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念恋冬日美好

推门进卫生间,窗外头东边的地平线上没有耀眼的太阳,但有着让我更激动的东西。
那是一片阴沉中唯一的彩色,丝丝缕缕的带金光的樱桃红像要满溢出来,那边的天给撕扯出一个口子,任凭红的还是橙的染料倾泄着深深浅浅,决心要让这些色彩流淌在天上每个角落。
为什么总要在朝霞出现的时候向西走,总与它背道而驰。我俩像极了情到深处不得而终的恋人,哪天冷不丁遇见我却无可奈何,实则内心满腔要表露的情与我未说处出口的欣喜。
我爱朝霞,它像个害羞的姑娘。织了那么几样斑斓的云编成一团,我就是稀罕这几样物什,同时又用不同的心去看它——

 

让我失神以至于兵荒马乱手无足措,紧张又深深迷恋。它见过我的担忧、惋叹、遗憾、不舍、激动、兴奋、无奈交织在同一颗心的时候,就像那漫天重叠的云一样复杂,就是这样一直往西走的。
西边的天色由于身后半天的霞光太过明丽而笼了层光影般晦暗不清。东边渐远的建筑像是沉在通红的火焰中,又像成了一片翻滚的海,或是盛开在天边涌着深浅的玫瑰花海,热烈的,殷切的,难以忘怀的,都是有风在吹动,于是那云从天上向我涌来。
路灯还没有灭,它的光融进那一片绯红,新生的明亮的彩云让清晨染上无可避免的活泼,一天的希望全跟着纷至迭来,而我还是一看见这朝霞,徒生混乱的情感。
大雪之时鲜花般的天,冬日如雪一样让我念恋的事物。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笑语和琪涵

放学时门口遇见了谢老师和小鱼儿,

老师的棉花糖递到手里的时候,三个人笑的比蜜还甜,又惊又喜

小鱼儿弯弯的眼笑的比棉花糖还甜

糖丝在嘴里融化,在风里飘着

这个冬天真的很美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