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巴山婚娶

现在山里人的婚娶大事,与当今城市的婚礼没有多大差别。庆典由婚庆公司主办,十几辆一色的婚车,贴着喜字,挂着彩带,组成迎亲队伍,喜气洋洋,排场气派。
早年,由于交通不便,条件落后,山里人的婚娶只能因陋就简,但还是很讲究,沿袭“六礼告成”的老规旧矩,即问名、议亲、纳吉、拿证、请期、亲迎这六道程序,当男家择定好婚期,将红红的期帖送至女方,就忙着操办婚娶大事,巴山人称过酒席,总想办得排场些,在邻里乡亲面前才有脸面。于是请了工匠将火垅屋或堂屋,隔出半间,亦或将其它房间加以改造,作为新房,若房屋实在扁窄,老两口索性睡到猪圈楼上,让出自己卧房给儿子结婚,工匠将房子进行简单装修,抹了黄泥,搪了白灰,打了顶棚,拾掇得像模像样。临近婚期,提前请好厨师,毫不犹豫地宰杀了正在催膘的肥猪和下蛋的鸡鸭,专程到小镇或城里买了各种蔬菜,备好烟酒及相关物品。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男家婚娶一般要三天,婚期前一天叫支客,婚期当天叫正酒,第三天叫谢客。支客这天是女方的嫁女酒,内亲姊妹陪着出嫁的姑娘收拾陪奁嫁妆,辞爹别娘。而男家已是宾客盈门,姑舅尊长,远亲近邻及勤帮人等都早早地来了,张贴在墙上的一方红纸,墨笔楷书,将迎宾支客,内外总管,迎亲过礼,砍柴担水,打盘出席,提壶斟酒,奉烟倒茶等执事罗列到每个人头。农家婚娶离不开支客司,他能想主人之所想,急主人之所急,他能说主人不便说的话,办主人不便办的事。主人家老早就把这个重要的角色请来了,正站在堂屋门坎上,履行起自己荣耀的职责,亮着他那高八度的嗓门。帮忙的劈柴担水,擦桌抹凳,忙忙碌碌。厨房里忙着炸炒烹蒸,煨熬煮炖,弥漫着蒸汽和柴烟,呛出的喷嚏接连不断,油锅里的“嗞—嗞—”声,菜墩上的“咚咚”声,碗碟的碰撞声,一首锅碗瓢盆交响曲在山村农家隆重上演,喜庆的气氛、厨房的香味随风飘过沟,飘过梁。身着大襟衣,头缠白帕子的姑呀、姨呀、婶呀,她们挤在一条板凳上拉不尽的家常,说不完的闲话,打不断的哈哈。小伙子们,给门枋、柱头、窗棂、厨房、圈门都贴上红红的对联,堂屋的大门高高地挂起了大红灯笼,给这宁静的巴山增添几分祥和、几分喜气。老两口儿更是忙里忙外,不时捏紧拳头锤锤自己腰背,寻思到明日又要拉扯一个媳妇进门,了却一桩心愿,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
第二天一早,帮忙的脚夫,扛着抬竿,抬着花轿,接亲的男女换上了一年很少穿的新装,揹上装着方肘礼吊、烟酒糖果、新娘更换的全套衣服,梳妆饰品的背篓,自然少不了能够炸出喜庆的万响鞭炮,在押礼先生的率领下,踏着唢呐的节拍,鼓钹的点子,行进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犹如一条长龙,浩浩荡荡向女家进发,一路唢呐声声,锣声硄硄,笑声串串。到了女家,押礼先生首先参拜支客司,掏出一大把封有现钞的红包递在他热情的手上,再分赠给各执事人等。稍事歇息,在堂屋焚香秉烛,在大方桌上铺上鲜红的桌布,将背篓的全部礼品在鞭炮声中分门别类摆呈出来,让女方族人过目,若女家别无挑剔,立马给迎亲者开席。饭毕,清点了陪奁嫁妆,接了礼单,按规矩取过神龛上的一对“衣饭碗”,绑扎好摆放在箱柜上面的杯盏碗盘。出嫁的姑娘哭别了爹娘,由同胞兄弟反背出来,忌讳双脚沾了娘家地面尘土,男方接亲的女士手持红伞遮住新娘牵上花轿,随鼓乐锣鼓起轿上路,一路上脚夫根据山路情形随时报路,前报后应,有问有答:陡上陡——推起走,扬扬坡——慢慢梭,连环之字拐——你拐我不拐……,抬花轿的更是使出全身力气,上梁下坡,过河上坎,花轿随着竹竿的弹性和轿夫脚步忽闪忽闪上下起伏颠簸,颠得新娘头晕目弦,难受之极,体验了“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的感受。这时轿夫们哈哈大笑,并以一些粗俗下流的话挑逗新娘取乐。当接亲一行红红绿绿、男男女女,只要能望得见男家房屋时,随着三声大锣声响,唢呐使劲吹一曲迎亲调,给主家报信。放炮的老汉用黑色火药填好了“马蹄炮”,燃鞭炮的小伙子口中叼着香烟,早早地把鞭炮打开缠在竹杆上,院坝里、墙头上、草堆上、树叉上爬满了看热闹的农家小孩。新娘的花轿一到大门口,三声炮响,振聋发聩,鞭炮声响成一片,在山谷中发出哗哗的回声,送亲的男女此刻要远离花轿在房舍不远处回避等候,这时支客司兴高采烈,大声吆喝:“帮忙的,找烟倒茶啰——”。接亲的掀开轿帘将新娘牵至堂屋与在此等候新郎拜堂。正堂神龛,紫香缭绕,红烛高照,鼓乐齐奏,支客司高声喊道:一拜天地,天长地久;二拜高堂,子孙满堂;夫妻对拜,恩恩爱爱;入洞房——夫妻争相往洞房挤,看谁先坐在床沿上,叫做“抢房”。此时男方姑父、姐夫等将女方的陪奁嫁妆抬进洞房,由新郎的姑或婶将陪嫁的床单被褥取下来,一边往新床上铺,一边振振有词:新房新床新铺盖,来年生个胖小孩,是个男儿顶天地,得一贤女帼英才……。一切就绪,这时才将送亲人接到客舍,远近宾客入席就座,丰盛的菜肴,富有浓郁的巴山特色,腊肉、豆豉、香肠、血粑,烫热的包谷酒,香气扑鼻。堂屋、厢房、屋檐下、圈门上……到处都摆满了席桌。待客人坐定,支客司,猛吸一口烟,咳了一声嗽,清了清喉咙,提高了嗓门,代主人致谢:
“各位己亲厚友,老小外家,姑舅姨表,四门尊亲,同年至交,依得礼来,人人应请上坐,位位都该升东,只因主家茅庵草舍,地方偏窄,歪歪桌子,趔趄板凳,设宴不恭,安席不正,多有怠慢,礼应席前敬酒十八杯,水酒淡薄,请众亲友开怀畅饮,量宏者喝个喜上加喜,量窄者喝个满面春风,杯杯饮干,盏盏请尽,众亲友来自四面八方,遥天远地,翻山越岭,隔河渡水,不辞劳累,来到寒舍,花费银钱,前来恭贺,主东愧领愧受,一笔浓墨记在人情薄上,待来日众亲友迎亲出嫁,儿孙高中,华屋落成,新贵人隔墙挑土,慢步填情,现在新郎新娘,夫妻双双,喜气洋洋,来到席前敬酒,请众亲友高台落座,扯开满江帆蓬,高升禄位,喝过喜上加喜,满面春风”。
“帮忙的,提壶啰——”,跑堂的齐声应到,“来了——”。
新郎新娘次第敬酒,猜拳行令,嬉笑热闹。一直到深夜,方才各自歇息。这时洞房内摆设各种点心果饼,由送亲人中辈份高的主持,请男方的公婆娘舅等到场“办交接”,又称“泡茶”,声言出门三步路,另外一重天,小女不懂世故,到了婆家,要孝敬公婆和睦妯娌,并请父母兄长,妯娌姐妹要宽容包涵,好好带携。第三天早晨拜见至亲尊长,并俸赠纳底布鞋一双,受拜者给现钞打发,远近客人各自散去。然后备上礼品,新婚夫妻由婆婆娘带上一同到女家拜见双亲,俗称“回门”。
一场山里人的婚礼告一段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