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贯溪洋房记

老家周遭十来里之寻常村落,人皆知贯溪街背后土岭北有一座砖屋叫“洋房”。盖因修造之年代,这片土地上之村舍皆为土墙,多覆盖蒹草,独此屋一砖到顶,亦覆以青瓦,形制卓异,人皆羡,命之。

 

上世纪五十年代,此地截周河、翟老庄、水磨沟之溪水,迁徙都家沟数十人户,筑坝百尺,建都家沟水库。遂于蛮荒丘陵间蓄千亩沧浪,库西坝北筑屋,凡守库者十任住之。

迨至七十年代中,守库者他迁,洋房挂锁,几为废屋。其时,余初中辍学,回耕阡陌。人念我瘦弱,遂至都家沟水库林场牧牛守坡。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四年多,日,余牧四牛,巡林;夜,侧屋卧牛,邻屋卧我。库里有云、有星、有浪声,库边有鹤、有狐,有庙,有风声,有苍茫……

余或点豆灯,怜己悲己,或眠于漫漫混沌。有月夜、风午,霞晨、雨夕,常怅然望参差丘陵,茫然若失。

后余求学离家,异地谋生,忽忽四十有年,每归乡,皆至水库,见洋房墙残顶空,颓然被弃,不禁悲哉!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人一生,童年如卵,少年破壳,青年焠翼,中年远游,老年归来。今日见洋房,恍然如蝉蜕,觉一生如梦矣!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