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理想与她隔了一个时代

刘琴家在县城的西南方向。那一代与临江的东北方向恰好相反,东北方向已经欣欣向荣,火速开发。西南方向还是老样子。转进胡同,就没有柏油路了。与赵大军家的乡下也没什么大区别,土路和砖土结合的老房子,有的人家还有院子,只是现在还没有开冻,院子也没有种植花草。
在韩亦可带路下,他们左转右转,到了刘琴家。赵大军忽然想起,吴璋住在东北,刘琴住在西南,去年十一之后他们去吴璋家玩,刘琴骑车带吴璋,当是转了很大一圈才接到吴璋的。想到这里,他觉得刘琴对吴璋真是有情。
他们敲了院子大门,刘琴妈妈出来把他们请进了屋里。赵大军第一次进城里的平房,进门之后是一个走廊,走廊通向后面的厨房,右手的东南房间,是一个半间房,是刘琴的屋子。左手进去,是客厅兼刘琴爸爸妈妈的房间,所谓卧室,与农村房子无二,就是一个大炕。那年代,虽然城里房子多数装了暖气,但暖气是各家独立烧火,因此供热主要还是靠烧炕,炕供热时间久一些,不至于半夜冻醒。而炕的前面布置了组合家具和沙发,可以招待客人。
刘琴在自己的房间里。韩亦可早已经见过刘琴妈妈,刘琴妈妈知道他们的来意,说刘琴在自己的房间。韩亦可就过去找刘琴。不多久,刘琴出来,喊赵大军和陈夏一起进她屋里说话。
赵大军第一次进女同学的房间,感到很新奇。屋子里原来有一把椅子,放在学习桌子之前,刘琴又从西屋拿了一把椅子进来,让陈夏和赵大军坐。刘琴和韩亦可则上了炕。原来屋子是半截小炕,炕是与北侧的厨房接着的,一墙之隔,东侧是房墙,有南侧和西侧两个炕沿。炕的南侧,是刘琴的书桌和书架,炕的西侧是柜子。
书架上主要是教材,从小学到初中的教材都还保留着,从下往上摆的。然后是一些文学作品,朱自清的散文,徐志摩的诗,还有《基督山伯爵》《简爱》什么的。高一的教材还摞在书桌上,一盏台灯,一瓶蓝黑色的英雄钢笔水。
韩亦可说:“商老师说要把你请回去谈谈,而且是专门派我们陪赵大军来请你的,你总得给老同桌一个面子吧。”
“你们把我绑回去也没用。你知道什么是心意已决吗?就像我现在。”
“你的理想是什么?”赵大军忽然插话道。
“我没什么理想。或许,好好活下去就是我的理想。”刘琴叹了口气。
好像理想与她之间隔了一个时代,她无论怎么样都赶不上理想。这种感觉不但刘琴有,赵大军又何尝不这么觉得,他们跟同时代的人一样在努力,但是前途飘渺,他们最终沦为前一个时代的剩余物。赵大军好像从刘琴的叹息声体会到了,一种类似于灵魂共鸣的东西。他不想再去追问下去。是谁将这个世界进行了分割成了九宫格,有的人在左上格,有的人在右小格。
他们又聊一会儿,有的没的,然后刘琴把他们三个送出门,他们互相告别,骑上自行车,忽然刘琴想起来什么,说等一下,然后返回屋子。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本书,交给赵大军:“你喜欢文学,这本送给你吧,钱钟书的《围城》。”赵大军接了书,说了谢谢。
四人再次相互告别。三人骑车返回学校。要到学校门口时,韩亦可停下自行车,回头跟他们两个说:“我知道考大学很不容易,但不去尝试一下,人生也会有一点点遗憾吧?”
“嗯,”赵大军会意到,韩亦可这话不是对陈夏说的,陈夏成绩很好,考大学肯定没有问题,她是对自己说的,是怕刘琴退学传染给他:“会试试的,是成长的一个过程。”
他们进了校园,去告诉商筠结果,然后回班级。吴璋已经来了,既然结果没法改变,他们就告诉了吴璋。吴璋听了之后,就出去了。他们不再问,他们也不知道吴璋能不能把刘琴带回班级。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