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丽江的酒吧故事

丽江的酒吧一条街一头连着四方街,一头通向古城入口大水车,是古城最繁华的所在。各家酒吧门前都是溪水潺潺,两端由一座座小巧精致的木桥连接着。天色暗下来,成串的灯笼就亮起来,酒吧一条街就开始热闹起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沿街有不少酒托,看到你,会过来拉你的手,一般笑笑走过就没事了。有些比较火的酒吧,像《樱花屋》之类的,里面放着特别大声的音乐,很大的舞池灯光忽闪忽闪的,有一些跳舞的妹子站在台上,虽然穿得很打眼,但是仔细一看,却没什么生气,就是例行公事的样子,跟我们平时去上班看到的脸本质上没什么区别,一副又来上班了的样子。

还有的以驻唱歌手为主打,民谣比较多,一些连锁的酒吧,比如《一米阳光》《千里走单骑》什么的,但是每一家驻场的歌手风格也都不太一样。有天晚上我们特别想听《Sugar》,就到处找能唱这首歌的乐队,可惜很多人都没听过这首歌。后来找到一家老外的组合,唱的还不错,可惜不能点歌。我们也是来来回回走了几圈,想要找一家对胃口的乐队。所以第一天晚上,我们都属于在探店。

第二天晚上,看过前面游记的伙伴知道,我们拼车去了玉龙雪山,晚上自然约了武汉拼车的伙伴一起去酒吧,一对中年夫妻加他们的好朋友,撒了一个晚上的狗粮。武汉也是个夜生活繁华的城市,于是我们跟着他们找到了一家号称丽江排名前三的酒吧-《江湖》。不在酒吧街,反而在一条很安静的小街巷里面。据说是当地人喜欢去的酒吧,出名呢,是因为中国好声音的周三,写了一首《周三的情书》,也是《江湖》的老板。不过那天晚上去的时候,没看到,据说是喝醉了,我很奇怪一个靠嗓子吃饭的人,怎么能常常喝醉呢,不过他们说这种唱法要的就是沙哑的嗓子。

为了感受气氛,我和月月坐在第一排,就是离乐队最近的一个位置,我们也不懂什么江湖规矩,反正就是来听歌的,乐队的吉他手中间休息的时候会过来跟我们坐在一起,我们就打听周三会不会来啊,待会儿要唱什么歌啊,然后他也跟我们说一些八卦。

《江湖》是那种火塘酒吧,火塘酒吧是藏区特有的一种酒吧形式。简单的说就是歌手与客人围着一塘火,自弹自唱、谈天说地、其乐融融的小酒吧。火塘酒吧这种形式很容易让陌生的游人感到温暖和亲切。现在虽然保留火塘的形式,其实已经是搭建成一个小舞台,跟外面的酒吧也差不多了。不过我们因为坐得近,也还是会跟歌手说话,让他们唱什么歌,结果估计路数不太一样,我们点的歌,他们都不会唱,唱的都是什么《成都成都》、《董小姐》、《南山南》之类的民谣。我们印象中的酒吧都是维秘大秀那种的感觉,所以属于认知差距吧。

丽江的酒吧因为在古镇里面,所以到了11点是统一不能再继续唱了,但是可以喝酒到凌晨。如果周三唱的话,通常就是压轴的时候唱,那天晚上大家都在猜测三爷到底来不来,结果没来,然后来了一个松爷(据说是周三非常好的朋友,后来成了江湖酒吧的合伙人),原来就一直坐在我们隔壁桌和小女朋友一起猜拳喝酒。

松爷一来,前面唱过的歌手都出来给他当吉他手、鼓手,一看架势就不一样,上台了以后就跟大家打招呼,好像还真的有很多互相认识的朋友,然后互相喝酒,感觉江湖气息特别浓。有一个客人估计喝多了还是怎么的,说来说去松爷不高兴,就直接让保安把他赶出去了,那架势也是有点凶。

然后终于唱歌了,唱的居然是《女儿情》。唱之前还点了一根烟,我本来一直觉得前面这些估计也都是套路,不过到开口唱歌,还真的被震了一下。坐得那么近,听《女儿情》,那个烟嗓真的好特别,整个酒吧刚开始吵吵闹闹突然就很安静,那个声音不知道怎么的就让你没办法分心了,也不想讲话了。松爷呢,一听也是个经历了蛮多的人,唱完以后酒吧里很安静,很多人就默默喝酒,还有的听完就渐渐就散了~

我们也差不多走了,出来是古镇的小石板路,灯笼的幽幽红光照在石板上,泛出一些光滑的色泽,还蛮有风情的。只是晚上的丽江温度不到10度,而且因为去酒吧穿着裙子,没穿袜子穿一双小皮鞋的我,就冻得直哆嗦,只好一路跳着回去。之后的晚上再去,就换回我的小白鞋了。

第三天晚上,我们去的是之前探店找到的一家《小巴黎》。小巴黎其实在丽江和束河都有几家分店。我们之所以选中的那家,是因为我们看上那里乐队的乐手,看他们唱歌好像特别开心的样子,不像其他酒吧的乐队感觉故作深沉或者看起来很忧伤的样子,几个乐手也比较年轻。第二天晚上跟我们一起去的,是去泸沽湖拼车的香港小伙伴,去酒吧感觉跟男生一起去还是比较有安全感。但是他是去喝酒的,我们是去听歌的。因为去的有点晚,最靠近乐队的位置有人坐了,我们就跑过去问说,我们能不能一起拼桌,本来服务生不肯的,后来有个姐姐答应了,还跟我们分享她买的零食。

乐队果然唱的很开心,我和月月就跟他们一起跳舞。中间有一首他们唱的很high,我和月月刚好在休息,唱完他们就跑过来问说,刚才那首开心不开心,我们使劲点头,然后他们的鼓手说,那你们两个为什么不站起来跳舞?!哈哈,那个样子把我们都笑翻了。

那天晚上刚好是我的生日,月月就送了我一首生日快乐歌,要求唱的很开心那种,乐队就现场加了《如果感到快乐》的调子,全场一起唱,我就在中间跳舞,想起来有两次在旅行中过生日,第一次是在九寨沟,第二次是在丽江,真的是很棒的回忆。
图片
很快就到了11点,不让再继续唱了,我们就跑去跟歌手聊天。感谢他们让我们玩得很开心,没有唱什么《小宝贝》之类的,在丽江街头就是不停地听到《小宝贝》,简直就是神曲,听到你都要吐了。

他们也说,其实酒吧驻场蛮辛苦的,他们组合到一起,也是觉得彼此要开心度过每一天。哇,看来我们是选对了。更好玩的是,后来我们聊得开心,我和月月买了卤料和啤酒,跑去他们住的地方继续聊。那个香港的男生就去别的酒吧喝酒了,我不喝酒,凌晨的时候觉得很饿,就在他们住的楼下超市买了一碗泡面。

对了,我选那个乐队,还有一个原因,是其中的一个歌手,我觉得特别亲切,跟我长得还有点像,直觉我要是有个弟弟,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后来我就直接叫他我弟,我弟请我吃了那碗泡面,还问我,你吃泡面够饱吗?我说你们驻唱歌手,感觉应该每个晚上都吃泡面的,你不吃吗?他回答我说,我都喝酒,不吃泡面的。好吧,后来我们聊了很晚,聊驻场的时候遇到的各种好玩的客人,还有其实他们也有很多的不容易,也有担心未来的路要怎么走?丽江的酒吧也已经变得很商业,不太是想象中实现音乐理想的地方。还很羡慕我们可以在公司上班。我说我们也很羡慕你们自由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人们总是互相羡慕着。

后来我从丽江回来以后一个月,我弟突然发微信给我问好,我就感觉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问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状况。他告诉我,不想在丽江酒吧继续唱歌了,先回老家去,或许找份稳定的工作看看。

每个人在成长的路上,在选择的过程中,都会有纠结有彷徨,有的再往前走一步,有的掉头换个方向,还有的停下来等等看。没有哪条是一定正确的路和走法,只有在当下的每一刻,不断地问自己的心在哪里,想要去哪里,找到可以让自己安定下来的片刻,然后再探索再出发,也可能再犯错再反省,也都是一个必经的过程。

我弟说,突然觉得很迷茫了,我分享了有一次我问我的老师同样的问题,他的回答是:迷茫啊,很好啊,然后你要开始找到清醒了。很多人自以为很清醒的,其实很早以前就迷失了。

最后一个晚上,也是我们离开丽江的前一个晚上,因为要收拾行李了,就没有去丽江古镇,直接在束河古镇上找了一家酒吧。束河也有个四方街,街口有家酒吧叫《喜鹊》,其实每天晚上我们回客栈的时候也都会看到。照例我们先听了听乐队的歌手,再决定坐不坐下来,因为一旦坐下来就要开始消费了。酒吧的消费还是不便宜的,虽然我们都只点一杯洋酒喝,人均也大概要100元左右的。有个剪短发的女生在唱歌,蛮帅气的样子,我们挺喜欢的就坐了下来。

因为我们不太想听一些哀怨的歌曲,所以就会一直跟乐队互动说,我们要听开心的歌。那个女生很可爱,说,可是我刚刚失恋怎么办?我和月月就不约而同地喊:下一个会更好啊!她很开心,就换了一首唱,记得唱的是《辛德瑞拉的眼泪》,虽然是唱眼泪,但是唱的感觉都要飞起来了~

接着换了一个男生,整个就是一个忧郁王子,不管我们怎么要求,他就是坚持要唱些很忧郁的情歌,好不容易达成协议说要唱王力宏的《做自己》,结果居然也被唱成抒情忧郁的感觉,我们也没辙了,大概忧郁就是他的风格吧,其实我以前也喜欢这样子的带着淡淡忧郁气质的男生,现在大概年纪大了,就不怎么喜欢了。图片

还好唱了一会儿,就换人了。我们又变得很开心,那个忧郁王子看着我们,也很无奈地耸耸肩。第二天我们离开束河的时候,又经过那家酒吧,忧郁王子坐在二楼的窗边弹吉他,我和月月就朝他挥手say byebye。然后还对着他喊,要开心一点哦。他很腼腆略带忧郁地朝我们点点头,还是一贯的气质,其实白天看还是蛮帅气的一个大男孩。

丽江酒吧的故事确实很有趣,难怪总有那么多人,不停地来这里,听故事讲故事,你的故事,我的故事。这一路上遇到的朋友,遇见的自己,一起度过的欢乐时光,做过一些没有试过的事情,或许有些会再见,或许有些不再见,都是难得的美好遇见。

会留下一些痕迹,比如这篇拖了四个月写出来的小文,现在回忆起来也都历历在目。

也会随着时间的拉长,那些痕迹慢慢变浅,渐渐变成一副淡淡的背景,或者是记忆中的一种模糊感觉。

王尔德说:自然让一切都无法长久,但又总是循环往复。

那么也就依循这自然而然的规律,随他自由来去,不粘黏,不刻意去做些什么,想起来的时候觉得开心一笑就已经足矣。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