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屋里满是幸福的宁静。

司机随笔的图片

小高层视线所及的山峦,田野,村庄满目新绿。我生日那天,母亲把一盘刚出锅的饺子推到我跟前。我提筷把一个塞进嘴里,春韭的鲜汁溢满齿间。在眼角的余光里,父亲专注地凝视我的鬓角,足足超过了三秒钟。

夜深人静,我倚靠着床头,随手翻阅一本文学书籍。然而好久了,却毫不知书中所说的什么。母亲卧室的飘窗依旧透着温暖的光亮,屋里窸窸窣窣的声响显得谨慎、从容。一段时日,母亲撺掇父亲,换洗被单,收罗杯具、药盒。无论如何,母亲决计要走了,返回陪伴了四十余年的老屋去住。

黎明前的广胜,窗外只有稀疏的灯光在夜色里摇曳。母亲卧室的灯又早早亮起,仿佛一夜未关。早餐时,父母外套棉装披挂,鞋子早已换好,捆扎好的行李箱整齐地放在背后,分明一幅战备的样子。“你的家,不是我的家。我的家永远是你的家”。母亲的话,让口拙词穷的我,只剩唉声叹气。

电梯安静地下行,妻儿护驾,母亲虽然捂得严严实实,唯有她两颗标志性的门牙,透出内心久违的灿烂;父亲满头银发,倔强地甩起臂膊,不仅拒绝搀扶,还不服输地一路小跑。车向裕祥小区行走时,车内是安静的。母亲看着窗外慢慢飘移的街景与行人,仿佛从海外刚刚踏入故乡的热土。

走进久居的寓所,那股陈旧衣物泛出的气息,让母亲兴奋得像个孩子。我要陪着她,就像小时候,她对一直对我们那样。我们的父母大多不愿把心里话说出来的,也从不展现自己的脆弱,作为子女,我们要善于看穿父母的坚强。所有的父母都不愿缺席我们的成长一样,我们也不应该缺席他们的衰老。

回到小高层,屋内寂静而空虚,我也无心写作,只看窗外春风拂柳。“这一刻忽然间我感觉好象一只迷途羔,不知道应该回头,还是在这里等候,在不知不觉中泪已成行…”,这首上世纪的老歌,那一刻听起来仍如此动人。

阿拉斯加,全球关注的中美谈话,中国代表团的表现,让国人心情舒畅!母亲担心起外交人员的安全,时而黯然神伤,时而义愤填膺,时而鼻泪管通畅,泪腺开始分泌。“好像只有你一人最爱国”,父亲提醒母亲有节制的激动,但往往总以斗嘴始,以失败告终。我家的好多碗,就是这么破的。

工作闲暇之余,回到母亲家,我躺在父亲身边聊天,母亲为我盖上小毛毯,屋里满是幸福的宁静。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