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茅坪游记

五月七日早晨,文友雍老师邀请我去洋县茅坪一游。十点在城里带上了豆哥,愉快地出发了。

天气晴朗,城里还有几分燥热。向北一路骑行,过了草坝,天气立刻变得凉爽起来。进入贯岭隧道,感觉进了冰库,冷气从裤缝、从衣缝拼命往肉里钻,几乎要把人冻晕,5分钟的车程感觉有半小时那么漫长。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从八里关折向东行,过了大路岔,沿着山路迤逦而行。此山属秦岭余脉,草木葳蕤。崖畔上的七里香散发着沁人心脾的甜香。路上看见了引酉工程的“王河倒虹”的奇观。中午十二点,站在茅坪镇东村的路边,豆哥指着不远处的那栋白楼说,这就是文友秦岭山人─刘庚辛的家。

刘家大嫂热情地招呼我们就坐、喝茶,说刘大哥已经带着雍老师他们去游览红石崖瀑布了。

不肯闲坐,我邀请豆哥一起去河边转转,看能不能捡奇石。茅坪河就在200米开外.下了路坎,穿过一片茂密的竹林,我们来到小河边。几块石碾盘搭成了渡桥,碾盘上的碗口大的孔清晰可见。竹林荫庇下的河水绿的发黑,河里石头上都长满了青苔。竹林下会不会有蛇?!想到这,我不由毛骨悚然,赶快返回了刘大哥家中。

刘大哥的家在群山怀抱之中。房子周围栽满了树。前面是一片杜仲树,左面是银杏树,右边是桂花树和泡桐树,房子后面还蓄着一大片杂木林子。房子右面的树下几丛蕙兰都结果了。蜜蜂忙乎乎地从蜂箱里飞进飞出。家里的白狗安详地卧在屋檐下,见了客人友好地摇摇尾巴,不吭声,生怕打扰了客人的雅兴。

 

坐在宽敞明亮的客厅里喝着茶。十三点左右,刘大哥风尘仆仆地赶回了家。放下了手里的一把草药,歉意地对我们说;“久等了!”。在作协群里经常耳闻刘大哥,本人还是第一次见。中等个头,黝黑的皮肤,有点精瘦却精神矍铄。大嫂说刘大哥昨天还喊腿疼哩,今天见了文友就百病全消了。

雍老师讲述了红石崖瀑布之行。红石崖瀑布位于古老的九池河,红石崖的顶上。好多地方荆棘丛生,硬是从刘大哥挥着砍刀砍出的一条路闯过去的。地面又湿又滑,好多地方得手脚并用,山蚂蝗还特别多。其间有深谷,道路艰险,不过景色也是相当奇异。

 

无需多言,大嫂贴心地端上了竹笋土豆熬肉、凉拌干马齿苋……,我等一阵狼吞虎咽。

稍做休息之后,刘大哥带我们去游览响水岩瀑布。雍老师开着车在山路上盘旋。刘大哥给我们介绍说,茅坪山里有十几个瀑布景点,那有山有水的地方,是景致最好的地方。瀑布虽多,却肥环瘦燕,各有神韵。

车在半山腰一个平台处停了下来。前面的土路上堆了一大堆近日伐倒的白杨树。我心惊胆战地从木头上踩过。木头下面是稀泥,一滑,一绞,脚就废了呀!

左前方,一面山上镶满了杂树,山脚下那四五亩大的水塘碧绿碧绿。我叫它耳山湖,那响水岩瀑布的水就流在这耳山湖里,刘大哥说。

我们沿着耳山湖右侧的土路走到一片山林前。先带你们看个小景观。刘大哥拨开路右侧坎边一丛树枝,麻利地跳了下去。底下居然还有小路!蛇行了20来米,真的看到“蛇”了!岩洞里匍匐着一条两米多长的青白色石蛇,刘大哥叫它“石长虫”。可惜有村民觉得它太吓人,挖掉了它的脑袋。

继续前行,钻进一片林子。野橡子树上嫁接的板栗树枝条最粗的的都有酒盅粗细了。半尺高的鱼腥草踩倒后发出腥香。脚下的腐叶土愈加湿滑,刘大哥给我们每人砍了根树枝当拐杖。旁边那条被野草和野藤覆满的沟就叫铜马沟。传说曾有仙女牵着神马走过。扒开岩石上的青苔,居然真有碗口大的马蹄印,非常神奇。又上爬下跳地走了约40来分钟,我累得恨不得手里拐棍能变成第三条腿。前面传来汩汩水声,刘大哥说响水岩瀑布的顶端到了。

只见有一个黄褐色的突兀巨石,高约三丈,下有清泉流出。再向下有一汪清潭,清潭再往下,是深不可测悬崖,水往下流就形成瀑布了。巨石后方,古树、巨藤上都长满了青苔,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寒暑。

响水岩瀑布的水不大,细看右方有一条约50公分宽的水渠把响水岩瀑布的水分流了。渠里倒是水流湍急。

此处甚为清凉,我们在这里休憩、拍照,逗留了约有半小时。

 

下山时,刘大哥说带我们走一条捷径,就是沿着响水岩瀑布边的水渠走。看到前面的人踌躇了半天才下去,我还是没在意。轮我走到跟前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水渠沿山势而下,斜度约60度。左手边是偶尔能摸上的峭壁,右手边就是长满刺架,深不可测的悬崖。我踩着水渠的沿,一只脚一只脚地往下挪。那沿只有五六公分宽,而且长满了青苔,异常湿滑。我丝毫不怀疑,一旦跌下悬崖,可能瞬间“穿越”。终于下来了,这十几米我是走得步步惊心。我的好刘哥呀,这哪里是观光,明明是探险么!

等再次回到刘大哥的家里时,已经是下午十六点多了。雍老师说我好不容易来一趟,要是没玩好他过意不去。稍作休息后,他又开车带我们去游览桥湾瀑布和香坊瀑布。

桥湾瀑布高约两丈,如一道白练从峰顶落下,直扑碧潭。水潭的尽头便是一条10来米长的木头栈道。潭水从栈道下流过,直跃深沟。水潭左边有一大石,当我踩着倒伏的榆树爬上大石上摆POSS时,刘大哥也手脚麻利地爬上栈道后边比房子还大的巨石上给我们拍照。

 

据说以前来朝阳山拜炎帝的香客甚多,有人家在此处建作坊制香、卖香,故此地名曰香坊。这香坊瀑布比桥湾瀑布要壮观许多,潭水也更加幽深。壮其美景,豆哥在此吟诗一首:

白龙一跃起深渊,
抖落银鳞化作莲。
变化无穷能大小,
高歌浅唱撼山川。

即便如此走马观花,没有游览的景点还有很多,如著名的引酉工程和茅坪河吊桥。刘大哥约我们农历六月十九来朝阳山参观盛大庙会。

茅坪美呀!茅坪的刘大哥心肠更美!刘大哥一再挽留就在这里歇下,可是想到儿子明早要参加会考,我得走了。改日再来好好拜访吧。

夕阳西下,摩托车在空旷的山路上疾驰,茅坪的山岭逐渐远去,隐没于暮色之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