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石桥 冰河 盆花

是谁和我说过第一场雪后进山砍棍的,好像我记得不只是一个人。

说说,也只能是说说,当不得真。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于是,我就这样错过几个冬日。

等到来年,再说再过。

 

赶2019年最后一场雪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我心里老是惦记着入冬后去山里找棍的事。

择日不如撞日的,上午陪着子寒去审了车,下午她陪着我一起进山去砍棍。

我们约上翔宇,半道又临时叫上在老家院子里一个人静心的冰河

 

南岭的葛万是我这次计划中的目的地,我准备下到万芳桥下,找几根可以用的荆条,也许还可以发现几根对接,山桃木什么的。

佛头往南岭方向的第二个山洞里,车堵了七八分钟,其余时间一路畅通。

 

冬天的万芳桥上遇到游客的几率极小,桥头一辆河南牌照的车停靠在边边上,并不见人。

我们沿着桥头往下走,台阶只是通到桥底下,离谷底还有一半的距离。

我和翔宇还行,子寒走这样的山路(没路)就要困难一些。

好在,他前面是我,背后有冰河。

 

下到谷底,可以清晰地见到那从桥上望去发黄的河水在冰面下潺潺的流。

灰的山,白的冰,黄的砂石水……

再加上斜阳映照下的万芳桥,这景象,也蛮有几丝禅意。

山坡上,山谷底,荆条总是很常见的灌木。只是我想找的,长度要达到一米五左右,直径在2.5公分的枝干,看上去又要直的并不是很多。

我和翔宇顺着河谷的一边边往上游走,边找寻。

 

最终,我得到比较满意的荆条四根,对接木一根,山桃木一根。

翔宇找到几块他喜欢的石头。

这一趟河谷之行,也可谓是比较满意。

 

回城时路过东常村冰河的家,在他的小院里暂做停留。

喝了几杯茶水。

 

冰河家里的窗台上放置的那几盆花,在冬日里开的也明艳艳,妖妖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