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相互支撑,相互依赖,相互理解,相互关爱!

中午在食堂门口遇到女儿,老远伸出一双手,我以为想让我抱抱她,结果走到跟前,却是帮我把衣服的拉链拉好。并且说我,怎么不把拉链拉好?我有一瞬间的眩晕,这个是我的女儿吗?她什么时候已经长这么大了?已经到了关心妈妈的年龄!

司机随笔的图片

女儿从小不受待见,在那个家庭里,我们两个是最不受欢迎的,记得她刚刚会走路的那一年的大年三十,她就被奶奶喊到门外面院子里的石头磨盘上,给了她一双筷子,面前一个装了半碗鸡肉的塑料碗,半块馒头,我当时都看呆了,等奶奶把她安顿好,回到屋里,那一大家子人就开始坐下来喝酒吃饭,我茫然的站了半天,没有从任何人的表情和反映里看到,这件事情做的有多么不妥,所有人都心安理得,推杯问盏,包括她的爸爸。我默默的走出来,走到她的面前,把她手里的馒头轻轻地拿下来,放回碗里。把她抱在我的怀里,她在我的怀里挣扎着,回头看着那个有肉的碗,没有一个人追出来,我们两就这样离开那个有酒有肉的大年三十的盛宴,回到了我们自己的家。

大年二十九,婆婆让我们一家三口过年去她家吃饭,说一大家人在一起过节,热闹。孩子爸爸给我商量说,不能空着手去,可是家里实在没有钱买东西孝敬他的老人,于是就把我的父亲大年二十八送来的一块大约三斤的肉和两条鱼都拎给了他的父母一起过年。至今我还记得,孩子的爸爸当时给我的承诺,说他家不缺那点肉,拿过去好看一点,过完年,我们再拎回来,结果就一去无回了。

我把刚生了十二天的儿子放在婆婆那,自己抱着女儿回到家,吃什么呢,什么都没有,只有面和鸡蛋,我给女儿擀了一碗面条,放了一个鸡蛋,女儿靠在我的怀里,一个人用筷子慢慢的往嘴里吃,还含混不清地说着“肉,肉”,我知道她还在想着奶奶家磨盘上的那半碗肉,可是她不知道,那肉不属于我们,再想吃,我们都不能吃。我把她抱着坐在我的腿上,开始喂她吃面条,她一会也就忘了,一碗面条吃的干干净净,吃完了,还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给我说“妈妈,饱……”

七岁的时候,弟弟烧火,她开始蹲在锅台上贴饼,第一次贴的饼一半生一半熟,她兴奋的昂着小脸问我,好不好吃?当然好吃,女儿做的,当然好吃,她受到莫大的鼓励,从那以后就成了我的内当家,家里的所有家务几乎全包了,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凡她能干的基本全包了,我除了上班,下班回家就去干地里的活,家务基本不要问。十岁的时候和弟弟在家里包素饺子,韭菜鸡蛋馅的,弟弟擀皮,她包,有模有样,一个村子的人都去看。

后面的事情不想说了……

不记得有多久没有人在意过我,关心过我,父母已逝,这世界上似乎从此就没了可以关心我的人,所以我容易感动,有时候只要别人一个略带关心的目光,我都会无限的沉沦,可是总有那么一片蔚蓝,在这个世界上大放异彩,但那却是我无论如何努力都触摸不到的云天,我很累,我的灵魂游走在天地之间,找不到可以落脚的地方,就这样一直飘呀飘呀,到底要飘到什么时候,还要飘多久,我才能停下来?

在我的心目中,她还一直是个孩子,任性,认真,喜欢哭,爱撒娇,不知什么时候她长大了,我却没有发觉,今天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切切实实的感动了我。我的女儿是真的长大了,已经可以一个人挑起生活所有的重担,承担属于她所有应该承担的责任。我在这个世界上终于又有了能够给我关爱的人。对于女儿,我有深深的愧疚,她目前的所经历的一切,我都难逃其咎。这余下的时光,我会好好陪着她,相互支撑,相互依赖,相互理解,相互关爱!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