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你不知道

我其实有很多真心不想做的事情

可是这些最不想做的事情

却又必须做除了不得不做

还有不得不接受

比如每一次梳头后

捡起掉在地上的一根两根的头发

司机随笔的图片

有那么一些道理是一瞬间明白的

其实人的成熟根本不需要多久

也就是经历一件事

或者有一个很难忘的场景

亦或是一个瞬间

比如我真正的长大就是我失去父亲那一刻

 

当父亲在我面前我眼睁睁地看着他

流下两行眼泪垂下手臂停止呼吸

别人告诉我他已经走了

两个哥哥开始找东西打老盆的眼

众人杂乱的脚步还有母亲披头散发的哭

我亲历了生命中第一次失去

也从此有了关于死亡的记忆

 

那几天我也是真忙

忙的给我已经死了的父亲办各种手续

父亲是老党员

真正扛过枪保卫过国家的人

赶上了第一批火化

母亲拉着我的手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

给父亲保留一个全尸不要火化

我平民百姓人微言轻无能为力

 

我接受了所有火化费用

包括灵车全部报销的条件

亲手把父亲推进了熊熊燃烧的火炉

我仿佛听到了炉火们

争夺猎物时嘶嘶的喊杀声

随着一股黑色的烟从烟囱窜出以后

接着是徐徐的白烟在云端慢慢飘扬

四十分钟后我用一个木盒子装着父亲

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彻底失去

 

我一路上声嘶力竭父亲父亲的喊

父亲在我的怀里安安静静一无声息

亲戚家人劝我不要难过不要哭

说还有很多事需要我去做

只在临殡的前一个晚上母亲才跟我说

今晚什么都不要做了好好陪陪你的父亲

我才有机会靠在父亲的棺材边

隔着那层板又躺在了父亲的身旁

能让我当马骑着的人从此不再有

我的世界有一种悲凉从此在生命中封藏

 

父亲变成了一把灰一张照片

我则变成了没有父亲的成年人

我必须承认自己不再是一个孩子

我就这样被逼着长大了

 

我不想长大我还想回到童年

回到有父有母有家人温暖的时候

哪怕一天只给我一个馒头只要不饿死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都宁愿回去

我不想做妻子不想做母亲不想圆满

我只想有一个属于我的父亲和母亲

你不知道

他们的爱和别人的爱有多么的不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