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这世间人人终成风景

现在,线上朋友越来越多于线下的,很多原本一面之缘的、未曾谋面的都在线上逐渐热络,更多的老相识也是线上交流、互关、寒暄,大于线下。一个人的朋友圈或交往范围就是一种独具个人化的风景,有很多朋友识人先看对方朋友圈,阅人无数首先来自他展示和在乎的东西,据说这一招比较准,包括板着面孔很少发的人——装逼也是一种情怀。

一京城酿酒师就是这样,真性情,也真挑人,别人主动加了自己,他第一件事就是先看对方的朋友圈。然后,很快根据判断将人分了群,该断舍离的当断则断,该不给看的就“高筑墙,缓称友”,该掏心掏肺给人现眼卖萌的则从无遮拦,口吐莲花、嬉笑怒骂,自成风景。

一并城文友自是个性凛然,好加友也好删友,常常一念不和点屏速删,许多面和心不和的微友加了不多时日又删了个一干二净。也有误删诤友挚友的,人家也不嫌弃,复又加回。此等挑人狂生自有其阅人真经:真正不在一条船上的,任你怎地也修不来同船渡,不是一路人终究走不到一起的,勉强不来,何苦彼此苦苦相逼。

我当然喜欢真性情的人,即便有诸多不同见解,甚至已被人家的锋芒刺到了,倒也无妨,留着他们在各自的朋友圈,看世事无常、风景各异。有时,同一个热点,常有完全不同的对立,热烈争议到水火不容,割袍割席的心都有,津人称之为掐架的事儿时有,也是风景。最无法忍受的是,有的显然装了厚厚的铠甲和面具,任你多么宽宏大量留着不弃,依然死猪一副死水一潭。这也没什么,世界上装的人、口是心非的人、表里不一的人、不愿示人的人、没有什么可以示人的人很多很多,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但要命的是,一些人几乎违背了常识性的生存法则,失去了基本的鉴赏能力,失去了面具之下能够体现活物的生命体征。我说的一点儿也不唐突也不过分,比如,他可以突然数年不更新却依然言之凿凿时刻关注你的一举一动,比如,他对美的判断失常到了让人怀疑他的智力,比如,他的表达能力低智到一个弱者的水平线之下,完全是浅显而蠢笨的伪装,我私下将此类为数不少的人归为陌生的熟人。是的,尽管是认识的,甚至是曾经熟悉的,相识甚久,陌生如此,我已完全不识此君了,也许人家是刻意包裹之下的表演型人格。这当然也是一种风景,作为奇异存在的风景,如一幅荒诞不经的现世图景,应该感谢他们原生态的倾情出演,丰富了关注当下文字书写的内容。作家范小青语:你说作品荒诞么,可是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呀。在遍地奇葩的现实中,如果写出遍地正常,那才是真正的荒诞呢。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一段时间,生活中接触到的陌生人显然多了起来。每日都要面对大量的完全不同的各色人物,完全是真正的面对面,甚至还要刻意走进他们的生活,了解更多信息,这是工作的一部分,也不完全是。如果隔着一层,很多面对者完全是可以忽略掉的,你对他们无关痛痒,他们对你也产生不了触动,人世间的多数人就是这样就此别过。但是,当你真正透亮地走进他们,而且面对的也一个同样透亮的人,并且他们能把真实的成分坦诚于你,那又完全是另一种样貌。你会发现,连此生根本排斥的人也有非常丰富的层次,像一枚秋天果实的细部,越近越看得更加真切,密集的纹理、紧致的果肉、繁复的颜色。无法归为好看与不好看,这就是人间的真实的样子,如同一枚果实的存在。他八十多岁了,人生经历的艰难、迂回、算计已渐近尾声,也不再掩饰自己的小私情私心,笑着回顾来路,像要轻装赶路时丢掉一个个包袱。他白手起家,家资甚巨,说到原始积累时的孟浪、灰色、放纵,以及游走于边缘地带的风险与冲击,然后世事通透地吐露自己的结论:知道那些国企都是怎么黄的了吧……他给人完全不一样的软弱与韧劲,顺从而顽强,忙碌而沉默,你以为他只是有病,却才知道医生给预判的大限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还有履新的大员,笑容中参不透的机锋,还有即将离任的,卸去遮掩的,都是这秋天大幕中斑斓多色的一部分。

世间风景可以天成,亦可人造,去留、取舍皆由人心去揣摩。比如,一片园子,有人种了花,有人种了菜,不同的人群、环境、年代、需求,会有不同的答案。农人若把菜地弄成了花地,会被视为异类;文士把花圃,点了茄子辣椒豆角,好像煞了谁的风景。清人李渔尝谓:“菜为至贱之物,又非众花之等伦。”明显是贵花而贱菜。但在我们大多数人眼里,花和菜虽属不同层面,却并无轩轾高下之分。花固然悦目养心,菜却是生命的必需品。人也是,有作花的人,有作菜的人,怎么看怎么顺眼,完全从于看人的角度,有很花的人,有很菜的人,也有很花很菜的人。几种意思都有,包括喻意,这就是人间本来的多样、复杂和真实性。今年,我在办公室的一花盆里就栽种了老家品种的辣椒,长得竟然艳压群花,而且花期长盛不衰,果实累累,丰硕程度完全可以在办公室内举小型采摘活动。你说它是花也是,说是菜也是,说种菜如花的人有如此间的风景,也是。

 

 

本周,刚刚离世的李泽厚先生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作为七十年代生人,“谁还没读过李泽厚”已成为我们时代的一个标识。除了他的思想和著述,他其实更是一个情商不高的人,一个极不善交际的人,不会聊天,表达木讷,一个哲学、历史、美学、文学通透,但人情世故很不通透的人。用与之近处时间较长的刘再复的话概括,他的性格实在是很孤僻的。这就是李先生为自己定格而成的风景,用他的自我评价,“孤独”是欣赏他这道风景的一个很重要的关键词,如果顺着这一关键词去理解,就能明白那些他所坚持的与放弃的,他值得怀念的与所以拒绝的。而他本人,只希望“静悄悄地活,静悄悄地死”,就这么简单,这样的一道风景同样值得怀念。这世间人人终成风景,唯真诚可鉴、真知可知、真性情光可照人。

日前,连日大雾,常于晨雾中行走。正是秋尽冬来的枯败,所有的人,所有的风景,都模糊如一种加了滤镜的视觉效果。广阔天地中,有车来车往,有雾中相撞,有双闪慎行,我一个人踽踽独行,如留给世间一个模糊而缓慢的一种风景,别人眼里的忽略的或一瞬的风景。而此刻,我正被那个雾凝滴水的早晨弄得失去了方向,那雾如世间尚未参透的一道玄机,真是浓得滴水呵,正与萧黄的枯叶一道,自头顶次第坠落。

每个人都是独特的,见过无数的人,自会看到更多风景。我们当然不能局限自己,但也不应一概接纳所有,用不着那么滥情。有些风景不需要见识的,也给不了你开阔和曲折,更不会改变你的眼界和见识,那就别打扰了别人的风景,惊了别人的美梦。这世间就这样,道路的远方还有道路,风景之外还是风景,每个人最终都成了风景,望不尽的,也不必尽望。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