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失恋了

麦子发来微信“我失恋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拼于搬砖的我,没有及时看到信息,大约过去一分钟,麦子又发来微信“我应该不会再爱了”、“我累了”。
感觉到裤兜震动的我,赶紧掏出手机。回了句“你稍等,老子在干活。”
手头上的活儿告一段落后,我赶紧给麦子打语音电话过去,响了几分钟,一直没人接。
挂掉之后,打电话过去,电话肯定会接的,因为我之前听到过麦子的电话铃声,不管什么场合,声音都是调到很大,很提神,或许,麦子从来不知道手机铃声还有振动这一选项。
电话接通了,麦子说“今晚一起吃个饭吧?我失恋了。”
“好,不过我不确定会不会加班。”
“没事,我等你,我失恋了。”
挂了电话,我给对象打过去,说明了情况,明事理的对象提议麦子去我们家吃饭,她可以炒几个菜,但我了解麦子,他搁我们几个发小面前还好,一有女生就放不开。所以,对象自己在家吃饭,我跟麦子出去吃。
麦子给我发了饭店的名字和地址,我回复了大概时间。
下了班,着急忙慌的赶往约好的饭店。进去之后,早到的麦子向我招了招手,我走过去,把包放下,外套脱了,叠好放在一边,示意服务员过来点菜,麦子轻声说道“我已经点了四个菜,等下吃完你还没饱的话,再点吧。”
“可以呀,麦子,现在竟然会点菜了,不过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么?”
“不知道呀,我点的都是我喜欢吃的。”
“喔。”
说话间,服务员已经把菜端了上来。我从包里拿出路上买的天之蓝,准备好好安慰一下失恋的麦子。
服务员拿了两个酒杯,我涮了涮之后,给麦子和自己满上。
“来,先碰一个吧。”
“麦子,你这是咋了?平时很少没吃菜就喝酒的,今天这么迫不及待的但求一醉么?”
“我失恋了。”
“得,干杯。”
可能是因为喝的急,加上一口闷,麦子的脸红了起来,连忙夹了几口菜,吃完之后,脸色缓了许多,开始吐槽自己的爱情。
原来上次我俩见面之后,麦子家老太太四处托人给麦子介绍对象,麦子最多的时候同时聊着三个姑娘,最后觉得邻居介绍的姑娘不错,才删掉其他女生。
当然,那姑娘也觉得麦子不错,老实可靠。
觉得网上聊天不够了解,麦子开始频繁约姑娘见面,吃饭压马路,姑娘也挺爽快,几乎每次都赴约,但是晚上八点就要关机睡觉,麦子有些不理解,但也没说什么。
吃过几次饭,一次压马路时,麦子终于鼓足勇气,用我之前教他的那招:趁后面有车开过来,牵住姑娘的手,然后说道“有车,小心。”姑娘没躲。那一瞬间,麦子觉得自己坠入了爱河,自此一改之前的颓废之势,心里想着全是那个姑娘,他说要为心爱的女子做改变,把她当成自己的党组织去靠拢。
可是,命运总喜欢在你手舞足蹈时,泼冷水促使你冷静下来。
没想到的是,麦子今天下午在街上看到那个姑娘跟另一个男生相互拥抱着,还有说有笑,那笑容,在麦子那儿,很少见。
麦子要疯,但是忍了忍,没上去动手,可能是怕那姑娘丢人吧。
麦子蹲在路边,蹲了很久,才想起拿出手机,把姑娘的微信删掉,然后给我发了那条“我失恋了”。
了解了大致情况,我开始问麦子。
“麦子,虽然你们俩分了,但是,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从这段感情里学到什么。”
“有。八点就关机睡觉的女生,不能要。”
“我靠。我是认真的呢。”
“我知道。但是,我没觉得学到什么。”
“那我换个问法。你觉得自己哪儿做得不够好,加速了这个结局的发生,或者说,把她推进了别人的怀抱?”
“怎么可能?我做的挺好呀,她说八点要关机睡觉,我为了跟她在同一个频道上,我也开始八点钟睡觉,而且,我不敢关机,我怕她哪天突然会找我找不到。”
“你这点做的很棒。对了,平时你约她出来吃饭,谁点菜?不是像今天这样对方还没来,你就点完菜,而且,全是你喜欢吃的吧?她喜欢吃什么,你知道么?还有,最后谁结账?”
“我去,要考虑这么多事儿?不过你这么一问,确实提醒我了,我俩每次吃饭都是AA,而且,点菜这个,我可能做的不太好,没考虑对方口味,但你是知道的,我以前很少单独跟女生吃饭,没什么经验。”
“我知道,可是我知道没用,是不是?得人家姑娘知道你为她做的改变,对吧?况且,你个瓜娃子,AA?我是那姑娘的话,绝对不和你吃第三次饭。”
麦子被我说的一时语塞,拿起酒,把两个酒杯倒满,“来吧,走一个。我今天才知道为嘛他们追女生时都找你出主意了。”
“别给我戴高帽,我的脸本来就够长了。你得学会改变,比如说吃饭AA制这个,必须得改。这么着吧,这顿你请。”
“行行行。”
就这么喝着、吃着、聊着……
酒喝完了,菜也差不多吃完了。
到结账的时候,麦子突然说“老六,你结,我失恋了。”
“尼玛,又不是我把你们俩拆散的……”
“我失恋了。”
“好吧,好吧。”
我结账的时候,麦子拍着我的肩膀说“老六,哥不会亏待你的,你请我吃饭,我请你唱歌,很久没听你唱刀郎的歌了。”
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我给对象打过去电话,表达了想去唱歌的想法,对象知道我跟麦子在一起,没多说什么,嘱咐了一句“别回来太晚”就挂了。
KTV里,麦子要了两箱啤酒,我倒不怵,但是我怕麦子又喝到胃出血,跟KTV的领班说了很久好话才退掉一箱。
回到包厢,麦子已经把剩下的那箱啤酒全开了。
“怎么全开了?喝不完又带不走,多浪费。”
“我失恋了。”
得得得,你失恋了,你是老大。
我俩轮流唱着,他喜欢陈奕迅的歌,尤其那首《背包》,很像原唱,唱的和听的都很享受,所以我每次听他唱歌,都会觉得自己不够了解他,因为麦子平时大大咧咧,很少有这种柔情。
可能,他听我唱刀郎的歌时,也会有这种感觉吧。
我俩经常来唱歌,但是很少合唱,今天麦子提议要合唱,但是不知道选哪首,我选了半天,点了《天涯》。
“昏天又暗地 忍不住的流星”
我唱的时候,用余光瞟到麦子在盯着我,我扭头看了看,那眼神很奇怪,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没问题呀,我今天穿的衣服全是黑色,不像姑娘呀。
完蛋,这家伙该不会看了我前几天写的那篇提到他的文章,尤其是文末的建议,突然开窍了吧,不应该,不是刚跟异性谈了么,虽然分手了。
我赶紧拿起酒,跟麦子说喝一个。
我这么一说,麦子才从刚才的思念里回过神,原来是在想念那个姑娘。
瞧出麦子没心情唱歌,我招呼着赶紧把酒喝完,然后回家睡觉,而且我第二天还要上班。
草草地吼了几首歌,顺便把剩下的啤酒全喝了。
结账走人。
从KTV出来,我问麦子要不要去我那儿过夜,晚上还可以接着聊一聊,麦子可能考虑我对象在家,有些不方便,坚持要回去。
我打了车,把麦子送回他住的地儿,然后回家。
回家的路上,摇下车窗,把手伸出窗外,五月的微风从指缝间流过,对象打电话过来问什么时候回去,我说在路上了。
司机师傅在放着我最喜欢的刀郎的《手心里的温柔》,突然觉得:我有惦记的人,有人惦记着我,挺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