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武开基遇难

敖木伦河东岸有个地方叫东哨,东哨有个富户是乌梁部族的一支。清朝末年,乌家出来个举旗反清的义军将领,他的名字叫乌开基。

司机随笔的图片
乌开基长得身强体壮,从小厌文好武,他家虽是个富户,但没有当官有权的人,扎萨克王爷府的官员们对他家征赋一天比一天加重,乌开基见清皇朝对民众横征暴敛更是仇恨。
乌开基组织了义勇团练,为了反抗扎萨克王爷府的苛捐杂税,打起了反抗扎萨克王爷府的大旗。
乌开基武艺高强,一马三枪,再加上人们早已对王爷府的税捐恨之入骨,乌开基反抗王府的旗帜一举,当地旗民就纷纷响应。没多久,他们反抗清政府的义军就壮大起来,流动在建平、赤峰一带,继而逐渐扩大到东蒙地区,他们反贪官,除污吏,为民除害,受到了东蒙各地人们的拥护和支持。
乌开基的势力不断发展壮大,扎萨克王爷非常害怕,同时,王爷府的征缴也受到干涉,王爷数次上报朝廷。
朝廷也几次派兵征缴,可是,都被乌开基打得溃败而归。而乌开基队伍越来越大,竟然连番劫持朝廷的黄纲。慈禧太后知道此事后,都说乌开基是个英雄。慈禧还听说乌开基是个美男子,就派出官兵前来招抚。并下旨只许抓活的,不准杀害,她要亲眼目睹乌开基这个人。
在慈禧太后的授意下,应统领带领部队来到南公营子王爷府,同王爷花天酒地之后,把招抚乌开基变成了围剿乌开基。应统领不断增强兵力,乌开基寡不敌众,终于战败,逃到楼子山上。
这天,乌开基在山上遇见两个打柴的,就问:
“你们俩姓啥,叫啥名啊?”
打柴人说:“我们俩是亲哥俩,我叫大鹰,他叫二鹰。”
乌开基一听,心里一震,他暗自思量:天灭我也,小鸡碰上两个大鹰,必亡不可。
这时候,这两个打柴的看了看乌开基,也暗中思量:这个人好像是朝廷要抓的钦犯。
两个人心里意会,就要陷害乌开基。
大鹰亲热地对乌开基说:
“大哥耶,看你不是打柴的,你到这山上看风景来了?”
乌开基说:“我到这转转。”
二鹰说:“这有啥好转的,看你也挺累的,走,到我们家去坐坐吧。”
乌开基问:“你家在哪?”
二鹰说:“就在这山下沟里,离这儿不远。咱们在这相遇,算是有缘,看你也挺累的,就到家里歇息歇息。”
乌开基困在这大山上,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吃饭了,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他说:
“好吧,我跟你们去。”
就同两个人一齐下了山。
大鹰二鹰家里没有别人,只有个老阿嬷。到家里后,大鹰二鹰就让他阿嬷给做饭,哥俩又整来酒菜招待乌开基。
喝酒时,大鹰偷偷地把迷魂药下到了乌开基的碗里,时间不长,就把乌开基给迷倒了。
俩人找来绳子,把乌开基捆上,就送到了喀喇沁左旗王爷府。
湖南总镇包德权是乌开基的表哥,听说乌开基被困,就多方解救。旗扎萨克王爷对乌开基早已恨入骨髓,王爷怕把乌开基押解进京时,被包德权解救,又怕押解进京后,慈禧太后见他是个美男子不处死他,就算包德权途中解救不了,进京后也要设法解救乌开基,就买通应统领把乌开基给暗杀了。
应统领回京之后,谎报乌开基因抵抗而阵亡。
一位威震东蒙的义军首领,没战死沙场,却被恶人暗算,死于非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