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小小说:双柳镇

傍晚的乡村公路上,四下阒静,一辆白色轿车从路的一头飞速驶来,车窗半开,主人浅褐色的短发迎风凌乱。突然,他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人站在路边焦急地张望,手里提着袋子,好像在等车。
是个老妇人,他停下来,“阿姨,您这是要去哪儿?”“我要回双柳镇,你知道班车最晚一班是几点吗?”
双柳镇——他准备看表,抬腕的手在半空停住,眼前浮现出一张明艳的笑脸,那张脸笑着笑着,一瞬间又幻化成哀怨的哭脸……他垂下的右手不自觉地抖动,半晌,抬头对上妇人焦灼的目光。
“我正好也要去镇上,我载您。”
妇人高兴地上了车,开始絮絮说着今天的遭遇:出门去了趟新西村的亲戚家,回来时坐的小巴坏了,想着走回去吧,反正也晕车,但体力不支……他默默听着,黄昏的光晕透过车窗,在棱角分明的脸上投下一重柔和的剪影。
不远处就是新北桥了,他下意识放慢了速度,仿佛看到一个女孩欢叫着跑进花田的样子。“峰哥,你骑慢点儿,你看那是什么?”“啊,是菊花。”顺着她指的方向,果然看到桥边一大片盛开的野菊花,她站在耀眼的金黄中,笑得比满田的菊花还要灿烂。
妇人在说小外孙如何调皮可爱,可惜离得太远很少回来,这使他一瞬间又想到女儿乖巧伶俐的模样,不禁微笑起来。
“呀,你的手……”,妇人的眼光落在他握方向盘的右手上,自己光顾着说话,都没注意到那里有一段明显的缺失,“小时候顽皮,推板车时不小心弄的。”妇人同情地看了看他,不忍再问。
前面丁字路口左拐就到了双柳镇,娴熟地绕过镇上那条唯一的街,他径直朝沿河路开去。此时秋风正缓缓吹过堤岸,梧桐叶子簌簌往下掉。记忆里,也是这样的一个秋天,也是在这里,“停停停,我下来自己走,免得有人担心被瞧见……”,女孩嘟着嘴从自行车后座跳下来,一扭身跑回了家,只留身后那道目光一直追随。那也是最后一次送她。
“对对对,就是这儿,”一处红墙黛瓦的小院前,妇人边下车边不住道谢,还没来得及请他进屋喝口水休息下,铃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阿峰,怎么还没到?出什么事了吗?”“没没没,一点小事耽搁了一下,快到了,要不然你和小桐先吃吧。”妇人听到他对着话筒温柔解释,然后匆忙朝她挥了挥手,调转车头疾驰而去。
“妈,现在才接电话啊?到家了吧?”女儿关切的语气让妇人心里一暖,说起有人捎她回家的事,“那您运气还不错,问过是哪家的好心人了吗?有机会要谢谢他。”
“哎呀,忘了问他叫啥了,不过他好可怜,断了根手指。”“是……哪只手?”感觉女儿的声音有点颤抖,她急忙回答:“是右手,”又补充道:“尾指。”
“喂,喂,怎么不说话了?”……
绯色夕阳中,白色轿车风驰电掣,朝来时丁字路口的相反方向一路狂奔。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