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陷马坑

贡王同汪国钧吃酒至更深,夜不成寐,汪国钧知贡王平日有爱马癖好,便又以马为议题,先从十金买骨,到王亥驯马,正谈到伯乐难为时,猛听得窗外一阵嘶鸣,二人惊异,推门望去不见马的踪影,寻声索迹,直直走过三四里许,来到南马圈围栏前,才发现原是匹形同乌云踏雪般的幼马,在引颈鸣叫,汪国钧疑惑,一声幼马嘶鸣,为何传递这样深远?王爷则欣悦,发现幼马渐趋抵近自己身畔,便拿手掌在马脑门轻轻拍了拍。
待日后王爷再去向马倌问起幼马情形,马倌便言本是一匹如同霸王胯下的乌骓毛色,前些时偏在脑门长出一片雪白,如同掌迹,王爷愈发喜爱。

司机随笔的图片
到朝廷为充实八旗禁卫,组建黑骑营,领侍卫内臣派协理保丰到喀喇沁部督办征缴御林骑骥,保丰第一眼便发现这幼驹,此时的幼马已长成威猛机敏,强劲剽悍的踏雪乌骓。等人准备去驾驭驱使,竟见此马四蹄翻腾,长鬃飞扬,悲壮中露出不可屈服!贡王不舍,只好使重金向保丰贿赂,良驹方可解脱。
以后又有马倌传言,几日前曾连续几天牧归时不見马驹同马群同归,而每次马驹回归时都是汗水淋漓,目光炯异,等这日马倌去察觉究竟,现场却是马驹或口咬或蹄击,正用两只恶熊拚死搏斗,恶熊多次轮番进犯,终不可敌。再有其它马群传来消息,近日常有马驹被猛兽伤害,王府就索性把几支马群归纳乌骓马一处。
一次王爷率官员巡视木兰围场,王爷最先并未想带乌骓同行,却是乌骓自行脱离马群,飞跃栏杆,暗暗匿行在队伍后面。
等队伍走进包围场地界,突然遭遇猛虎袭击,危机时刻,未想乌骓竟凭空出现,与猛虎交战一处,猛虎不敌,纵身逃脫,乌骓急追不舍,双双落入被前人争战时设下,以渊崖伪装的陷坑。众人聚至坑前包围观,陷坑深不见底,直以为乌骓粉身碎骨,必死无疑,叹息中有人寻问王爷如何处置,王爷痛惜道:此灵牲分明神兽,生性不辱羁束奴役,知恩图报,对强势又敢去舍生取义,既然死去,手下也只能费些劳累,从附近花钱雇佣几个山民,将灵牲借深坑添土掩埋既是。
正当王爷在就近准备寄宿,有山民向王爷报告,王爷必应是与乌锥马前世有缘,当时并未摔死,尚有气息,随着掩土提升,现乌骓已浮出地面!王爷急忙派人找野兽医医治,直到摔伤愈合为止。
此后乌骓就一直跟随在王爷,直到王爷进京,也没舍得丢下。
而当时的陷马坑就被人当作地名,一直使用到今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