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那一份豆花真的变了

小时候,我最爱吃的零食,就是一位老婆婆蹬着三轮车沿街叫卖的豆花。豆花被整整齐齐地装在一个大桶里,一次性塑料杯也井然有序地排在一边,让人看了就忍不住买一杯来解解馋。

司机随笔的图片

每到阿婆的三轮车伴着三声清澈、慈祥的叫卖声出现时,我总会拿着一元硬币飞快地奔向阿婆。阿婆骑三轮车的速度是极其缓慢的,就是为了让孩子们可以赶上她。当我稚嫩的小手将热乎乎的硬币递给她时,她总是笑眯眯地收进小包中,再变戏法似的抽出一个杯子,用大勺在桶中盛出一勺豆花,放在杯中,撒上一小勺糖,再盛一勺豆花,再在顶部撒上糖。这样,喝到底部的豆花也有甜味。

当阿婆将满满当当一大杯豆花递给我时,我会握住那杯对当时的我有点重的豆花,大口大口地喝下,之后长叹一声,“此乐何及”!阿婆总是会叫我慢慢喝,一边关切地问我“够不够甜”之类的话。

当我一天天长大后,阿婆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阿婆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四五十岁的阿姨。

每天下午,她都会骑着看起来有点脏乎乎的三轮车,带着豆花经过我家,但她从来都不叫卖,而是用一个扩声器。那个扩声器可以记录声音,只要说一遍,那个扩声器就会重复无数遍。无限循环的声音里没有慈祥柔和的音调。

她从没让我感受到一点亲和力,我买豆花的次数也随之越来越少了,慢慢地,就很长时间没有买过豆花。

有一次我太想吃了,于是就买了一份,比原来小的分量,她要卖三块钱。而且她并不友善,每次都要我叫她好几声才会停下来,然后她再慢吞吞地拿出杯子,用一把小勺盛了豆花,直接倒入杯中,许多豆渣飞溅出来,她也不闻不问。等她放好时,就将小勺一把扔回桶中,发出让人感到难受的噪音。这碗豆花喝到后面,就没有味道了,原来她只在顶部加了糖。

那份豆花,真的变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