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打工

春节里,村微信群发布大堰垱镇召开现场招聘会,时间2月22日,也就是正月十一,敬请有打工意向的村民面对面去应聘。

岁月不饶人,我是没有缘分了,但还是很关注,内心很羡慕。如果岁月能倒回,家门口的招聘会,就有大把的机会,何必出门去远方?只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现在网络发达,信息传播快,招聘会的当天,现场盛况就传到微信里。打开视频,好不热闹,应聘者个个喜笑颜开,家门口就能找到工作,真是计划不如变化。

司机随笔的图片

想起我外出打工,酸甜苦辣,一波三折,哪有在家门口就能找到打工的事。在家一直种田地的我,早些时候,利用农闲打过短工,没有出过远门,舍不得几亩田土,故土难移,也是对种田地的一份责任使然。

使我转变观念是在一几年以后,大家都知道,我地以种植粮棉油为主。国以粮为安,民以食为先。粮食国家宏观调控,保障人人有饭吃,而且吃得起饭,粮食价格始终保持在一定幅度。只有棉花是经济作物,棉花又受国际需求影响,需求大,价格好,需求疲软,价格低廉,农民就不愿意种,棉花投工多成本大。

责任制到户后,虽解决了温饱问题,发展经济对农村来说还是瓶颈,农民想富裕起来还很难。政府从各方面想办法提高农民收入,引进各种经济作物,不是卖不上价,就是不适合我地,没有起到好效果就夭折了。

从九十年代中后期起,棉花行情转好,农民陆陆续续多种棉花,因为本地有种植棉花历史。由于经验不足,开始只能扩种塝田,沥水田。大部分人还在犹犹豫豫,只有少部人大胆尝试,尝到了甜头。针对这一现象,政府动员加与引导、提供种植技术,引进良种,使农民吃了定心丸,渐渐转变了思路,除种植少量粮食外,大部分田地种上了棉花。夏天田野一遍绿色的棉株,到了秋天,吐絮出的棉花,一眼望去,是白色的世界。

进入2000年,是棉花需求旺盛期,也是棉花价格最好时期,是农民收入最大时期,确切的讲,是农民把棉花种植到极致时期。经历棉花大起大落后,到了一几年,国际棉花市场疲软,农民没有棉花作经济支撑,收入大减。处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农民致富的愿望却越来越强烈。在家种田地的见到从外打工回来的人,见面就是捞大钱的,一种羡慕感由然而生。老在家的人不自然有些自卑,感觉没有出息。在家一直种田地的青壮劳力,纷纷寻求外出打工,来增加收入。半百有余的我,内心萌发出也想外出打工的念头,也想出去看看,看看外面的世界,体验不一样的生活,开启不一样的人生。

大部分人选择外出打工,上工地,进工厂,到城市做其它的。受其影响,我也出远门干过,还是想到距家近点,好照看家里几间房子,老了有个归属,就近来到了常德市。心里想一个地级市应该有我的容身之地,能找到谋生的职业。想法很美好,现事不尽意。当你身居其中,就不那么简单,要适合自己,待遇还可以,有点一事难求。找了些用工的地方,别人也介绍过,还光顾过路摊广告,不是不如意,就是被拒绝,像一个流浪汉游荡在大街小巷。犹豫过,彷徨过,终究其原因主要是自己年龄偏大,既没有文凭,又没有一技之长,还择其待遇。中间也短期干过几家,不用说,端人碗受人管,我是只想把事做好,而且还要完成好的一个人,免得被人指责,自己给自己争气,有强烈的自尊心一个人。有些老板还真有当老板的派头,神气凌人不说,还无事扒事找茬,做完事后见不得你休息,说些请你来了要做事的,不是歇的,气得你无地自容。他(她)暂时又没有别的事安排你,你说冤不冤。在这样的老板里做事我是干不长的,还钱开的多,他(她)也不会开多钱。俗话说,身体的病好医治,心里的病不好治。人的身心不愉快,打这个工,捞这个钱是不太窝囊了。老板与员工(打工者)是相互依承的,是相互尊重的,离开了起码的尊重,违背了做人的道德,就没有意义了,遇到这样的老板,我只能告辞说拜拜,拍屁股走人。

不想做的事违心去做,那怕将就去做,心里不舒服,会得抑郁症,虽然没有那么严重,总要自我调剂,及时做出调整。出来打工,寻求高收入外,那怕费力的活,身心要健康,干得愉快,内心不舒畅,就是自己折磨自己。

不灰心,自己安慰自己,继续打工路,老天关上一个门,还打开了一扇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有坚韧不拔的决心,不怕找不到舒心的事。别人推荐我,到人才市场去看看,每星期六是招聘日。呵呵,我是什么人才,一个种田打土块的,能有希望么。抱着试试的态度,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不去怎知道,或许能找着合适的事。

星期六,赶早去了湘西北最大人才市场。走进招聘大厅,人头攒动,每个格栏有一个招聘单位,男女求职者对应相应的职位,应聘条件,给出的待遇,进行咨询,填写简历。内心忐忑不安的我,游览了一圈,大多有年龄限制,文化程度(文凭),一技之长(证),有过相关经历等等,这些我都没有。近在咫尺的用人单位,却与我相距遥远。就在我失望的时候,出现了转机,天无绝人之路。看到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给企业招工,给出的条件符合我,是给武陵酒厂招工的。内心有点窃喜,咨询了一下,填了一张表。招聘人看了我的简历,说我俩还是半个老乡,我说你老婆是澧县人,他要我等通知,最后拜托他一定给我留个名额。

 

回到租房,等候电话,无事逛街市。宽阔的街道,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两边商铺,牌灯闪烁,一派现代化气息。

电话终于在两日后打来了,要我明天去上班。第二天,带着蒙蒙憧憬来到了武陵酒厂,一股酱酒香气扑鼻而来。往里走,一块牌子映入眼帘:开坛十里香,未饮三分醉。那曾想无意之中来到如此宝地藏有如此酱酒,还是中国十七大名酒之列。在家种田时,根本不知道常德市有武陵酒厂,还有武陵酱酒。不知是武陵酒知名度不大,还是我一个乡下人不知,也许是武陵酒高端大气没有进入平常百姓家,最主要是我见识少,孤陋寡闻的缘故,这次出来,使我增长了一些见识。

进入武陵酒厂,很快适应了厂里的活,一天8小时上班,有时加班。顺路的上下班还有厂车接送,我也顺其自然享受其中。从一个务农的农民,转变成农民工,从一个种田地打土坷的,成为工厂上班一族,身份短暂的变换,内心当然喜悦。在酒厂打工期间,任劳任怨,坚持去做。期间同事们来来往往,我始终坚持,也相遇了各种各样的人。

事不逐人愿,一是年龄渐大,二是到厂里下班的人接连发生了几起交通事故,造成下班员工伤残,甚至死亡,给家庭带来无可挽回的损失,也给酒厂带来负面影响。偏偏发生交通事故的又是年龄偏大的人员,也是加班后回家,人的精神体力欠佳。受此影响,我的合同到期,又是劳务派遣,不能继续签约,在武陵酒厂五年的打工生活画上了句号,只能另找地方,继续打工生活。

在常德市生活的7年里,告别了房租,人脉也广些了,现在找起事来反而没有先来时为难,唯一迈不过去的是岁月一道坎,只能顺其自然,有什么事适合自己就去做,健康的生活才是自己的。

© 来源/作者:马远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