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假期日记(十三)

         七月二十四日  星期五  (晴)司机随笔的图片
阿明家二楼的最西面一间是阿明的闺房,阿明喜欢粉色,所以房间的布置虽然简单,但却很温暖,就是十冬腊月走进去,仿佛也能感受到里面有阳光。几年前阿明家请木匠来给她家做家具的时候,阿明不小心从石头的楼梯上一脚踩空,摔了几个台阶,把左脚的踝骨摔裂了,家里当时除了两个年轻的小木匠,没有别人。于是阿明隔着墙头喊二柱,刚巧二柱在家听到了,等二柱跑过来的时候,两个小木匠正一人架着阿明的一个胳膊艰难的往阿明楼上的房间去。二柱跑过来,喊了一声阿明,推开两个木匠,拦腰一个公主抱,阿明两只手自然的搂住二柱的脖子。二柱抱着阿明三步并做两步冲上楼去,两个木匠面面相觑,摇摇头下去了!
二柱第一次来阿明的房间,以前来过阿明家楼上看电视,那只是在二楼最东面阿明两个哥哥的房间,楼梯在东面,二柱连路过阿明房间门口的机会都没有。一直都是阿明在说:自己的房间里爸爸给买了一个弹簧床,木匠新给做了两个床头柜。
“弹簧床怎么睡觉,你躺下去那不就沉下去了,啥时候能起来呢?自己能起来吗?”任是二柱想破了脑子,也想不出这弹簧做的床,怎么能睡觉的?
“嘻嘻,你个憨二柱,等你娶媳妇了,让你爹给你买个弹簧床,你就知道了。”阿明一直称二柱是憨子,为此,二柱有一次差点和阿明红了脸。
“还有那床头柜,是留干嘛的?”二柱又问。
“放衣服呀,晚上睡觉把衣服叠好放在柜子里,第二天早上再拿出来穿,不会皱。”阿明这下说的很明白,但是二柱还是听不懂。
“可够费事的了,晚上睡个觉还要把衣服叠好放柜子里。”在二柱看来,这可是太麻烦了,难道所有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想想自己的姐姐就没有这个道道,很长时间以后才恍然大悟,姐姐也没有过床头柜呀。
阿明坐在床上龇牙咧嘴的喊疼,二柱站在阿明的弹簧床边不知如何是好,趁着阿明不叫的时候,二柱认真的审视着眼前这个神秘的地方,二柱终于懂得了什么叫有钱。阿明的房间有一个很大的衣柜,贵族黄的油漆,油光澄亮。粉色蚊帐工工整整的挂在阿明的弹簧床上,两个琉璃帐钩下面挂着两个大红的小球球,温柔的把蚊帐拉开,粉色的枕套绣着花,床的那一头放着一床葱绿缎面被子,雪白的被里子包在被面的四周,那么干净,那么高雅。粉色的窗帘,四面镶着鹅绿色的流苏荷叶边,下面放着一张一头沉的桌子,上面整齐的摆放着阿明的各种日用品,小镜子,大镜子,梳子,卡子,扎头花,发带,雪花膏,还有一个圆圆的小东西,这个实在不认识。忽然二柱在镜子的后面看到了一个暗褐色的瓶子,仔细一看,瞬间脸红了。那是梳头油,是二柱给阿明买的。二柱用眼睛瞟了一眼阿明,刚好和阿明的目光相遇,赶紧转过脸去,装作看着窗外!
“过来,憨子,你看看啥叫弹簧床,你坐一下试试,看会不会掉地上去。”阿明用手拍着床边,示意二柱坐过去。
“不用,我看看就行了。”二柱好奇的走过去,轻轻从床的另一头掀开垫在下面的被褥,再掀开席子。原来弹簧是横着铺在床面上的,自己一直理解为竖着放的一个大弹簧,怪不说阿明不会掉下去。二柱把被子重新拉好,又看了看阿明的床头柜,也没啥呀,对了,衣服是晚上睡觉才脱下来而且是放在柜子里面的。想到这里,二柱的脸上掠过一丝似是而非的笑意。
“你笑啥的,坏笑的吧,你看我脚都肿成这样了,你还笑。”阿明想笑,可是脚疼,笑了一半又转为痛苦状,二柱看了,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你家今晚有猪蹄子吃了,哈哈哈……”
阿明想过来打二柱,没等站起来,脚一疼,身子一倾斜,刚好倒在二柱伸过来的臂弯里。阿明没有试图站起来的意思,二柱也没有动,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忽然都不动了。一对十七八岁的青年四目相对,再也说不出来一句或玩笑或正经的话。两双流动的眼神在进行着千言万语的交流,谁都不说一个字,谁都不发出一点声音,时间似乎静止不动了,窗外的树影也不再婆娑摇动了,楼下小木匠的电钻也不再发出刺耳的响声了……二柱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阿明的两只眼睛,亮,太亮了,像有一汪水在里面来回滚动,睫毛像水边的草,认真的排列在眼睛的两边,美丽的双眼皮间或一眨,把一双澄澈的大眼睛衬托的顾盼生辉。
“阿明,快点死下来,不要在那装猫赖狗,压水做饭。”阿明妈下地回来了,显然是小木匠告诉了她阿明脚扭伤的事。
二柱慢慢把阿明放下来,坐到床上,一句话都没说,转身走了,到门边回头看了阿明一眼,那目光深情中带着怜惜,温柔里带着无奈。那一眼,看的很深很深,一直看到了阿明的心里,胜过万千情话。
“二柱……”阿明伸出手来,二柱没有再接阿明伸过来的手。扭头出了阿明的房间。
“二柱在呀。”王彩娥看到二柱从楼上下来,有一瞬间的惊诧,表情变得复杂起来,拖着长音不情愿的打着招呼。
“婶子回来了,阿明脚扭伤了,肿了,您看要不要去医院,您不方便的话,喊我,我再来。”二柱迟疑着站了一步,没听到王彩娥有任何下文,只好识趣的走了。
从那以后,二柱很多天没有见到阿明,因为阿明脚伤了骨头,去乡里住到他爸爸那里了。二柱常常隔着阿明家的深墙大院,默默的注视着阿明的房间,晚上躺在床上,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的想象着阿明房间里的设施和布置,想象着和阿明一起去看露天电影,两人吃着一小包一毛钱的葵花籽,常常因为谁多一粒谁少一粒争的面红耳赤,两个人坐着一个板凳,因为谁坐的多一点,谁坐的少一点吵的口干舌燥。现在想起这一幕幕,却是那么的温馨,难忘!二柱后悔了,不该和阿明争的,该是阿明哪样都是对的才正确。想到这里,二柱打算明天去看看阿明,顺便给阿明说说自己昨晚的想法,以后再也不和阿明争了,吵了。
第二天天刚亮,二柱起来把牛驴拉上槽,淘了大半槽的草,拌好香料,把厨房里做饭用的水压满桶,锅门后的柴禾都抱好,冲着爹娘的房间喊了一声:“娘,我赶集去了。”没等娘应话,就迫不及待的走了。
二柱到乡里集上的时候,集上才刚开始上人,卖东西的正在摆着摊子,二柱想买点水果,卖水果的还没来,实在等不及了,二柱直接进了乡政府大院,很顺利的打听到阿明爸爸的住处。
“二柱,你怎么在这里?”二柱正在探头找,身后传来阿明爸的声音,吓了二柱一跳。
“哦,叔,我来看看阿明,好多天了,好点了没有?”二柱神情拘谨,浑身不自在,虽然昨晚练了很多遍,见到阿明爸,要先递烟,甚至掏烟点烟的姿势都想好了,可刚才还是忘了。
“叔,早呀。”一个西装革履高高大大的小伙子不知啥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阿明爸爸的身边。
“哦,小宋来了,今天这么早,先去吧,阿明起来有一会了。这我老家侄子,找我有点事。”阿明爸爸朝家的方向对那个小宋努了努嘴。
“这个是阿明的男朋友,这些天亏他了,天天来照顾阿明,你婶子恋农活,不能来,我天天事多,哪有时间照顾阿明,小伙子不错,和阿明都没啥意见,你也帮阿明把把关,要是行的话,等阿明腿好了,定下来算了。”阿明爸拍了拍二柱的肩膀,意味深长的又说了一句:“阿明经常和我提到你,说你比他两个亲哥哥对她还好,这样吧,我想了,阿明出嫁的时候,你来背她上车吧。中午在这吃饭,我还有事,你回家坐去吧。”阿明爸喊了一声:“阿明,二柱来了。”就急匆匆的走了!
二柱站在原地,半天没回过来神,头脑一片空白,机械的挪着脚步向乡政府大门口走去。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