宋同学说,我先点菜,点完菜过去挪车。

点菜功夫,看见路边交警过来贴条了,宋同学赶紧往车跟前走,慢了一步,已经被贴了。

被贴了,宋同学也把车开走,挪到可以停车的地方。

二十分钟后,陈同学和宋同学停车回来了,都停在比较远的地方。

人到齐了,我们五个男同学,同学媳妇两个女同学,我们七个都是初中同班同学。

宋同学问,喝啥酒?

张同学说,你几个都开车了,就我一个人,喝酒没意思。

陈同学说,开车不影响喝酒,一会有媳妇开车。

张同学、陈同学、宋同学喝酒,田同学和我喝水。

宋同学有个朋友卖酒,代理了一款啤酒,宋同学说好喝,让送了一箱过来。

我没见过,也没喝过,说批发价六块一瓶,外边卖十到十二块。

他们仨喝酒,都说这啤酒味道好。

我不懂酒,也不爱喝酒,从来没觉得酒好喝过。

听他们仨都说好喝,我对新事物,比较好奇,我说,我尝一口。

尝一口啤酒,肯定不算酒驾,这个我心里有数,吃饭两个小时,早消化分解没了。

尝了一口,有麦芽的香甜味,味道不难喝,我喝其它酒,不管贵贱,都觉得难喝。

同学一起,说了说今年的工作情况,工作都有进步,升职加薪。

三十几岁,正是工作进步的黄金年龄,替同学高兴。

二十几岁,还年轻,工作经验不够,四十岁后,没升上去,基本就没希望了。

同学中,有好的,也有不正干的。

前两天,和另外几个同学吃饭,说的话题,全是买彩票、打牌,谁输了几十万,谁输了十几万。

好像谁输钱多,谁光荣一样。

听同学说过更离谱的,他说,村里的发小给娃做满月,去喝酒,坐了一桌子人,说的话题全是,谁坐过几年牢,好像坐牢是光彩。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不绝对,但大概率会相互影响。

总和不正在的人在一起,难免会做些不正干的事情。

多和正干的人在一起,见贤思齐,多少也会受影响,知道应该做正干的事情。

二十几岁时,有钱没钱,正不正干,同学都能坐一起,不在乎这些。

三十几岁,黄金十年下来,同学之间就拉开差距了,相互差距大,来往就少了。

现实如此,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好好努力,争取别被同学拉下。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