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风、水和时间在陕北大地上雕琢出的神奇画卷

新冠疫情让很多事情停摆,

不仅仅是工作,还包括旅行。

终于在“五一”假期开车走起,也没敢出省,

本着往人少的地方去的原则,就走了趟陕北。

回来半月有余,

行程中有一个地方的印记越来越深,

这个地方就是的波浪谷。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靖边县的这一片片红色岩石以前一直默默无闻,

直到近些年来被摄影人发现。

因为她与美国波浪谷景色相似,

于是就被最先发现她的摄影人称为“靖边波浪谷”,

这个名称就这样流传开来了。

现在来这里游玩的人越来越多。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这是一个还没有正式开放的景区,

属于一个半野的景点,有当地村民提供有偿服务。

我们到那里的时候人不多,

和两对小夫妻一起乘船进入,

到现在我也没搞清我们进的是他们说的几号景区。

这乘船的地方让我们觉得在做一次冒险,

下到水边的小路边走边塌,

最后一段干脆就是坐在沙土上双手撑着滑下去的。

 

看看我们等船的码头,只能溜边站4个人。

 

再看看我的渡船,就是平常在公园见的脚踏船。

 

到了对岸要走上木栈道,

我们又自己抬板子搭圆木,

才得以跳过去。

费了这么大的劲儿我们到底能看到什么呢?

 

这是一幅由风、水和时间

在陕北大地上雕琢出的神奇画卷。

数百万年的雨水冲刷、风吹日嗮,

使这片土地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自然景观。

 

雕塑感的砂岩和流畅的纹路,

像汹涌向岸的海浪,

似瞬间凝固的漩涡。

 

仿佛风在过,沙在流,

一帧帧一页页都是风与时间留下的杰作。

 

红砂岩的河道就像在地面上浸染的丝绸,

在阳光下闪着光黄土垣中流淌。

 

这里让我感受到的不止是自然与时间的魔力,

还有那一日的爆嗮。

陕北的太阳直愣愣地嗮下来,

无遮无拦无处有阴凉,

已没有了刚进来时的小兴奋,

一起进来的两对小夫妻走的快早没了踪影,

景区里除了我们看不到其他人,

也不知道还有多远能出去,

那一段简直是走出了爆嗮中的绝望感。

 

波浪谷现在的官方名字是龙洲丹霞地貌自然景观区,

分散的景点要是没有当地人带路,还真不太好找。

水上丹霞是其中的一部分。

 

我到那时习惯性地往上面的土路走,

路边有位本地的老大爷冲我喊:

上下面走,下面好看。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看景的同时也在想,

也许用不了很久,景区开发好了,

游客就不能踏足此其上了。

 

波浪谷所在地叫龙洲乡,

这里不但有神奇的自然景观,

还有人文和生命的痕迹。

秦、明长城都在这里经过,

著名的龙州古堡遗址就在这里。

唐时,王昌龄随军于此,

夜巡城头,写出名作《出塞》: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波浪谷是大自然留给陕北

黄土高原与毛乌素沙漠交汇地带的独特景观,

置身其中,可以抚摸时间的指纹,

看看时间的记录,听听时间的呼唤。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