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教书育人

教师节时候,带小盆友上课,在环球港地铁站看见高中同学岚格格,走得也匆忙,又带了口罩,能认出来,也是缘分。初中班里还有一位赵格格,现在美国,是一位皮肤科医生。两位同学都是学霸,少年时代令我羡慕不已。

司机随笔的图片

前几天和小盆友聊天,讲到初中要学化学,我初中的化学老师姓陆,绰号是氯化钠,高中的化学老师姓杨,绰号是氧化钠,所以钠是自然界大量存在的金属元素,但是非常活泼,一般在自然界都是以化合物的形式存在。

在我所有的老师里,最感谢高三时候的物理老师,濮思源先生-也不知道写对了没有,这令人发愁的记忆力。

 

那个时候老头已经退休,因为是特别优秀的老师所以返聘来帮助我们高考。老头特别胖,怕热,蒸笼头,没说几句就满头汗水,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手绢擦汗。

 

我高考前的第一次物理测试,150分得题,只得了90分,万分沮丧。看见老头都低着头绕道走,不过老头还是相当乐观,看见我,总是高声喊我的名字,问我物理考试什么分数,鼓励我加油,要有志向争取考上交大通讯专业。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告诉他我只有九十分,老头表情很复杂,想了一想,特别严肃告诉我,要有想象力,没有想象力物理考不好。

 

濮老师的口袋里,常常有一红一篮两条电线,再有一红一篮两支圆珠笔,另外有半截白粉笔。走到哪儿都能讲题,有时候教室门口提问,他马上掏出粉笔,蹲在地上画图,如果是有个纸片,不管是墙上,课桌上,讲台上,文字题干马上变成图形,然后就能联系到考点,什么摩擦力、安培定律,洛伦兹力、动能守恒,声若洪钟,震聋发聩。

 

濮老师是个胖子,高血压,身体并是很不好,有一次,他去拔了牙,流了很多血,他在上课的时候,就给我们讲,用他那个苏北口音的普通话,痛心疾首的那种情绪:你们啊,要刻苦,像我一样,我昨天拔了牙,血啊哗哗的流,今天还发了烧,可我还是克服了,你们学习也是一样的,现在克服一下,就能考进理想的学校。

 

这些琐事一转眼二十几年过去了,仍然历历在目。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