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新年旧得很快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1.新年旧得很快
以前的对联喻意很明确,“新年胜旧年”“且把新桃换旧符”“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尽管新年不一定就比旧年要好,但也需要自我暗示一番未知的希望。至少,一切不可能,尚有一半好的可能。
多年经验告诫,年这东西,旧得很快。像小时候过年穿过的衣服,总是等不到新衣做好就旧了。现在,新年旧得更快,似乎刚把第一季度打开,年终总结就开始了。满世界都是抢答题,做创新开发的朋友,才想到的一个主意,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已经有人去做了。
疫年尤是熬人,全球都在盼着早点过去,然而数字增长并未停滞,病毒的变异和传播,前景未卜。2020跨年之际,歌舞升平,喜气祥和,没有人能预测出这一年的景况。春晚那首《你好2020》一定没想到,“当新的太阳在天边出现,描绘最美的画面”,却是如此的一个2020,而这个自春晚之夜开始的揪心,着实硬硬地让人紧崩了一年,至今尚未得息。
年初,数月社区防疫,寒来暑往,风来雨去,见识了许多未知的民生,做了大量文字记录,或为日后可以翻腾的素材。年中,竟然能有一次较远的出行,极为难得。去了许多未曾涉足的地方,晋山晋水、藏地风情,梦里水韵,雪域高原,一些偶遇,诸意顺遂,算是对疫中困足的一个补偿。随后几月,直至岁末,返岗工作,于效斐然,于心坦然,一年竟倏然至尾,耳边隐隐响起的都是《文昭关》的唱词:过了一天又一天,心中好似滚油煎……
这一年,每个人都是亲历和付出者,都是参与和旁观者,都是见证和思考者。
这一年,附着于您的,悲喜交加,负重承压,争诼奔波,选择挑战,暂停重启,退缩坚守,也是千万人的。
这一年,有人经历了无比艰难的一年,有人度过了虚假的一年,有人至今走不出去年,有人,留在了去年。
又是一年,旧年很快又到了新年,新年也会很快变旧。新年总是旧得很快,有些事怕也忘得很快。
辞旧迎新只是说辞,能做的该做的想做的且做去,迟了怕没有机会。每一天都是辞旧迎新,来不及弹冠相庆,也来不及犹豫。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2.群言有失
在一个群里,尤其是范围不大、私密、大家彼此知根知底的群,各自都有些年头的交情。不大喜欢把职场那一套也拿进来比划,拿腔拿势、掂斤掂两地交流。装,必不可少,装多了,其实也很累的。
有些群,受不了,就退了。不退,也再不发声。许多原本还不错的交流,渐渐成了点赞附和群,比如某些作家群,一个晒了所谓的作品,接下来就大拇指列阵、滚屏,真正有见地的交流反而插不话。要不,一个评奖求赞,一时间满屏应和,表示自己投票的答应、搭讪、截图,如一石入水,层层涟漪,水花溅了一地,水还挺深。
邀赞,本是不上台面的,点就点了,大家都不错,自不必多说。说出来,就显得生分,至于非得截屏相告的,怕别人怀疑你的为人,自己是不是先怯了,以此自证?要不,拿着截图给人看的,总感觉有邀功的意思,像拿着发票找领导签了字,然后追着会计报账。
长此以往,人人伸手,个个出手,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周而复始,循环往复,群消息闪个不停,看是不看?
说句不好听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把小赞当盛举。疏远至此,凭一戳之力能有多大改善,只能更远。
此话一出,便觉多余。
群言有失,撤不了了。
过去的2020年,是我们最不“袒呈”、裸露最少、身体遮蔽最多的一年。当我们被迫掩住口鼻、掩面而行,以击肘代替握手、以目光代替交流时,希望彼此心有一犀尚可相通。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3.公号小结
文学不脱离群众。有喊为大众服务的,有的什么也不说,有人偏作小众。
当下,最身体力行之一者,莫如公众号。“群众”喜欢的就关注,不喜欢就取关,大多数“群众”看屏多于看纸,看手机胜于看书。
比起六年多前,确信写的更像文学,而有的人写的一定不是。不大喜欢“美文”一类誉词,美,有时很可疑很假,有的美,类于媚,与文学反而相去甚远。
写作的人很多,写作的圈子很小。一部分作家的状态是,既是编者又是作者,既编又写,有时候挺羡慕这种状态,起码到处能混个脸熟,此处不发别处发。看朋友圈的作家们对文刊、出版社编者的恭敬程度,就想到当年自己做编辑时,被写稿者捧臭脚的感觉。也有不再媚俗者,对当世文学失望者,不再为获奖所缚者,索性做了自己的编辑、出版和发行。
原以为世上耍小聪明的人不多的,但混进文学队伍中的靠抖机灵上位者实多。很难想象,每年如此巨量的诗文小说创作,却鲜有传世之作,少有扛鼎之作。不过,自己委实也拿不出什么贡献,只好当成一份业余作业罢了。有人讲,中国文学没有大家,是因为中国作家都太聪明了。可能,也许,或是吧。
得心应手的文字熟练工比比皆是,能写出筋骨精神者万里挑一。有的写作者,话激了点,有锻铁不成钢的恨意,骂大家都奔了谋利而去,就顾不了这么多了。这个不好,有伤和气。以前山西有作家论写作,称写作的意义:第一是能发表被人看见有面子,第二还能得稿费又有实惠。就这个实在,别的太崇高太神圣反而够不着,不真实。试想一下,写的东西,只给印出来挂名没钱,或者只给银子不让露脸,写的人估计早都改行了。
很多人都晒成绩,有大名如雷者,籍籍无名者。自家过去也晒,现在少晒。不好意思,拿不出手。其实,今年业余码字“成绩”还是不少的,公号之外的文字刊出来不到十个,公号之上文字拿去发表的约五十个,报刊皆有,本埠日报晚报、京城日报选刊,北至内蒙南至粤广,还有家乡省市报端文刊,都给予了很大包容,一并感谢。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4.脱口而秀恩怨
结结实实听了些当下脱口秀的一些段子。
有一点个人评价,一扫之前对其的种种不屑。
首先,他们是诚实工作者,靠手艺吃饭,好就上位,不好就没有市场。另外,为大众提供消遣吐槽缓释的出口,至少于社会有益。再者,关注社会、关注生活、关注能关注的,且有娱乐功能。除此之外,最容易被一般人忽略的一处是,他们有年轻人的个人见识和洞察力,犀利如刀,巧舌如簧,关注自身和自身所处的境况、有社会责任、有进步思想,正是因为他们的见识水准有了市场,才得到更多年轻人捧场。
现在这一批脱口秀工作者不一定是最好的,但他们的确是在挖空心思解决个人和社会的困境,在进行某种表达自由的试探,只不过用了一种大众容易接受的方式——吐槽。这还是一个看学历和实力的平台,仅把脱口秀当作类于二人转的剧场演出、搞笑堂会,于其不公。这一形式,仅有笑声是不够的,可以有更大的担当和作为,如在它的诞生地已经取得社会效应,和正在取得公众关注度。
当下,缺乏创见已是各个行业的痼疾,能够思考与突破的有识之士实寡,相较之下,那些年轻的脱口秀者当作包袱和梗的东西已经是“真知灼见”了。而且,他们不仅陷于娱乐,还有巨大包容度。刚刚结束的脱口秀反跨年大会上,就网络了眼科医生陶勇、法律学者罗翔、初三学生钟美美等人。之前,以这一形式的变形进行吐槽大会,每期都邀一佳宾作为话题,然后大家放炮,恩威并施,恩怨并重,痛而不虐,虐而不破,破而不坏,有点像娱乐圈的“民主生活会”。这一形式如果得到更好的应用,它能改变和改善的,将是一个无限广阔的空间,百密不漏,有益无害。
越来越觉得,应老老实实向年轻人学习。我们的周围,秘而不宣藏满了未知的秘密,幸亏有这样一批年轻人想尽办法,以一种轻松的方式把它们说了出来。(我这口气,越来越像老一辈勉励革命进步青年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