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买来的媳妇(七十二)

阿明目前还不是无家可归的人,无论她的两个嫂子多么不情愿,王彩娥稍作运作,暂时还当得了这个家。把两个儿子一顿臭骂之后,王彩娥又使出了看家本领,往地上一躺,两只脚在空中上下左右来回地扑通,不忘加上声泪俱下的哭诉。

“我死了算了,反正你们孩子我也都给你们带大了,以后你们自己过吧,你们非要这样逼阿明去死,就让我就和她一起去吧……”
“起来,又来这一套,给谁看呢?”大儿子不怎么喜欢说话,基本家里有什么事都是直接上手,不喜欢在言语上啰嗦。
“就给你看,就给你个龟孙子看,你爱看不看,有本事你把我弄死呀,你来呀来呀……”王彩娥披头散发,这会也不怕丢了面子,把头伸向儿子,像一只斗红了眼的公鸡。

“你看能的,你看能的……”大儿子本能地往后退,用眼睛斜撇着母亲,气的胸脯一起一伏地跳。

“起来……”说话的是老二。就见王彩娥的二儿子不由分说,把哥哥推向一边,伸出一双大手,从地上捞起了王彩娥的上半身,往腋下一夹,拖着就走,王彩娥的脖子卡在儿子的臂弯里,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在地上搓着。

“放下妈……”阿明再也看不下去了,也许二柱给了她新的力量,她觉得此刻自己又活了过来。

“我走,我今天离开这个家,永远不会再迈进来,你们就当我死了吧……”阿明拖着沉重的身子走到哥哥面前,把王彩娥的头从哥哥的腋下解救出来,王彩娥躺在女儿的怀里上气不接下气,眼睛向上一下一下地翻着白眼珠。

“哥哥,快看,妈这是怎么了?”
王彩娥的两个儿子两个媳妇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母亲的样子,顿时吓清醒了。
“妈,妈……”
王彩娥的嘴半张着,看着天上的云彩,大脑在飞快地
运转着。事情来的太突然,她要给自己争取时间,也要给阿明争取时间。下一步怎么走,阿明何去何从,今天,不,此时此刻,就要定下来……

“额……额……”王彩娥似乎要呕吐的样子,再一次吓到了两个儿子。几个孩子围在王彩娥的身边,嘘寒问暖,没有一个人再敢说一句王彩娥不想听到的话。他们知道,要是王彩娥因为这件事有个什么不测,他们的乡长父亲一定饶不了他们,再说,这个家,还真不能没有了王彩娥。

王彩娥的心思缜密,她想的很多。阿明肚子里的孩子绝不可能是二柱的。她倒是希望这孩子是二柱的。如今二柱也愿意承担这个责任,虽说于女儿的名声会有很大的影响,但总比没人扛着强。二柱的父母,王彩娥比谁都了解,只要二柱足够坚持,那两个老东西螳臂当车,绝对成不了什么气候,最后当家的还是二柱。这女人呀,但凡遇到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谁敢说一个不字?凭他们两人这么多年的感情,王彩娥确信二柱不会亏待了阿明。至于万晓兰,他陈二柱要是没有弯肚子也不敢吞这把弯镰刀。他自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承认自己才是阿明肚子里孩子的爹,就一定能处理好万晓兰的问题,承担起有关这个孩子的所有问题。

王彩娥有所不知的是,其实庄上的人早就默认了这孩子和二柱的血缘关系,根本不是今天他们才知道。陈斌的母亲为什么不来了,乡长为什么不回家,其实早就有了答案,只是她王彩娥不知道罢了。

想到这里,王彩娥的心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起来,她不再装死装活,慢慢的控制了自己的呼吸,她的最聪明之处还在于,要在儿子面前足够示弱,为阿明留一条后路。万一,情况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样,阿明还不至于无处可去,她无论如何要保证这个家,任何时候都是阿明的家才行。

“你们就这一个妹妹,现在她自己都已经是刀尖上的日子了,你们还这么逼她,她再怎么着,也不是她的错,我和你爸万一哪天死了,你们是她的依靠呀,怎么可以这样待她呀?我可就这么一个闺女呀……”

“别喊了,谁说什么了?谁欺负她,说她一个不字也不行。”两儿子听到这里,不禁有点义愤填膺起来。攥紧了拳头,一起把目光投向了二柱。
“不是他,是……”王彩娥脑子是真好使,她不能再往下说,只是把头转向了两个儿媳妇,然后又迅速的转过来,继续那种低眉敛目的神情。

“你们两个听好了,这个家是我们哥俩的,也是阿明的,以后谁都不许看不起她。”大儿子似乎第一次行驶了身为长子的责任,这句话说的铿锵有力,理直气壮!王彩娥长长舒了一口气。从阿明的怀里坐了起来,用手拢了拢头发,顿时让人感觉像是换了一个人。

“不,妈,我不想让哥哥为难,我走,生死有命吧……”阿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站起来。
“去哪?这就是你家,去哪?哪也不去……”
二哥上前拦住了妹妹。阿明抬起一双泪眼,环视着这个大院,眼睛里带有一种决绝的坚定,她不适合再待在这里,自己是一个晦气的人,有着不争气的命,她不能让自己的晦气影响到自己的娘家,她必须离开了。

“婶子,把阿明交给我吧,我哪怕要饭,也不会委屈了她,您就放心吧……”沉默了半天的二柱终于发话了。其实王彩娥激将法,不光适合儿子,更适合二柱。她断定自己的两个儿子割舍不了对阿明的亲情,同时也断定二柱也割舍不了对阿明的爱情,气氛渲染的刚刚好,王彩娥不声不响地诠释了自己作为一个母亲的伟大。

“孩子,婶相信你,不过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还是先回去和你家两个老人商量一下,另外还有晓兰……这些你都要考虑到。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她本来想给二柱施加压力,借二柱承认这孩子是他的,大做文章,把这个责任完全扣在二柱的头上,到底不忍心,所以说出来的话就明显人性化了很多!

”你放心吧,婶……这些我都能解决好……给我一点时间。”此时此刻的二柱并没有觉得有多大的困难,父母的工作可以忽略不计,至于晓兰,在他心里,此刻哪还抵得上阿明的一根手指头?他已经到了可以为了阿明不顾一切的地步,完全不考虑在这场博弈中会不会伤及无辜,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会不会造成其他的后果。

“妈,哥,我还是决定跟二柱哥走,这辈子是死是活,我都认了,求你们就成全了我这一次,如果他家嫂子不同意,我宁愿给他做小……”说到最后,阿明有点泣不成声,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的这句话会一语成谶,自己的命运从此向着这个轨道出发了!

“走吧,阿明。”二柱听到阿明的这几句话更加感动,也从心底里为自己做出的这个正确的决定感到万分满意和自豪。也许这一刻,他想到的是,自己终于做了一回男人,这个做男人的机会是阿明给她的,他有义务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尽到所有的责任,来报答她对这份感情的坚守。

王彩娥的两个儿子两个儿媳妇,面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有点茫然失措,不知是该阻止还是该支持。他们面面相觑,所有人都不说话,最又把目光通通转向了胸有成竹的王彩娥。

“这样吧,二柱,你先回去,这事,我还想等她爸回来,我们家也再商量一下,再说她现在就这样跟你回家了,也是不清不楚的,这唾沫星是能淹死人的,你叔怎么说也是脸朝外的人,咱们总得给他留点面子,你呢,也尽快和晓兰联系上,看看能不能先把你们的问题解决了,婶向你保证,你那边只要处理好,我这边照样给她准备嫁妆,不比前面任何一次差,甚至更好……”王彩娥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二柱早已经听不下去,他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预感。不行,必须现在就带走她,绝不能按照王彩娥说的那样,他太不相信乡长一家的为人了。

“阿明,你看……”二柱知道,此时他不便和王彩娥争辩,只有阿明能解得了这个围。
“妈,我说过了,我宁愿跟他提篮子要饭,对于其他的我都不在乎。我现在就跟他走!你们不要为难他,你说的这些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得了的问题,我等不了那么久……”阿明坚定地看着二柱,二柱也用力地握紧了阿明的手。

“哎,我也是不想委屈了我的孩子……”王彩娥的“欲擒故纵”再次获胜。阿明到了二柱家,和自己家也就是门连门的距离,谅他陈二柱一家也不敢为难了自己的孩子,这话让陈二柱说出来,也算作为娘家,为女儿又挣得了一点面子。此时,不宜再坚持,见好就收,顺水推舟最好。

“婶,我带阿明回家了……”
“去吧,婶只求你,不要委屈了我的孩子。有困难给我说……嫁妆,我给她补。”

如果说,这是一出闹剧,也是符合人类关于情感的剧情。这两个人从小青梅竹马,两情相悦,长大后,面对嫁娶,败给了门当户对,如今,阴差阳错,再次有了机会,按理说,不把握是不对的,可是总有那么一点遗憾,尽管阿明反复申明不想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尽管二柱也认为,他们也是受害者,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可是对于自己的结发妻子,不知二柱是如何定位的?那是父母强加给自己的?或者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总之,当前的陈二柱已经完全沉迷在这个剧情里面,不能自拔,哪怕死后被硫磺火千年焚烧,也改变不了自己飞蛾扑火的雄心!

二柱爹稍作抵抗,起初还不忘拿晓兰说事,但听儿子说阿明肚子里怀的是自己姓陈的后代,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丝毫没有杀伤力。二柱娘更是从一开始二柱领着阿明进门,就乖乖交了械,完全没有抵抗。其实她对阿明肚子里的孩子早有耳闻,所以老头子交代她看着儿子的事,她根本就是睁只眼闭只眼,她这个岁数的人,还看不透儿子天天在树下晃悠的那点心思吗?有几次都想给老头子说,终是不敢,怕他大吵大嚷,反而坏了事。这样多好,自己一点心思没费,甚至都没到那个搬梯子够不着脸的王彩娥面前说一句客套话,这阿明就带着姓陈的骨肉进了门!

“这好运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二柱娘就差没笑出声来了。王彩娥呀王彩娥,你不是看不上我们瘸里捣对一家人的吗?现在怎么着,还不是乖乖把女儿白白送给了我们家?这天命难违还真是一点不假,人在做,天在看,老天是公平的呀……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