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树语人生,人生何决?

居家的日子,总被楼下的树引起浮想联翩。春天来临,楼下的几株槐树总能绿得沁人心扉。那种绿是很纯粹的。但凡纯粹的应该能直抵灵魂吧?柳树就不一样了,如烟似雾,总让我弥散的心事有了淡淡的忧伤。
槐树一般都比柳树高大,楼下却柳树远高于槐树,那是岁月悠久的缘故,或者是园丁有意修剪的原因,我无从得知,也不想细究。总之,有树相伴的日子,心事也就有了伴。
春天的早晨已经天光放亮,睁开眼睛打开窗帘,这个时候的树很静默。远离故乡的父母总会充满希冀的看见楼下的行人。对老人而言,流动的人似乎就是流动的人生,看见人来人往,似乎就看见了曾经的自己。我却只喜欢看见静立的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感觉时光飞快,看见急速赶路上班的人,我就莫名的会焦虑,大把的事情还在等待,好像一直都疲惫在各色事务中,让我很久没有感觉生活悠闲的美好了。而孩子看见树却总琢磨如何爬上去,让我总担心哪天一个忽略,小家伙真奋勇爬上去,那还真是个麻烦,有安全的考虑,也有林木管护的禁忌。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人生如树,风风雨雨走过,那些向阳的枝条应该生发得都比较好。树比人生,我会突然感激起所有的遇见,那些好人都还好吗?98年踏上从军的路,这一去就到了遥远的新疆,那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地方,异域的风情曾经让我新奇又迷茫,幸好,遇见了很多关爱我的朋友,让人在旅途的岁月有了很多依靠。那个时候喜欢文字的我,经过无数次投稿,终于在《中国武警》和《橄榄绿》刊发的惊喜依然让我梦里开心会醒,和战友一起欢欣的日子,一个个定格成了永久的画面,那些战友如今天南海北各自奋斗在不同地方,联系已经很少,但闲暇的时刻,回忆起来总会温暖时空。后来由于工作调动,先后陕西、北京工作,依然总会有一些暖心的故事发生,如今时隔多年,每次踏上那些土地,我依然会感慨很多。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经常会不拉窗帘,静静的看那些树变成模糊的影子,成为黑的线条,在起风的日子,如同心事起舞。那些日子无从再来,有些人有些事已经永远错过,如同脱下的军装,依然梦中会着装在身,回到从前,但梦醒无痕。

 

树应该见证过很多人情冷暖,月圆月缺。那些次第开启的灯光,那些依序起床的喧闹,都应该被树看见。心事疲累,心事轻快,问树,应该全部知晓。站在玻璃后面,我和树看起来很近,却其实隔离着一个鸿沟,树迎风生长,而我,却一直胆怯的,懦弱的,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和远方,很多时候陷入长久的迷茫,未来在路上,路在何方?我无法侦知,也无法决定,树只管朝天生长,而人生道路千千万万,我究竟该选择哪一条?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