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守老

月象隐晦不明,深夜静坐于外公病榻之前,历历往事,如潮水涌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外公舞勺之年,入赘陆家,用幼小柔弱的双肩,耕田使牛,扛起了一家人的生活,勤劳如老牛般,负重八十五载光阴,倒床之前片刻,手中仍拿着一个末掰完的玉米棒子…

 

童年时光,多半在外公家度过,虽农活繁忙,对我依然照顾有加。上学之后,爷孙俩慢慢开始有了心灵交流,外公闲暇之余,总是手不释卷,都是民间流传的线装评书,我最喜欢翻外公的书柜,如饥似渴的翻看,看完后,爷孙俩便开始交流故事情节,讨论薛仁贵,杨家将士,刘备,诸葛亮等等各路英豪…

 

近十年来,最让我期待的便是春节与外公围坐于火坑前,家常俗事,涉及不多,往往都是倾听外公亲历的奇闻轶事,常常惊叹于外公博学,人生阅历的丰富,处处闪现出智慧的火花,外公烟酒一生,酒后亦曾豪情万丈,醉卧田头,烟雾缭绕中,妙语不断,八十高龄,仍能静心端坐于门前,沉醉于蝇头小字之间…

 

 

此次病倒,医生亦惊叹,老人烟酒不拘束,率性而为,劳苦一生,仍得亨高寿,让我等后生汗颜!

 

外公宅心仁厚,不怨不争,心地光明,处处展现出返朴归真的大智慧,前些年,仍言传身教,讲述修习道家养生经验,公言六十分床,按摩导引之效,鼓励我精进不辍…

 

公发病即失语,粮水不进,孙静坐于床头,听闻公喉间痰音滚滚,恨回天无术,只能抓其茧手,传递一份真情,恨不能代受磨难…

 

生老病死,本为平常,西去乃乔迁,新生之途,其实吾心并不伤悲,历经劫难终成真,不悔再当有情人!

 

能否,在下一次遇见,能否,下一次,再聆听您的教诲,能否…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