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每一场远嫁,都是一场豪赌

23岁那年大学毕业,她毅然跟男友回了家乡。男友的家境在当地还算殷实,并且跟她说,会跟她安排一份清闲、收入也不错的工作。其实,这些,她倒不是完全在乎的,她在乎和相信的,是他说的“会对她一辈子好的”。

母亲有些担忧地说:“你可想好了,这是一辈子的事。”

她说:“妈,你放心吧,他那边条件挺不错的,我不会吃什么苦。齐成你也见了,人还是踏实、细心的,不会让我受什么委屈的。再说了,交通现在也方便了,高铁、飞机都挺快的,你要想我了,几个小时就回来了。”

母亲没再说什么,只是那几天里,一声一声清晰的叹息在家里不时地响起。她理解,天下没有一个母亲是希望女儿远嫁的。何况,她知道母亲也是有私心的,她在家里是老大,母亲是希望她留在身边的,将来老了也好得到她的照顾。母亲不理她,她也有点不高兴的,心里想“你也总不能因为想把我拴在身边,而拆散我们吧。遇上一个好男人也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所以,那几天,她也有点跟母亲赌气。母亲不理她,她也不理母亲。母亲心里憋着火,没处撒,就一会儿骂鸡,一会儿打狗的,要不就挑她点小毛病,一会儿不收拾屋子了,一会儿地里的草都长疯了,也不帮着除一除了。她就由着她,毕竟以后,两千多公里,母亲就是想骂她,也骂不到了。可以,忍了几天,终于还是忍不下去了,就跟母亲顶了几句嘴。

母亲哭了,说:“你要走就走,走了就永远别回来。”她一任性,第二天就拎着行李走了。

其实后来她才终于明白,母亲那不是故意为难她,是心里那份沉沉的、舍不得的痛。

婚后的日子,还是不错的。老公去了当地一个机关单位上班,她也被安排到一个待遇不错的单位上班。公婆也对她挺照顾的,家务什么的,基本也不让她做,说话上也比较小心,尽量不跟她起摩擦。她也是驾着小心的,因为她不想让人家说“老齐家远道娶回来的媳妇不懂事。”

倒是齐成越来越让她生气,隔三差五地就出去跟同事、朋友们喝酒,打牌、钓鱼,成了个越来越不着家的人了。她说他,起初他就哼哼哈哈的,但还是我行我素。她终于也忍不下去了,那天,他喝酒回来后,跟他大吵了一架。她本想,她闹闹脾气也就算了,或者他有点改观也是好的。可没想到,他也对她大吼大叫起来“谁还没个朋友交情呀,哪家的男人不这样呀,你当我是条狗吗,要把我拴家里!短你吃了,短你喝了,你要是闲了,愿干嘛干嘛去,别整天管着我,有意思吗?”

她先是愣住,然后眼泪哗哗地流个不停。她真是一刻也在那个家待不下去了,她跑出去,然而走到单元楼下,却发现自己无处可去。找同事去吧,不合适,找朋友去吧,也就那一两个,人家谁家不过日子,因为这点事去讨扰人家,好像显得也有点矫情,搞不好还会给齐成家造成不好的影响。想到这里,她就更委屈了,只好把所有的苦涩往心里咽。

她想给母亲打个电话,可是掏出手机,又放下了。她不想让母亲担心,也不想让母亲笑话,甚至或者再教训她一顿。何况,说了又能怎样呢,隔着两千公里呢,不是能回就回,能来就来的。

没办法,她只好跑到单位去,在办公室里待好好几个小时,搞得单位值班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好在,最后老公还是来找她了,跟她道了歉,说以后会注意点,婆婆也打来电话劝她回家,说已经教训了齐成一顿了。

她不想回去,她想赌个气,但到底还是不能赌到底的,齐成说:“回家吧,就算给我一个面子,也别让老人担心。我妈做一桌子菜在家等着呢。”

她也只能见台阶就下了。要不还能怎样呢。

可是回到家一看,那一桌子基本都是面食,根本没有她吃的米饭和南方菜。她不能怪婆婆,婆婆可能也不是故意的,婆婆也只会做这几样北方菜。她只好说胃口不好受,吃不下,走到自己的卧室去了。那一刻,她看见齐成的脸有点难看,但她也实在没有勇气和力气坐到那一张桌子上去。

她想起上大学那会儿,她问他:“我又吃不惯你们北方的面食,如果到了你们那里怎么办?”齐成一脸耐心地说:“我们那里也有许多川菜馆儿,你想吃咱就去下饭店。”尽管她知道那不现实,但还是觉得心里是甜蜜的。可是来了之后,她真的没下过几次川菜馆,她尽量地让自己入乡随俗,齐成也不止一次地说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虽然是以开玩笑地口吻说的。但她心里还是有压力,只能自己慢慢学着做自己家乡的菜,有时候不小心辣椒放多了,婆婆、公公就连筷子也不动了,她很难堪,齐成脸色也不好看。

这些其实还都是一些生活小事,关键是她想回家了,真的是不方便,高铁、飞机也不是说坐就坐的,关键是时间问题,要想回家了,就得先跟齐成商量,像给领导打申请一样。

那一年的中秋,她想回趟家,她跟齐成说:“中秋节我想回趟家。”齐成说:“干嘛非挑这个日子呢?啥时候不行呀。”齐成的意思她明白了,中秋节是举家团圆的日子,可是现在在他眼里,只有他家的团圆是团圆,而她娘家的团圆就不是团圆了。最起码应该先济着他家。齐成说:“大过中秋的,我家里少了一个人,你让我叔伯婶子们怎么看,怎么看我爸妈?”

齐成的理由确实挺充分的,她没有更有强硬的理由反驳他。

后来商量的结果是头春节再回去。

但她想家的心情还是不能平复,她就找了个理由给母亲打电话,电话通了以后,母亲老半天都没说一句整话,总是恩恩啊啊,她找的理由是向母亲学做一道家乡菜。母亲后来的语气就越来越吞吞吐吐了,最后说:“我把电话给你爸爸,这道菜你爸爸比我做的好,叫他跟你说。”

爸爸接过电话来说:“雅,说不回来还真不回来呀,你妈当时说的那都气话,别跟你妈记仇,你看她一接你电话,话都说不利索,这会子躲到一边抹眼泪去呢……”

听到这里,她的眼泪一下子满了眼眶,一边抽噎一边说:“就是想家了,你跟我妈说,我想她了……”

爸爸也不说话了,她知道爸爸肯定也掉泪花子了……

沉默了一会儿,爸爸跟她说了菜怎么做,最后又说:“你那里可能有的东西买不到,就是买到了,不是不新鲜就是可能不正宗,回头儿我给你寄过点儿去。”

中秋过后的大概十几天的某一天中午,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爸爸和妈妈像卫星一样突然降临了。

爸爸说:“你弟弟在北京那边找房子呢,我们去了,所以顺路来看看。”她高兴得像个孩子,公公婆婆也很隆重地招待了父母,她挺有面子,也挺开心。

爸爸妈妈捎来了两大袋子山货和土特产,公公婆婆说,大老远的你看还让你们这么受累,现在超市里什么都有卖的。爸爸妈妈说,卖的是卖的,我们自己种的是种的,不是一个味道呢。

的确,怎么能是一个味道呢。

其实,后来她问过弟弟,在他们来之前,弟弟的房子早就找好了。

公公婆婆要留父母多住些日子,但父母只住了三天就走了。这三天里,母亲把能做的家乡菜都一一教会她了,还给她做了一床新被子、新褥子,包括另外的一床小被子、小褥子,因为她怀孕了,也要做母亲了。可是,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又是她们的女儿了。

其实,不是一直都是吗?不管她走多远,她永远都是爸妈的女儿,那个在他们眼里可能一辈子都长不大的孩子。

而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天一天,她越来越感觉到母亲当初的担忧,甚至看上去有些无理取闹的迁怒,那哪是故意为难她啊,那除了不舍,还有一辈子的担心啊……

年轻的时候,我们不是不懂爱情,是太在乎爱情,也太在意爱情了;可爱情,终究是年轻的专属,一辈子的生活才是要面对和承受的。没有谁的爱情,像放在冰箱里的冰激凌,永远都不化。执子之手是对的,是美好的,与子偕老,也可能会成为现实,但这现实当中,多半都是磕磕绊绊、将就忍耐地过了一生。

每一个母亲都比每一个女儿,深懂这个道理。所以,哪一个母亲愿意女儿远嫁呢,但她们又不能生生地打碎女儿的爱情幻想,她们只能在心里不停地祈求菩萨愿女儿能遇一良人,哪怕不能一生,只要是能够踏踏实实、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她们也就知足了……

对于女人来说,每一场远嫁都是一场豪赌,愿每一个女孩儿都能赌赢爱情,也能赌对人生……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