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半夜出警回来,久久不能入睡,凌晨四点多,又迷迷糊糊睡着了,朦胧中梦见了我上学的地方。
从学校到伊敏桥又到第一百货商店的三角地,有很多高楼大厦矗立在街道两侧,小风习习,我竟然学会了飞,双腿并拢微屈,腰部下踏稍弓,双脚猛然登地之时,双臂自上而下摆动,真的窜了起来,两腿在空中做游泳状,反复登踏,两臂奋力震摆,极像雄鹰的双翅,居然越飞越高,足底生风,进退自如,还能左倾右轧,随心所欲上下翻飞,随意滑翔。
伊敏桥两侧的木板甬道历历在目,河水忽而平静舒缓,时而汹涌澎湃,三角地似乎有了变化,繁华之后整洁大气,我经常吃饭的那个国营饭店还在第一百货商店的东侧,仍然是一楼。脚底下有跳广场舞的,花花绿绿的男女,忽然觉得学校当中的她,好像也在舞者之中, 朦朦胧胧。

司机随笔的图片
好多次梦见我的母校,设施简陋,但一草一木,一桌一椅都清晰在目,刻骨铭心,当然每次她也会出现在我的梦境,她总是对我不理不睬,我试图用各种办法和合理的借口去接近她,她总是没有乐脸,也不答话,冰清玉洁的姿态,忽而是出现在教室,忽而是闪现在操场,有时是走廊中的偶遇,有时是清凉的草原,她没有一次搭理我的友好。
唉……!老了。当今的记不住,过去的忘不掉,创造根植于心,镶嵌在脑海,刻骨铭心这些词的人,原来也是多情人的切肤之痛,原意是有刻骨之感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