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红色烟火

路上挂了各式的灯,一条路一种灯,转了一圈去看,竟没有看到重样的。这两年过年最大的乐趣除了放假的悠闲莫过于去街上看灯,静谧的夜空闪烁着灯的绚烂颜色。虽然只能维持十天半个月,但看罢之后会期待着下一年的花样,每年缠在树上的小灯也算是是新年的一点新意,对春节的一份心意。
总觉得年来的太快,寒假也马上过去了十天。每次都这么感觉,但是想想以往的春节不也都是这样迎接的,没什么变化,可能是太多对春节的憧憬压过了来自时间的思考吧。

上周被乐胥邀请到家写春联,回到家又看到妈妈买好的一大打春联纸,红黄蓝的花纹,饱和度充足。想到各路亲人家里往年送去的春联,还是要找时间多写一些。
客厅的大木桌铺上两个毛毡,那尘封已久的毛笔墨盘笔搁一齐上阵。最有信心的还是隶书,笔法倒是没忘记,一幅一幅写的小心翼翼,行书楷书想找找去年写的豪放劲总也找不到。铺满整个客厅,红艳艳一片,颜色明亮好生喜庆,仿佛是得了个满堂红。
爸爸临近春节依旧忙,正值疫情,整天不清闲,今天也没有往奶奶家去,在家除了春联和晚上河南卫视的春晚,也没什么别的过年的迹象。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一个安静的与往日并无不同的夜晚,楼下吵闹的小孩过了九点都不见了。小时候的春节还是有烟花的,于是在脑海中拼命搜索些与烟火有关的回忆,那时人们挤在广场看烟花,在小院里和亲戚家的小孩放滋滋作响的“滴滴金儿”画光圈,我也被爸爸十一点多拉起来去和一些熟人放大烟花。
翻出来几根落灰的“滴滴金儿”,等到晚上和妹妹去外面要点一根,费了很大功夫,看到那一根迸发出了一瞬耀眼的绿色光芒,又转变为燃烧的明亮的金红色,这是一束火把,也是这一团黑夜里最璀璨的光,瞬间就将寂静的夜和冰冷的风驱散,点亮这片冬夜。
许久,许久没见过这样的烟火了,短到再也不能短的几秒,我已经见过了最珍贵的美好,见过了已成回忆的回忆,那些我浅尝辄止的记忆中的年。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