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为爱而战

司机随笔的图片2020年1月11日,那是一个我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日子。当我得知子明离开的消息时,静华正在化妆间给我补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5年,可在最后时刻,子明离开了。父亲气愤地在化妆间内大骂,我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打开手机,屏幕上是我和他第一次约会时,他送我玫瑰花一起的合影。我们相识在中国医科大学,那是一个寒冷的情人节,但我被他的爱温暖了。毕业后,他回到老家武汉协和医院实习,而我也追随他的脚步来到武汉,这座充满爱的城市。

因为工作原因,我们很少有时间相聚,医院每天的病人不尽其数,但我热爱这份工作,每当有病人出院,我都会为他们默默献上祝福。

子明的不辞而别,令父亲大为恼火,我也为他生了一晚上的闷气,毕竟婚礼选择在我老家举行,他没有原因的辞别,令我的家人颜面丢尽。可接下来几天,尤其是从14号开始,新冠病毒的发现,我顿时坐不住了,因为我知道这是一种从未发现的病毒,但一开始影响并不是很严重。几天后,出现了人传染人的现象,我决定不能在家享受婚假,子明在前线作战,而我在家享清福,那我还是一名合格的护士吗?

于是,我开始在网上订购前往武汉的火车票,正值春运,车票早已售玺一空,飞机票更是已经买不到了。焦急之时,我想起同在医科大学的同学佳怡,她毕业后回到了老家,在市立医院工作,她告诉我,市卫生部门将要组织一支医疗队支援武汉,几日后出发,我毫不犹豫便报了名,而佳怡也在这支医疗队中,同行的还有她的另一位同事梦娜,全市优秀的医疗工作者组成一支医疗队,支援前线武汉。

出发当天,很多家属前来送行,妈妈和妹妹也在其中,看着妈妈苍老的面容,我的鼻子一酸,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我知道爸爸肯定还在为子明生气,但子明是我的爱,今天我要为爱而战,为武汉而战。

突然,大巴车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喊声:“王梦娜,我爱你!我……爱你!”紧接着,是男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伴随着大巴车的启动渐行渐远,而坐在我前面的王梦娜早已哭成了泪人。佳怡告诉我,她去年12月刚刚结婚,还没有享受新婚,便投向疫情前线,而在这辆大巴车上,像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

我们是最早一批进入武汉的医疗队之一,而就在我们出发的前一天,武汉宣布封城。当我再次回到这里时,城市仿佛变了一个样,无人的街道就像科幻片里一样,把武汉变成了一座空城。

我在去武汉的途中,给子明发了无数信息,询问他在哪里,是否在医院,有没有被感染的情况,但都是音讯全无,他就想人间蒸发医院,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不知道在心里咒骂过多少次,但我又不断提醒自己是一名护士,此时不能被个人情感所左右,也许这正是子明所希望的吧!

前往协和医院的途中,佳怡问我疫情结束后,最想做什么?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想给子明一巴掌,但我心里的答案是,想和他好好生活。

医疗队下达了通知,命令几名护士支援呼吸科ICU重症病房,那里有几名护士遭遇感染,病房人手不够。我第一个报了名,和几名同事立即赶赴重症病房,因为我了解子明,他永远都是那个冲在最前面的战士。

当我和同事抵达重症病房时,只见一名男医师和两名护士正匆匆朝这边走来,我知道那个男人正是子明,哪怕他穿了十层防护服,我依然能够认出他。子明似乎也注意到了我,他站在那里没有说话,窒息的空气让我能够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跳声。

“我……对不起。”他说。

我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来晚了。”

他紧紧拥抱了我,仅1秒后,我们又再次分开,投入到工作当中。我要为这份爱而战,为武汉而战,为那些病痛中的患者而战。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