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假期日记(三十七)

秋收过后,天气渐渐转凉。二柱爹娘看着终日焉不搭拉的二柱,心疼又无奈。他们唯一庆幸的是儿子没有被留在贵州做上门女婿,无论怎么说,自己的儿子还是看在自己面前比较好,日子苦是苦了点,可也总比他不回来要好的多。小杰三岁了,到处乱跑,二柱娘稍微带一点慢,就追不上,有时撵了一圈孩子回来,坐在门口的石凳上,都要把嘴张的很大,喘一会。
“到底是老了,不中用了,这个小鬼孙可一点不比他爸小时候省心。”二柱娘看着孙子小杰又疼又气。
“快去找你爸回家去,奶奶走不动了。”二柱娘对孙子说这话其实就是消磨时间,没话找话说的。司机随笔的图片
“爸爸,麻将。”孙子简单的话也能说几句了,听着孩子稚嫩的声音,二柱娘又感觉自己非常幸福,有儿有孙的,有啥好难为的,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晓兰要是老不回来,就给二柱再重新说一个呗。
“哎,这孩子这段时间迷上麻将了,你也说说他。”二柱爹靠在拖拉机拖车上,把烟袋里面吸完的烟灰用力在车帮子磕掉,跟二柱娘说。
“你不能说吗?我说可有用?孩子心里苦,玩就玩吧。”二柱娘看着小杰,悠悠的说道。
时间进入了九十年代,农村里已经有少部分的年轻人开始尝试着往外走了。正是农闲时节,忙完田里活计而又闲不住的男女们,为了让自己的日子更红火一点,凡是有头绪的纷纷跑到长三角,珠三角沿海一带一带打工去了,家里慢慢的开始留下老人看家守院,妇女们带着孩子上学。走出去的情况那时还是少数,大部分人都还留在家里。比如二柱,家里除了他自己,就剩老老小小,他就被拴在家里,一步也走不了。
无聊的大天白日和静寂得令人害怕的夜晚漫长而恼人,为了打发这淡而无味的时光,老人们会把麻将桌摆到大门口,光明正大取乐。他们把黄豆,玉米,火柴杆作为筹码,装在口袋里,趁人不注意时结算交付。偶有警察来查,则声称是娱乐,并非赌博。民警知趣走开便罢,倘若听了举报认起真来,老人们变会摔下牌,半真半假围上去,你推我搡,连捶带打,外加嬉笑怒骂,民警们瞧瞧这个,瞅瞅那个,全是招惹不得的病秧子,稍不留意就会惹祸遭殃,哪里还敢粗声大气,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哪管狼狈与丢丑。从此便不敢再问,只装作没看见。相比之下,青壮年男女则缺乏老人们的优越,他们的麻将桌是绝不敢摆在大门口的。
屋子里烟雾弥漫,几个人一起吞云吐雾,空气污浊的让人喘不出气来。一只吊灯从屋顶上垂下来,离桌面不足三尺,放射出昏黄惨淡的光。照的牌桌上的赌博者脸色蜡黄,活像奄奄一息的病鬼子。围观的人或蹲或坐,个个伸头探脑,圆睁了大眼瞅牌,一刻也不肯放松,焦急的等待着,时而感叹唏嘘,时而惊喜若狂,心情随着桌面上的牌势起落,仿佛自己倾家荡产或者顿时成为百万富翁,样子比当局者还急切。
洗牌的间隙是照例的放松阶段。桌子上噼噼啪啪都响,洗牌的人松弛紧绷的神经,两只手或者一只手紧张的上下翻腾,嘴里在不停的议论,感叹刚才的牌势,懊恼自己出错了牌或错误的估计了牌的走势。有的人表面放的开,脑子却在快速的运转,怎样摆牌才能保证自己稳稳抓到,倘若被别人抓到,自己该扣下什么牌才能使别人赢不了。
真正放松的是观众,他们是专门为消遣和打发时光而来看热闹的,此刻便会天南海北的聊起来: 镇上汽车轧死了人,村子里谁和谁打架,哪两个又被捉奸在床,双方打的头破血流……也有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传闻: 计划生育又要紧起来了,可能要比七十年代还要紧,马上又要征收农业税,杂款,车船使用税了等等。因为男少女多讨论妇女孩子的事也不少,最多的是打情骂俏,动手动脚引起的哄笑,因为怕吵出的声音太大,被外面的人听到,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压低了声音,使笑闹处在若明若暗之中,所以更增加了对听众的诱惑力。
二柱基本上白天的时间都消磨在这里,晚上有时偶尔会来玩几把。他输了钱支付的十分爽快,从不拖欠或者赖账,深的几个牌友的喜欢。别看二柱从小念书不行,可在打牌上丝毫不逊于牌界高人。他有惊人的记忆力,自己的牌从来都是放的乱七八糟不加整理,别人即使偷看,也丝毫看不出名堂。他自己或吃或碰,从不出错。因此,在牌桌上他显得比任何人都潇洒自在。
掷骰子和抓牌是二柱展示才技的绝佳时机。轮到他了,他激动的站起来或者双脚蹲在凳子上,把骰子合在掌内,闭着眼,似乎默默的祷告一气,然后把双手鼓成球状,扬起手来拼命的摇一气,突然停下来,对准桌面麻将垒成的“口”内猛一撒手,骰子像长了眼睛,越过排阵直射出去,在方阵中滴溜溜的转动着,一两分钟都不会停下来,惹得周围的人伸长脖子观看喝彩。二柱得意起来,高声叫道:
“金四银五天字九,歪七扭八闹不休。三心二意惹麻烦,一条黑道走到头。”旁边有女人说道:“二柱怎么变骡子了,来一点荤素拼吧。”二柱就一边抓牌一边又念道 :“俏女挑饼喷喷香(一饼),眼睛闻观心痒痒(二饼),三星斜照得云雨(三饼),醉倒牙床忘回乡(四饼)。”
二柱打麻将之所以成瘾,并不是他有多么爱好和喜欢这个活动,是因为他心里不舒坦,想借此找乐享受,所以对于输赢是从不放在心上。眼看着另外三家把红红绿绿的纸币和银光闪闪都硬币归拢成堆,恭恭敬敬推到自己面前,就有说不出的惬意。在经历过一番焦虑与失望泄气的折磨后,终于得到了自己急需的牌,真是历经磨难,苦尽甘来的舒畅与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喜出望外。他在抓牌时并不急于翻看,而是伸出拇指按住牌背,用食指肚触摸牌面,自己在心里判断牌花。久之则成习惯,且张张无错,十拿九稳,其乐趣不只在于自己跟自己赌运气,更在于运作过程中判断无误带给自己的高度自信。
打牌的人很少直呼牌名,而是拐弯抹角地叫出新鲜,增加一点幽默感。比如,八万叫“俊人”,九万叫“勾人”,四条叫“铁轨”等等。时间长了,本地的风土人情,名人典故也成了牌名,当然,玩牌也能玩出哲理来: 比如极好的牌很少见,倘若一时高兴沉不住气而忘乎所以,结果常常是反胜为败,比如无论怎么挣扎,牌势均无起色,不成胡也不成对,你不能扔牌走人,只能干耗着当陪衬,等待别人来定夺你的命运,自己则束手无策……渐渐的,根据牌势,二柱总结出一整套的方针措施,胜不骄,败不馁,因势而博,稳扎稳打,抓住机遇,出奇制胜……这一套方法,既应用于赌博,也适用于生活。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往前溜着,转眼进入了十月,二柱收到了晓兰的第二封信。
二柱:
你还好吗?老人孩子都好吧?
这封信,首先给你说一件高兴的事,你知道我在这里做了什么吗?告诉你哦,我办了一所幼儿园。今年我们这边教育部门有了新政策,所有没上过学前班的孩子,一律不能去读小学。方圆二三里路的范围内,因为这个原因不能去读小学的孩子有三十几个,学前班还不允许在学校办,只能是民办。村支书还有不少孩子家长找到我,说希望我能圆了孩子们的读书梦,我毫不犹豫留答应了,我找到了一位现在在我们镇教办室工作的初中老师,他帮我争取到了我们村创办学前班的指标。二柱,这算不算一个好消息呀!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去教书,虽然我知识不是很多,但我愿意把我所学的都交给孩子们,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热爱讲台,多么倾心站在讲台上的感觉。
学前班位置在我们老村部内,三间房子都好倒了,我是八月二十号拿到的许可证,教办室要求我九月一号准时开学,我整整三天都没合眼,亏了乡亲们的帮忙,大家不计报酬自愿帮我干活,重新粉刷墙壁,门口,校园全部打上水泥地平,盖学生男女厕所,又添置了一些孩子的玩具设施,我又买了一架小电子琴,我上学的时候老师教过我,刚好现在派上用场,可以教孩子唱歌。这样,我不但可以照顾家里,还能挣点钱贴补家用,现在只有我一个老师,支书说会再给我配一个,辅助我,暂时还没来。累是累一点,但我每天都很充实。
我今年一共收了三十六个学生,十四个女孩,二十二个男孩,最小的孩子六岁,最大了一个都十岁了,前几年因为家里没钱一直没上。教办室给我规定的收费标准是一学期一百六十元一个孩子,我考虑到乡亲们都没有钱,一个孩子我只收了一百二十元。还有两个特别困难的,只收了六十元。这一下子收了好几千块钱,我从来没拿过这么多钱,都不敢相信是真的,我从邮局寄了五百块钱给你,收到钱后,给老人孩子添置冬天的衣服,你自己也添一件。下学期收了学费,我再给你寄,添春夏季的衣服,我人在这里,心在你和孩子身上,坚持坚持,三年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相信我二柱。对了,我的学前班名称叫“新星幼儿园”,我希望班里的每一个孩子都能成为最“新”的“星”,我爱他们!
二柱,你的字写的怎么样了?你天天都在家干啥呢?抽空带上老人孩子去镇上照相馆,拍张全家福给我寄来,我想你们了!下次去信,我也给你寄一张我们全家的照片给你。不要忘了哦!收到信后,不要忘了给我回信,你答应过我的,能写成啥样写成啥样,不会写的字画零圈,我能看懂!不过你要好好学写字,不会写字,没有文化,出门就是睁眼瞎,你用到的时候就知道了。在家不要惹老人生气,好好带孩子。等明年有钱了,我给你多寄点,你把小杰带过来给我看看!外公,姨,还有舅舅都想看看孩子呢!
好了,不给你写了,我上课去了,让别人帮忙带到镇上寄的,人家等着来。保重二柱!代问爹娘好!
             爱你的媳妇  晓兰
晓兰的信,二柱拿给父亲看了,一家三口各怀心思,闷声不语。
“你说,晓兰在家办学校,这么能挣钱,会不会就不愿意回来了?”二柱娘首先发话,其实三个人都想到了这个问题。
二柱和他爹目光对视了一眼,都没说话,二柱爹默默的拿起了烟袋,二柱抽出了卷烟。父子二人各执饭桌的一头,各吸各的烟。
“小杰,来家了。”二柱娘一瘸一拐的出去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