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打枣

忘了是几岁的一个中秋,一大家子人站在老姥姥家的大院里打枣。自从那次过后,年年中秋我都只盼这一件事。
无法否认的,那一次打枣的情形我记得格外清。舅舅站在那么高的墙上,拿着根杆子在浓密的树间敲击,那一片的枝间开始晃动,“哗啦啦”落下的枣也密集,像夏天突如其来的雨。掉在地上的声音也好听,杆子每在树上“啪”得清脆一响,就会有一阵阵“咚”的落地声,交错不齐,好像又接连不断。我们小孩子自然快乐,看从天而降的枣如同从天而降的宝物,在阵降敲击声和枣落下的声音中去捡拾地上房上滚落的枣,砸身上几个也无所谓。现在想想这场面,像无忧无虑地淋雨似的。而那枣从树上掉落,密集到在眼前模糊的一幕,自那之后就再没见过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有点像小学课文里琦君的那篇《桂花雨》里所写,我虽不至浓厚的思乡情,但其中相同的儿时欢乐所编织的情结是足以体会到几分的。那是一幅无比美好的画,封存进脑海里的,都是记忆的回声在迸发强烈的渴望。我的这点渴望,一连几年都没有再被满足。
满怀着期待打过去询问的电话,每次都带着心底的失落挂断。也不算小孩子了,但这样的滋味与小孩子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失落,别无二致。
一年一年的,打枣的声音还真是让人魂牵梦绕的节奏。

今年中秋节后去老姥姥家,我欣喜的是在不知多少年后的十四岁,我亲自敲响了这声音。今年这棵枣树长得不算好,枣树下只站了四个人,可惜那幅在脑海留存至今的画再无法复刻,现在眼前刺眼的阳光又烙下了另一幅画。
我把竹竿伸向绿叶掩映间的果实,笨拙地晃动和敲打,枣树簌簌作响,一颗一颗的枣儿“吧嗒”滚落在地,妹妹去捡,忙叫我先别打。多好啊,纵使不是叶片青枣纷纷而下,能再看到一次打枣的画面,也真是无憾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