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王二狗升官记

(一)

王二狗是绰号,真名叫王胜利。其祖上在满清期间还出了一位进士,可谓是祖坟上冒了青烟。王二狗家族凭此殊荣也风光了近百年之久。光阴荏苒,风水轮流转,随着时代的大变迁,王二狗家族运势衰败,一去当年光鲜亮丽的尊位。解放后,祖上分得几亩薄田耕种度日。到后来走集体化道路,一直到包产到户,因家里太穷,王二狗父亲连个媳妇也娶不上。王二狗祖父那叫一个急,可不能在这辈断了香火,可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了,后来经过多方努力,花钱买了个山区相貌平平的儿媳妇,接续了香火。三年后,受祖宗荫蔽,生了一个呱呱坠地的胖小子,其家人疼爱有加,视若掌上明珠。因生于狗年,用本地人的传统思想,以生肖十二相序列就起名为二狗。说来也怪,这二狗从小营养匮乏,身材不高,接人待物刁蛮古怪,一张杏黄脸上一对黑眼珠滴溜咕噜咕噜的转,显示出了几分机灵样。后来到了读书的时候就起了个官名王胜利,意喻人生一帆风顺,处处胜利。

司机随笔的图片

王二狗入学读书,心智还算高,数学,物理,语文老师一教就会,而且触类旁通,倒让人刮目相看。虽家境贫困,缺少营养,但学业一直没有中断。一直从小学升到高中完成了学业,应试高考,金榜题名,考上了一个普通大学,四年大学毕业,因国家不包分配,加上也无人情关系,就到广州,浙江一带打工谋生度日。年复一年,月复一月,打工只能挣的微薄的薪资,也看到外面大世界尔虞讹诈,生存不易。就回到故乡热土,准备找个工作,娶妻生子。

(二)

回到E地县城,从标准意义上讲也就是五线城市了。常年居住人口虽然不算太多,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干党政机关办事机构一应俱全。王二狗从出外读书到打工数年在外,猛然回到故乡,物是人非,什么都感到陌生,当年的同窗好友,在县城工作的也就少的可怜。幸有三五个人在行政部门做事,但由于长期少于联系,见面也尴尬无语。王二狗心里一个急,左思右想,乍个解决眼前的窘迫之感!终于想通了书本上的一句话:世人无路钱作马。不管三七二十一,在外打工多年尚有一定积蓄,就联系好几位老同学约定在某酒店一聚,几位同学心知肚明,这是一顿霸王餐,不去白不去,就满口答应,王二狗离别时还刻意叙情:“老同学聚会,情深意长”。王二狗走时还特意拍了拍老同学的肩膀:别忘了带夫人共进晚餐。然后心里呀甜的和蜜一样,王二狗自有他的花花肠子,心想以后还靠各位夫人给物色一个对象呢。夜幕降临,五线城市少有车水马龙,霓虹灯在闪烁着柔和的光线,王二狗早早就站在酒店门口,不一会,各位老同学就光临驾到,有携夫人同来的,单身狗就独自一人前来。来到包间,把盏推杯,酒意浓心,各自叙情感叹人生,对世道艰辛,无不一吐为快。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继续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三喝五幺,昏昏欲睡。相互醉眼朦胧,只恨相见太晚。走出酒店,夜幕沉沉,,树摇婆娑,春宵临风,花姿弄影。王二狗抱着老同学肩膀,含糊不清的吟晚唐王驾的《社日》:鹅湖山下稻粱肥,豚栅鸡栖半掩扉。桑梓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同学听后,翘起大拇指:才子,才子啊!在一片赞扬声中各自回归。

(三)

斗转星移,一眨眼半年时间已过,王二狗酒肉相邀老同学,时不时把酒言欢,也觉得是快乐人生。老同学也知道礼尚往来处世之道,就偶有小请王二狗赴宴。久而久之,各自早已视对方为知己,无话不说,无事不谈,一来二去,王二狗就说自己欲找一个事干,自从打工回来后,一天终日无所事事,闷的一个谎。这天下读书人就是不一般,脑瓜子灵活,知道人抬人的道理。王二狗的同学多次被宴请,意欲帮这个忙,就多了个心眼,就扑捉各方面的信息,就注意政府各方面的关系。那一双耳朵像兔子一样竖起来,无论是官场密闻,还是坊间传说,无不在脑子里过一遍。时间长了,听的多了,脑洞大开,一天从侧面知道花钱送了礼就能谋的一份工作。一天下午,电话相约,又是柔光交杯,几巡琼浆玉液过后,就向王二狗如此这般一番。王二狗听罢连连点头:“一切按老同学的意思办。还诡异地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几日就听到老同学的一个喜讯。得这个数,老同学伸出了五个指头。王二狗满口答应。第二天,五位数送到老同学手中,没出半个月时间,好消息传来,要王二狗拿上大学毕业证书和相关资料去报道上班。一切是如此的顺利,简直让王二狗无可适从。这一夜,在欢乐激动的气氛中,王二狗又是以东道主的身份,款待老同学和办事人。一切都在言欢中酒醉而归。

王二狗在E城土地管理局上班了。乡下的亲戚和邻居为之一惊。四下里议论纷纷,有人说:读了大学真好,找个工作又体面又光宗耀祖;又有人说:那怂娃这么多年在外,把挣的钱都挥霍一空,送钱买了这个工作。总之,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说这的道那的,过了一段时间,流言蜚语也就逐渐少了。王二狗照常一天骑一辆摩托车早起晚归去上班。所不同的是王二狗经常斜背一个布制胸包,有人见面打趣的叫声:“二狗"王二狗不温不燥地纠正:王胜利,叫王胜利好。见了乡邻男的叫叔,女的叫姨,从斜挎胸包里拿出香烟恭敬地给老辈点燃。然后微笑着离开,一副亲热可掬的憨厚相,一点都不像有些乡里娃进了城上班就高傲自大,见了人目不别视,一脸不屑。

(四)

王二狗走进政府部门上班,可谓人生春风得意,事无巨细,勤勤恳恳做着领导叮嘱的每一件事。为人也谦和,也逐渐懂得了工作中日常的一些潜规则。留颜观色捉摸领导意图,隔三差五借个故请领导及部门领导有个聚餐。王二狗心里很清楚,在单位上班的一部分不是红三代就是官二代。如果不被领导重视,即是埋头苦干一辈子,也不可能出人头地。平时花个小钱,请各部门领导乐哈一顿也不过几百元。放长线钓大鱼,才是立身之本。这个主意打定后就再也没有动摇过信念。冬去春来,世事无常。一天领导把王二狗叫到办公室,和颜悦色地说:“王胜利同志,至你进部门后,团结同事,工作努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你不但要把工作搞好,而且要向组织靠拢。今后有一些实际性的工作还要靠你这样有文化,有头脑的年轻人去干”。王胜利听在耳中,喜在心里。想到自己的所做所为果然凑效了,就连忙诺诺连声向领导表态:“一切听从领导安排,坚决把领导交给的工作做好,不辜负领导的期望。王二狗走出领导办公室,心花怒放,走起路来都有点飘脚飘手,无从适应了似的,但马上又镇定了下来,摇了摇头,从幻觉中定下神,会心的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天王二狗刚上班,领导就派给他一项任务,还特意叮嘱:“一定要认真办好这个事,不可扩大了矛盾,既要合法合理合情,有要维护好当事人于国家,集体和个人之间的关系……一大堆客套话和模棱两可的叮嘱把个王二狗弄得一头雾水。他接过卷宗细看了一遍,清楚了。因为开发征地遇上了麻烦。他晚上又一次约了几位老同学和熟悉征地的同事欢聚一堂,领教了许多心里没谱的处理办法,嗨,还确有真传。第二天就直接去了现场。把三方当事人叫到面前,详细询问之后得知是一位大娘因为征地伤害到自己利益,不时上访。王二狗心里明白一件事,农村人缺钱,多给点赔偿金事不就结了幺!但这话王二狗有不能说出口,他只能等待合适机会而为之。王二狗劝了奶奶劝姑娘,让三方从大局看,一直劝到夜幕降临,还没有结果,把个王二狗急的抓头挠腮,突然间,他灵机一动,把登子拉到大娘面前说:“这样吧,你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政府部门办事有原则,每一笔支出都有人管着,错了要负责任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自己掏钱再给你补助几百元,咱把这事结了"。大娘一听急了:“这成什么话,我只是要个理,乍能要你的钱,我根本就不是为钱去上访"。王二狗真急了,心想只要能把领导交给的事办好,也就顾不了什么了,就来了一句:“你就是我的亲娘,我在这里给你赔礼道歉了"。到了这份上,惊的在坐都还没话说了,大娘也愣住了,就顺势下了个台阶。佘事王二狗轻松就全给解决了。此事王二狗虽然办的有点尴尬,但完全安照领导的意图完满结束了。

(五)

机关的工作平凡琐事也多,特别是土地管理部门,面对的是群众贴身利益,为土地纠纷问题来找的,为审批建房手续来找的,为不服行政处理来闹的。时间久了,也都神经麻木了。工作人员僵硬的净白脸上也少了许多气血,应付着每一天,每一件事。偶尔也有谣言满天飞,有一个传言说王二狗的本家表叔在市里当政协主席,娃准能升。这话只有王二狗蒙在鼓里,一点也不知道。还有人打赌,等着看,好戏在后头哩。一天王二狗下班回家,刚到村里,一位家族长者拦住他,凑到面前,从兜里掏出一包中华香烟,硬是递到王二狗手里,并说:"胜利啊,你看叔申请的建房手续,村,镇都通过了,到土管局快一年了,也没有个结果,你现在是土管局的领导,看能帮个忙给批下来吧"!说完眼巴巴的望着王二狗。王二狗乍听称自己是领导,一下子脸红到脖子,实在不好意思的很。但又不好解释。只好答应到单位问问具体情况,并表态,能帮上忙的事尽量帮忙。事有凑巧,正好局里研究这些审批手续,不到一周时间,家族长辈的建房手续就拿到了手。这事一经传开,大伙翘起大拇指,说王二狗能办事,会办事。一来二去,求办事的人多了,还把王二狗给吓住了。他知道有的事能办,有的事压根就办不成。这样以来,没办成事的就在背后指责王二狗,甚至说王二狗的坏话,地头田间,做活歇气的时候就会拿王二狗当话料。

国家为了治理环境,对汉江流域研讨引汉入渭,对朱鹮栖息地实行生态保护治理,对汉江沿岸所有采石采砂场所一律关闭。从根本上彻底杜决非法开采者。这是一项艰苦而长期的重任。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配合做好这个事。最后经决定由土管部门成立治江领导小组,专项做这事。土管部门经研究决定由王二狗临时监管此事。王二狗上手后观察到白天无人采砂挖石,可到了晚上,大车,小车,农用车,一辆接一辆从江边取砂挖石。不到一月,王二狗就累的少气无力。由于市场需求量大,汉江治理停止采砂,砂价暴涨,一些不法分子,为追求最大的利益化,不惜一身试法。在政府强大的监控下依然夜夜采砂。王二狗一急,就采取了多种措施,在必经的路上设置钢架阻止车辆通过,在江边路上挖壕沟阻止车辆通过,晚上零点采取蹲守的办法阻挡非采者。

(六)

王二狗为治理采砂挖石,费了不少脑子和心血。这期间有人请吃饭,有人送烟,更有人送钱。更有人见了王二狗直接喊王局长,把王二狗叫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一天,王二狗的老同学打电话过来,寒喧几句,就直言说一个中层领导的亲戚建房,需要点砂石,望老同学帮一下忙。王二狗知道自己浆水罐罐从那酸了的,就满口答应,并给对方说小事一桩。这天下午,老同学就约了同学和王二狗,去了一处酒楼,幺三喝四的干了起来。几杯酒下肚,大家就胡拉八扯地闲谝了起来。各自把心中的怨言吐了出来。谈社会谈工作,谈家庭谈人生观,把所见所闻一古脑倒在了酒桌上,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B同学怒骂:"说现在很多单位办公室,冬天开着空调,腿下放着电暖器,门窗全部打开通风,太浪费国家资源了。放在家里允许吗?C同学说:“现在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多少事都是用钱摆平的。不说了,不说了,说多了烦,喝酒"。王二狗忧心忡忡说现在有人见面喊自己王局长!同学一听哈哈大笑,解释说这就是现在的世风。在酒场或求人办事,见了公安的叫局长,见了法院的叫庭长,见了交警叫队长,见了医生叫院长,见了生意人叫老板。酒醉吐真言,同学唉叹:民间老百姓说现在从村级就坏了,这种说法太偏激,有问题有腐败属实,但这种偏面的看法是不客观的,现在是一颗老鼠屎害一锅饭”,A同学忙摆手制止:“闲谈莫论国事,喝酒,喝酒”。B同学对碰一杯酒下肚,满嘴酒气继续刚才的话:“现在机关内有人忙,有人不忙,不忙的人天天坐在那里玩手机,咱一介小老百姓是沧海一粟啊!很多事情有看法没办法。就挣几个小钱罢了"。叹了一口气,说:“现在社会是一个利益交换的社会,没有了亲情,友情,唯利益至上"。接着阴阳怪气的背起了贾平凹《废都》里面的一句话: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几个人又谈了一些人情世故,官场潜规则,在唏嘘声中歪歪倒倒散场。一场酒会,王二狗彻底明白了处世的哲学原则,从心里感叹: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吁了一口气,明白了该怎样做事做人!往后的日子,王二狗从不习惯到习惯,最后还到了谁叫官名很舒服的感觉。过去是王二狗拿钱请人,现在是人拿钱请他,王二狗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为啥天底下那么多人头削的钉尖似的想当官,真是不当不知道,一当吓一跳。古人都知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何况现在这种经济秩序。晚上王二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难眠,想了很久很久,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有一天上班,走到村里,有人打招呼直呼王科长,王二狗听了笑了笑,心里美滋滋的。过了几天老同学手里拿着一个牛皮纸文件袋给了王二狗,打开里面是一沓现金,老同学在电话里说:区区小事,把司机师傅钱给了,剩余的买几条烟,帮了大忙了。王二狗给拉砂石司机钱,也不要,王二狗顺势落下了第一笔钱。由于司机都是在半夜零时拉砂石,机械的噪音搅的路边居民睡不了觉,就打市长长途热线,几次之后,也没啥效果,也就没人找拉砂石车的茬了,但隔三差五还上访。王二狗已经基本掌握了官场的规则,官盼民无事,只要没人闹,一切事情都好办。王二狗让拉砂石的司机给了几个爱带头闹事的人几个小钱,从此鱼安水安。这以后的日子,给王二狗送礼送钱的也多了,就习以为常了。到后来,干脆选一个日子,采砂人把挖掘机开到河边,天一黑全部开挖,王二狗就坐在车里在必经之路直接收钱,一车一交,直至天亮,汉江河国有资源变成了王二狗的印钞机。

(七)

王胜利要升科长了,有了钱会来事,朝里有人好坐官幺,谁让人家市里有靠山,一时沸沸扬扬的一股风就在单位刮起了。

这股风也事出有因,因为王二狗时来运转,也交了挑花运。他要把家里旧房翻新,盖一栋别墅式小洋楼。每天去王二狗家的宾客络绎不绝,测绘的,画图的,拉砂石运料的,大车小车不断。时不时还挽着个年轻姑娘在村里转悠悠一圈,霎时让村里老少爷们眼红。那些留守在家的长舌妇们无事就聚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的说道。王二狗的事便是重点了。一个妇女说:“看人家二狗才当了干部几年就发达了,这次要修别墅,整天跟在屁股后舔的人那么多,厉害呀"。另一个接住话茬:“看那个女娃长的水灵的,听说是高速路的,又听说是护士,还听说是公务员"。另一个长舌妇说:“过去二狗是毛驴肚,现在变成将军肚了"。在一阵妇女欢声笑语中听另一个妇女说:“二狗过去身上斜挎一个布胸包,现在换成纯黑牛皮的了。人是衣服马是鞍,过去瘦的是杏黄脸,现在吃成红苹果脸了"。在一阵笑声中,这些长舌妇才满意地散场,临走时一个妇女对刚才的妇女喊:“别操心人家二狗领的女女,先操心你家那个带把的吧。网络上传现在全国男的比女的多了三千多万,该出手时便出手,轰轰烈烈闯九州"。又是一阵轰然大笑。这笑声在空旷的村野听起来是那么的凄漠和让人无奈。

两月过后,王二狗家的房子建筑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也不见了王二狗身影在村里出现。早晨的农村静静的,风吹着枯草落叶打着旋一阵紧一阵松上下飘怱不定的吹着。长舌妇们又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吵成一团。一个妇女说:“听说二狗让抓了,判了十年”。另一个接腔:“判了十二年,是有人打市长热线,上边来人调查的,听说是渎职罪,受贿罪,破坏环境资源罪”。一个妇女接腔:“我娘家侄子媳妇在法院,我打电话问一下,说着急忙拿出手机,就拨打了电话,只听对方电话里“嘟嘟"响了两声,听到礼义小姐半生不熟的普通话:你呼叫的电话已转入人工秘书台,如果……请留言。打电话妇女脸一红,说:“这会准在开庭"。一堆长舌妇又是一阵笑声。村支书路过听到刺耳的笑声,过去吼道:“你家男人们辛苦在外打工,都不好好过日子,整天聚在一起嚼舌说是非,散了"。心里骂到:“一群骚娘们,说不定那天说是非又扯到村委会,大事没有,就鸡毛烂蒜皮的小事,麻雀戳了一竹杆——噪翻天"。

一周过去了,半月过去了,一月过去了。三个月过去了。渐渐嚼说王二狗的事淡了下来。村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然而我们的主人翁王二狗也就是王胜利依然在铁窗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