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读书时候的自己,很爱干农活,并不是热爱劳动,是觉得父母上了年纪,不忍心他们干太多农活,想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去分担,所以,我的假期几乎都是回家干活。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其实内心还是有些羡慕小伙伴们假期出去做兼职,可以见世面,毕竟以后总要出去闯荡。但也仅仅只是羡慕,两者不可兼得的情况下,自然会选择在家替父母分担。

高二的五一假期,学习上并没有高三的紧张,加上自身的努力,所以有恃无恐,回家的时候只是带了部分作业,知道白天要一直干活,晚上才有时间去学习。

五月的天,也很多变。和父母在地里干活没多久,天空突然黑了下来,约莫是要来一场阵雨,因为我们仨没带雨伞,所以,母亲提议先回,以免被淋湿,但是父亲觉得下雨的可能性比较小,所以最后,我和母亲先回,父亲继续干。

回家的路上,听到山上一个老头喊到“大雨来喽!”母亲笑话父亲这次肯定要淋雨,每次都是脾气太倔,不听别人的劝,然后吃亏了也不悔改。

等我和母亲到家时,果然下起了大雨。过了很久都没见父亲回来,母亲有些担心,让我返回地里去看看。我嘟囔了句“有必要么?”母亲可能是看出我的不耐烦,便解释说“我昨晚做了个梦,不太好,你去看看吧。”

然后,我带着两把雨伞,撑着一把,拿着一把,往地里走去。

路边的草上,全是雨珠,我怕雨水打湿了自己的鞋,用另一把伞在前面左右摇摆着,那动作,像是在扫雷。

到了地里才看到父亲。原来父亲觉得既然已经被淋湿了,索性再接着干会儿。其实,我觉得是父亲更多的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冒着雨回去,怕被母亲笑话。

我原以为父母之间没有爱情,更多的只是搭伙过日子,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只是他们羞于表达而已。

而我们这一代人,变化很大,比如说前几天。

早上我先起来的,爱人起来之后一直板着脸。我感觉到了不对劲,但也以为是自己多虑了,觉得她不会无缘无故生气,主要我没有做什么错事。但是,得问问。

“是不是我又做错什么,惹你不高兴了?或者是你又做什么噩梦了?”(之前有一次她因为梦见我出轨,醒了之后跟我吵了一架。)

“恩,我做了个噩梦。”

……

你看,果然,又是因为一场梦,但是我不能再像上次那样,去据理力争。

“我感觉自己的地位有些低。你看,你做了噩梦,没有告诉我,而是直接给我脸色看,况且,我感觉你没必要害怕,我不是在你身边么,是不是?”

“我做了噩梦,我很害怕,但是你不抱着我。”

“我不知道你做噩梦了,你下次可以告诉我。”

“我说不了话。”

“那你可以伸手呀,假如你伸手了,我会知道去抱你的。”

“我也动不了。”

“好吧,好吧,那我现在抱抱,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

对比两代人对梦的不同反应,可能具有一定代表性,不过其中包含个人因素,还有婚姻长短的影响,但更多的是时代的烙印。

但是,不管什么时代,感情都需要经营,像小孩的气球,装满氢气,要小心地牵着,绳子断了会飘走、绳子太长容易被树枝刺破、靠近火苗会融掉……保质期不详,但是保存条件很苛刻。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