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红尘即是道场

油头哥在国贸岗的十字路口唱着《晚安北京》,旁边和我一起等候红绿灯的人都循声看向他。
深秋的街道,因为这一首歌会有种莫名的感伤。

三鑫酒家,忽然就在我的朋友圈火了起来。博达从武汉回来,冰河与我们约在这里小聚。二蛋从太原过来,勇子也把大家约在这里喝酒。

申老师打了几个电话给我,催我早点过去。而在月子会所上班的我,正好赶上了夕会,会么,再简短也像个卧不下的孩。
借着他的又一个电话,我提前走了。

看了看勇子给我的微信留言: 泽州路三鑫酒家,菊花厅。
菊花厅里,二蛋、勇子、申老师、树红都早到了,就等我来了开喝。

申老师开篇几句: 要看开,人与人所有的交错都是应该,没有对与不对。
二蛋说,不简单啊,路哥这修为挺高啊。
我笑着说,路哥这境界可分三重。
锁骨摔断那一次,悟了一层;腿摔断这一次,又上了一层……

对于外地来的朋友,用晋城的酒文化招待他们那是最好不过。
就一个吹猴,几红几蓝,几边几中,几大几小,单是这样捋一遍他们便醉了。

除去我,他们四个人喝掉三斤酒。
于是乎,你知道这些个成天说禅论道的人就想起了当年一起追过的妹子,一块唱过的歌。
那些爱啊,那些恨啊。都像二蛋说的,是个二球。

别说什么直心即是道场,红尘才是。
掏出来看看,谁又尿过谁?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