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来福的新春幸福生活

除夕晚上,老张照常遛狗回来,我照常给来福擦洗,不寻常的是我爸和我大妹一旁围观——就如去年除夕夜家中众女眷齐刷刷聚集在我家卫生间里叽叽喳喳人声鼎沸地围观来福洗澡一样。

 

我爸和我妹一边围观一边啧啧称叹——“俺来福真听话吔”“俺来福真干净吔”,并对我两个小外甥女说:“俺来福比恁都干净,人家还酒精消毒,人家用湿巾擦PP。”

 

我小外甥女说,用湿巾擦PP是最科学的方式,据她妈或她爸说,阿拉伯人就是这样操作。

 

为此我还认真地上网查了下,发觉小妹两口子传说有误,阿拉伯人的实际操作方式大过年的就不在此安利了,有兴趣的你自己去查好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包饺子时,我小妹两口在一旁帮忙。

 

馅包完了,我又擀出了几个皮。小妹问我为啥,我说是煮出来给来福吃的。

 

它小姨夫替来福抱不平,直接给饺子多好,大过年的光让人家吃皮。我又向他科普了一通狗狗不能吃咸的科学道理,容易留泪痕、掉毛严重以及伤肾等等。

 

我小妹在一旁幽幽长叹:“唉,我小的时候就光愿意吃饺子皮。”

 

忽然想起来,她在儿时曾立下宏愿——等长大有钱了,天天给自己煮面疙瘩吃。

 

估计这愿望到这会儿也没实现~

 

过年期间,迎来送往,来福可比我们忙活多了,很多人尤其是孩子们就是为它而来。

 

人多手杂,各种投喂与宠溺。四岁的小侄孙女和来福同龄,小丫头估计自己吃饭还不利落,但喂狗的手法相当娴熟。两个侄外孙你一抛,我一丢,忙得来福恨不得生出八张嘴来应付。更有甚者,小外甥女这个善良的憨娃自己把苹果皮吃了留出最饱满的果肉给来福,我想她爸她妈也没这待遇。

 

每次客走人散后,都把来福撑得不轻,袒着圆滚滚的肚子横卧在狗笼里,小腿蹬在笼边,一副“肚皮都要被撑爆了”的模样。

 

正上高中的小外甥女曾经说,好羡慕来福的生活——来福不用上学,不用考试,没有总也做不完的功课。有好吃的,有好玩的,吃饱了玩,玩累了睡,多开心。

 

曾经我还谆谆教导这位年轻人不要贪图安逸与物质,要做有理想、有追求的有志青年,不过最近因为一件事我也与她产生了若许共鸣。

 

年前送来福去宠物店剪毛,医生说发现它背上有皮屑,需要药浴,并向我推荐了一款进口的宠物沐浴露,两瓶一套,四百多元。

 

为了来福的健康,咬咬牙跺跺脚买下。倒也真见效,洗过两次后皮屑去光光,毛发油亮亮,又是一条英俊潇洒的好狗。

 

只是,每次给它洗澡时老母亲都要碎碎念一番:“来福啊,你妈我都半辈子了,也没用过四百多的沐浴露啊!”

 

有个朋友习画,色粉画已画得相当好。

 

年前见她晒圈,开玩笑说可以约单了,于是便兴冲冲地报名求约。

 

朋友随即爽朗应求,不由内心欢喜。谁知人家接着说是想画来福,说来福是朋友圈的小明星,嘱我给它拍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节后试画。

 

老母亲怀揣着复杂的心情乐呵呵地道谢,但照片嘛……我拖了好几天才给它拍,必须用实际行动平衡一下内心的小嫉妒。

 

春天即将到来之前,所在宠物群里忽然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找对象”热潮,各位宠爸宠妈们纷纷亮出自家宝贝,一时间聊得热火朝天,不一会儿,就拍合了好几对。

 

默默看着,忽然想到自己加入的众多高校相亲群,整天热闹的不行,可从没见过哪个群里成过一对。还有,从2013年闺女本科即加入的家长群里,有位热心张罗的公推媒公,迄今已八九年的时间,他操心到头发都要落光了,业绩却依然还是个零……

 

你要问我在宠物群里给来福找对象了没?怎么可能。它姐还是个“单身狗”,她弟又怎能娶到前头?

 

我可不想被人说我是重儿轻女。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