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随笔5.02

一、
晚上做了一个梦,
我和林冲、至尊宝、还有廖阔在河边玩。
突然看到河对面的房子被大水冲走了。
我跟大家说,快跑,上游肯定涨水了。
一群人在看热闹,就是不跑。
没几分钟,
就看到了几十米高的巨浪袭来。
大家这才慌了神。
我拉着廖阔跑,
看到了两颗大树,我和他跑到两棵大树中间,让他做好憋气的准备。
然后,
我又想到了俊爷,
大水会不会把家里也淹没了?
俊爷水性不太好,还要带着知鱼,这可如何是好?
然后就是一直打电话一直打电话,
貌似整个晚上都在打电话,
却怎么也打不通。
焦急万分之下,
被惊醒了。
醒来了,
还心有余悸。
感叹,在大自然面前,人实在是渺小。
又感叹,陪伴在亲人身边是多么的重要。
可人总是在灾难面前才生出如此感慨,
平时却总是在忙碌着那些看起来很重要的事情。
记得乔布斯说过,
最遗憾的是自己一直都在忙于工作。
因此忽略了家人,
也忽略了灵性层面的修炼。

二、

俊爷最近在看《海边的卡夫卡》,
跟我说她不太喜欢日本文学。
其实我也不太喜欢日本文学,写得都太细腻了。
比如淋场雨吧,
雨水滴到身上的每个部位都要描写一番。
反正每次看这些作品都仿佛听到作者在说:你品,你细品!
哈哈,
品到最后了,都是悲凉。
这种悲凉甚至直抵死亡!
或许是源于地理人格吧,
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不免要对死亡有更多的思考。
这也正是我缺失的东西,
等有空了,
我收拾好心情再细细去读一读吧。

三、

还是去年的时候,
买了一本《浮生六记》,
却一直放在书柜未曾拜读。
这几日无书可读,便随手翻开来看。
只读到《闺房记乐》就放不下了。
用我们的话怎么说,
沈复与他妻子芸的故事真真的才是优质的狗粮啊。
有一段这么描写:
夫妻俩约定来世还要做夫妻,
只是夫为妻,妻作夫,互换个身份。
又恐来世没有因缘,
于是就请人画一幅月老像每日供奉。
浪漫吧?
大家有空去看看吧。

最近要带娃,
写东西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
质量自然不高。
但每日若不写下点什么,
心里又有些慌。
于是写出来的也是东拼西凑的,并无具体想要表达的东西。
我只管随意写,大家也就随意看,
权当与老田聊聊天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