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从那一刻起,我终于明白,阿离终究是我生命中的过客。

阿离是2002年分到我们厂里的大学本科生,我第一眼见到阿离的时候,不由眼前一亮。好个大眼睛妹妹呀!阿离长着修长的眉毛,秀美的脸庞,性感的厚嘴唇和高挺的鼻梁,嫣然一笑还会露出整齐的白牙齿。
阿离还有一头乌黑的长发,身高超过一米六,身材匀称。用古人描述美女的语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来形容毫不为过。除了皮肤接近小麦色外,我觉得阿离长得毫无缺陷。这就是我心仪的女神呀!可是我自惭形秽,只敢把好感藏在心里。

 

阿离就像一朵娇艳的玫瑰,自然吸引了很多只蝴蝶的爱慕。不久,就听说有位大学生向阿离表白了。阿离看不上他,当着众人的面损他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样,还想追我呢!”。那个大学生听后羞怒交加,回到宿舍后,从自己住的那个楼层(二楼)跳了下去。幸好没出人命,被送到厂医院去急救。一时间此事轰动全厂,阿离身边的追求者被吓跑了一大半。后来又听说阿离跟一位有妇之夫传出绯闻,那个绯闻的男主角我也见过,以前当过兵,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还非常有气质。据说他都已经跟他的老婆摊牌了。不过他的老婆也是个厉害人物,立马给他说:“你敢离婚,老娘就带着儿子从楼上跳下去。”,帅哥很无奈。这样一闹,阿离身边的追求者几乎都跑光了。
不过还是有一位痴心的追求者坚持到了最后。他是个班长,个子也有一米八几,长得很儒雅。
阿离最后跟这个班长结了婚,生了个儿子。不过这孩子身体不好,三天两头生病。公公婆婆年龄大了,也照顾不了孩子。阿离只有长期把儿子放在父母家。
让阿离想不到的是丈夫一直有病,据说是小时候爬上了篮球架,从上面摔了下来,把腰摔坏了。结婚后,阿离丈夫的肾病一天比一天严重。刚开始还经常看见阿离跟丈夫一起有说有笑地一起走。后来丈夫整天病怏怏的,阿离中午休息时间也不再陪丈夫,来和我们班的人一起打打扑克,当作一种暂时的排解苦闷方式。阿离的丈夫得频繁去汉中市做血液透析。单位早都开始照顾他,不给他分配活了。他每天只需到单位打个卡,便可以回家了。即使这样,脸色也一天比一天黑,身体一天比一天瘦。终于在一个晚上再也没有醒来。结婚没两年的阿离当了年轻的寡妇。
2013年,厂里上马了新工程,我到了这个新岗位,阿离跟我分到了一个班,一起倒班。阿离对我还是很有好感的,她经常会跟我聊一聊她的孩子,这也是她唯一提得起兴趣的事了。上夜班的时候,阿离坐在凳子上睡着了,我总会及时给她披上大衣。阿离有一把车间办公室的钥匙,一天晚上,阿离叫我陪她去她的办公室帮她修改论文。其实这篇论文她已经写的很完备了,我看了半天,也才找到一个小错误。现在都不太明白,阿离在那个晚上为什么总是心不在焉的。阿离俏丽的身影在我面前晃动,诱人的体香透过我的鼻孔刺激着我的神经。一时间,我真有想抱住她的冲动。我努力地把这念头压了下来。奇怪的是,过后好一段时间,阿离突然对我不冷不热的,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在各个方面,我还是力所能及地给阿离提供帮助。阿离的儿子喜欢搭个凳子往窗户上爬,我找了人给她装了防护网。阿离的父亲包了果园,种的芦柑丰收了,却卖不出去,我积极地帮她推销,自己还买了一大堆,最后吃了一半,扔了一半。
车间领导对阿离还是很重视的,2014年,车间成立了一个施工队,把阿离抽过去当队长。实施喷涂管道作业时,阿离带着一群年轻小伙子每天早出晚归地去给管道喷漆,鞋上和工作服上都喷的五花六道的。然后又去干真空干燥的活,每天和工友们冒着高温在棚子里看温度、查阀门开关状态。每次检查一遍系统阀门状态至少需要3、4个小时,干完活,阿离的头发一缕一缕地粘在额头上,衣服都汗湿透了。阿离的苦干被领导看在眼里。后来又把她调到厂工程管理部。
我和阿离见面机会越发少了,连朋友圈里也很少见她发动态了。某一天,我去翻她的朋友圈,发现她已经设置成仅自己可见了。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其实我有任何事情阿离都是漠不关心的,连问都不问。
听说阿离又结婚了,丈夫还是她们老家的一位领导,现在二娃都一岁多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某一天,上班途中,我看见阿离陪着她同办公室的领导迎面走来。阿离低着头,与我擦肩而过。那一刻,我的心猛然疼了一下。
是我太多情了。也许在阿离对人的划分标准里,只有有没有利用价值。至于对她好不好,那都是可以忽略的。
也是从那一刻起,我终于明白,阿离终究是我生命中的过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