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日全

日全是我结对帮扶的贫困户,四十多岁的一个单身汉,腿有残疾,常年在外打工漂泊。老家一间泥坯房由于年久失修成了D级危房,无法居住,因为这个原因被评为贫困户。他也一直在城里租房居住,打工回来就在城里度日,极少回乡。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日全的情况,大部分是村干部给我介绍的,比如他的住房、婚姻、近况等等。他右腿残疾,缘于小时候调皮和正在剁猪草的姐姐打闹,忙碌中的姐姐看也不看反手一刀,原本吓唬他,谁料偏偏砍断了他脚踝处的脚筋。长大后到煤矿去打工,干的都是力气活,右腿不灵便,又被砸断一回。村干部说,日全住在城里不干活的时候,整天被一帮女人叫去打麻将,辛辛苦苦打工挣的几个钱大部分都输在了牌桌上。我第一次给日全打电话,明明听到拾音器里有搓麻将的哗啦声,问他是不是在打牌,竟矢口否认。

我见日全第一面是今年初夏。刚好他从青海打工回来,我约他到我办公室见面,彼此认识一下,顺便再了解些情况。在单位大门口接到他后,我心里暗暗惊讶:超过一米七的个头,身体健壮,长方脸、阔口,浓眉大眼,一个很英俊的中年男子。穿一件白底洒黑纹短袖,丝毫看不出是一个农村打工青年。走路的时候,右腿稍微有点瘸而已。

从夸他长相开始,我们聊了很多,当然重要的一部分是给他宣传国家的扶贫政策。从日全嘴里也印证了村干部的一些说法。日全兄弟姊妹七八个,从小家里就很穷,他经常饿着肚子上山砍柴,回来晚了连饭都没有。家里只有两个哥哥上过学,自己也想上学,可父母不同意,也许父母有些偏心,他也经常因为惹事戳拐(方言,意为做错事)而挨打。因为文盲,现在想从事送外卖的行当都不行,不认得客人点的饭菜名呀!在外打工自然也都是干些粗苯的力气活了。在青海冷湖主要是给老板看钻井。过几天又打算去上海打工。问他收入,竟闪烁其词,我说脱贫必须要算收入,要不咋知道脱没脱贫呀?一番思忖,他才勉强说了一个刚刚超出标准的数字。我问他有没有女人?他回答:“咱这个样子,养活自己就不错了。谁看的上咱呀?”同他说的收入一样,我照样不信。但我仍然诚恳地劝他,条件低些再低些,趁着还年轻,赶紧找一个媳妇。要不,越往后越不好找,老了就受罪了。我还向他通报了村上给他修建的搬迁房的情况,从农村生产生活实际出发,比政策规定的每人25平米多了20平米,超出部分大概要交一万多块钱,具体以工程决算为准。我半开玩笑地说,说不定哪天你领个媳妇回来,还住得下。临别,我又叮咛他,别打牌,别乱花钱。挣钱不容易,攒着干正经事。经过这次接触,我们建立了初步的信任。

我以为日全很快到上海去了。没想到,时隔不到两个月,我又见到了他。

当然,还是我主动找的他,而且必须要找到他。起因是为他的房子。上次我跟他说了搬迁安置房的情况后,他很快跑回去察看了解。不料因为超面积付费部分和村支书、村主任起了冲突。他要村上就他的情况把政策说清楚,说白了,有点不相信村干部,更重要的,是不愿掏超面积的那笔钱。扶贫政策全省都一样,村干部就说你随便去问,住了住,不住了算球了。他认为村干部给他耍态度,尤其是村支书和没当选以前两个样。一气之下,他就回了城,并且声称要告人家。果真,不知从哪弄的市政府的电话,以询问政策的方式将自己搬迁房的情况反映了上去。市政府也非常重视,即刻以书面方式责成县上调查并回复。县转镇,镇转村,也算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村两委哪敢马虎,立即召开会议,决定严格按国家政策标准修建日全的搬迁房并据实回复。但回复意见要同上访人见面,意思是上访人已认可、同意。否则,此事就不算处理妥善。碍于之前与日全闹过别扭,日全又是犟牛脾气,解开日全思想疙瘩的任务就落到了我这个帮扶人肩上。

我做好了打两个小时电话来说服日全的思想准备。没想到通话后说了几句,日全说他还在城里等上海老板的消息,前不久又生病住了一趟医院,还没出门。我想借此机会去实地探访一下他的生活状况,日全却拒绝了我,他还是愿意到我办公室来。

日全仍旧是上次见面的衣着打扮。落座后,我先问了他出院后身体恢复的情况。日全一边给我掏合疗本,一边抱怨合疗政策日弄人,一个上呼吸道感染,住院花了四千多块钱,还没看好,越吊针胸膛越出不来气,最后骂了医院一顿出了院,自己去社区卫生室包了点药治好了。我看过合疗本,治疗和花销大体如他所说,他实际出了六百多元,不过医院是一家曾经以治疗性病扬名的南方人办的民营医院。以日全的见识,他应该去政府设立的医院看病。但我没说别的,怕他敏感。我安慰他说,病去如抽丝,人家之前吊针消炎肯定也起了很大作用,只是这家医院确实不怎么规范,以后看病还是要到县医院或中医院。

喝了头遍茶,给他续上水后,我才问上访的亊。日全也不回避,但说了一大通对村干部的不满。表示如果再有什么造次(“造次”这个词语真的是从日全嘴里说出来的),还要上告。为安抚他,也为全面了解情况,我没有打断他的话。等他说完了,我首先肯定他有上访的权利,欢迎他监督村上工作,也指出村干部不能耍态度。

“我给你念一下我拍照在手机上的村上的回复,现在上面等着要处理结果,希望你理解支持村上,也等于给我帮忙,表个态。如若不信,我通过微信把回复发给你,你可以去找你信任的人印证。”日全好像没听懂,问我咋表态。我说就是你对这个处理结果同意不同意。日全不吭声,又问起扶贫政策前后的变化,又扯到村上谁谁怎么怎么,说着说着又转到对村干部的不满上。我要么解释几句,要么干脆拦住话头,揪住表态不放,日全又以自己是文盲来搪塞。

“哪咋办?你再好好想想。就是市上将来问你,你也总得有个态度呀!”

我努力使自己语气缓和,软化犟牛,给他已经喝淡的茶杯继续添满水。

“我替你写几句话,你按个手印。完了你再用手机拍照下来。这样行不行?事情总得有个了断啊!”

“那我明天回去先看看再说,是不是他们说的那样。”日全终于松了口,但久走江湖的习性暴露无遗。

既如此,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先这样。我告诉他,看了属实就别再为难村干部了,顺便在回复上签个名。落叶归根,你以后还要回村上居住生活,得饶人处且饶人。日全嘴唇动了几动,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事后得知,日全确实回去实地查看了,但还是没有在回复材料上签名,也没按手印。

严格按政策盖的35平米的房子,前半间既是客厅又是卧室,后面半间是厨房和杂物间,没有卫生间,上厕所要去公共卫生间。我不知道日全看了心里到底是啥感受。这样面积的房子日全可以不出钱,除了国家补贴的3万元外,剩下的一点村上替他出了。“扶贫搬迁是政治任务,我们必须按时间节点圆满完成。如果为这一点点小钱,再僵持下去,影响大局就不划算了。”村支书这样对我解释。

我曾怀疑日全要一直在城里生活下去,危改安置房日后可能要转让。按说他这么多年在外打工,出一万多块钱不是难事,大一点的房子起码结构布局要好许多啊!我也直截了当地问过日全。他不假思索地说:“不吔!住在城里擦勾子的纸都要钱买,有啥好的?!过两年挣点钱了还是要回去住的,自己有田有地,种点粮食、小菜,养活自己没问题。”我听他说的在理,也很实在,就相信了他。

再打电话,日全已在上海。我问他啥时回来,房子总得收拾一下才能住嘛!我给他准备了字画各一幅,乔迁新居时送给他。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有啥收拾场?到时候直接住进去住就行啦!”日全这样回答。这让我又怀疑起他不愿出一点钱住个大房子的动机。

日全,日全,父母给他取这个名字的意思,应该是人生的光景全乎。可是迄今为止,日全的日子啥是全乎的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