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假期日记(二十三)

晓兰作为陈二柱家的功臣,被二柱用板车重又拉回了家,二柱姐专程从自己家过来帮忙抱孩子,孩子用小被子包着,头上盖着一块赤红的蒙头布,小被子下面斜插着一根桃树条。二柱娘跟在车后面,一步也没有落下。姐姐帮晓兰把头也盖好,防止受风头疼,抱着孩子在怀里,也还是一遍遍的过来关照弟媳妇。
晓兰感觉姐姐的这份关心是真诚的,她想到下午姐姐到医院时,首先看的是她,然后才去看的孩子,而且眼里闪着泪光,想来她也是感觉晓兰第一胎就给娘家添了男丁,留了后,感激的吧。看过晓兰和孩子之后,姐姐和二柱面对面击了一下手掌,谁都没说一句话,但晓兰却是感觉到了他们姐弟掩藏在手掌里的千言万语的。无论怎么说,自己“母以子贵”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了,晓兰还是暗暗庆幸的!司机随笔的图片
板车刚进村子东边的小桥,晓兰就听到了公公的声音。
“炮,我都理好了,在门口大路上了,是现在就放,还是等孩子进家再放?”二柱爹显然已经在这里等了有一会了。“我看看孩子呗!”公公的声音里掩饰不住的喜悦,被子蒙着头的晓兰就像看到了一样。
“回家看,回家看,外面风太大了,天也好黑了,孩子太小,外面不干净。”二柱又接着说“炮,等晓兰和孩子进屋再放,声音太大了,吓着孩子。”
“就是,进屋再放。”二柱娘接着又问二柱爹“家里鸡蛋还有多少?你今天可再去买吗?”
“买了,买了,放心,不差吃的,我集集去买,鸡我也杀好了,没敢做,怕不合晓兰口味,再说,这月子饭,我也不知道哪些佐料能放,哪些不能放。嘿嘿,都弄干净了,回去我抱孩子,你娘两做吧!”
“看把爹喜的,行了,这下有孙子了,以后走路也把头抬起来走!”
晓兰和孩子刚进门,二柱爹就迫不及待的把鞭炮点着了,好大的一盘,炸了半天才停。这盘炮的作用是把这个不大的村庄里面的人差不多都引来了。婶子大娘们争先恐后的来看二柱家这个“带把儿”的孩子,不一会屋子里就挤满了人,大家欢声笑语,欢天喜地。二柱娘也是一会拿糖,一会拿花生的招呼着这些来祝贺的邻里们。
“二柱娘,这下开心了,去年这个时候还一天到晚挂着个黑脸,逢人就说,俺二柱命孬家里穷,连个媳妇都找不到,这不,一年不到,将来开拖拉机的孙子都有了。”
“哎,哎,那是那是的。”二柱娘随便别人怎么说,只管笑着点头,表示认同。
“晓兰呀,我的乖孩子,可算熬出来了,俺就知道你命好,争气,来,让我进去看看闺女。”村长老婆来了,一边用手扒拉着前面站着的人往晓兰面前挤,一面得意的说,她觉得这屋里所有人都没有她一个人重要,带着一种明显的高人一等的语气。
“大妹子,这都快黑了,你还来看晓兰,过两天让二柱上你门上给你报喜呗!”二柱娘跟前跟后的给村长老婆陪着笑脸,这不光是村长老婆“妻凭夫贵”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前段时间二柱娘被村长老婆给数落了,数落的很严厉,就差没骂了。
那天,村长骑着自行车带他老婆去县城包牙回来,刚巧遇到晓兰下地摘辣椒回来,背上背着半口袋刚摘下来的辣椒,看着晓兰这么重的身孕,天天还要干活,村长老婆当时就来气了,当着晓兰的面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村长骂她,人家家务事,你要是瞎掺和,别怪我不给你面子。晓兰也劝她,不要生气,“医生说,不干活不利于生,让我尽量多运动呢。”晓兰由衷的感激这个干娘对自己的疼爱。
第二天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还真趁着村长开会,晓兰下地摘辣椒的空,跑到二柱家,二柱娘正在洗碗,逮着二柱娘就是一顿凶。
“晓兰马上就生了,医生检查了,说是胎位不正,这本来就不正,你还天天让她垮个篮子摘辣椒,我可给你说好了,要是晓兰和孩子有个闪失,你家也不要过了,我能闹腾死你,这要是今年晓兰没嫁过来,你家那八分地辣椒是不是都要糟蹋了,都要烂地里了?”村长老婆走的时候,就把二柱家洗衣服的大铝盆半真半假的踢了个底朝天!
二柱娘哪里敢还一句嘴,直到村长老婆走了,自己才坐到板凳上,重重的喘着粗气,朝着村长老婆走的方向吐了几口唾沫,小声了骂了几句。从那以后就对晓兰比以前好了一些,晓兰尽管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婆婆对她的态度哪怕有一点点的不同,她都能感觉的到,自晓兰进门,婆媳两从没有吵过架,但是小的不开心总是难免的,加上二柱作为儿子和丈夫的双重身份总是发挥不好,有时甚至不但做不到“两头瞒”还偶尔做个“两头传”,这让晓兰很难做,所以婆媳之间虽然没有挑明了说,但芥蒂也就慢慢的滋生了,娘儿两常常陷入那种“面和心不和”的尴尬里,二柱却浑然不知!
村长老婆是最后走的,临走的时候对晓兰说,“月子一定要好好做,我回去准备准备,孩子十二天吃喜面的时候,我也得给你长长脸,一定照着娘家的规矩像模像样的来,现在儿也有了,这村子你就永久扎下根了,抻开肠子好好过,看哪个还敢欺负你。”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故意声音抬大了很多。“以后就好好带孩子就行了,身体不恢复好,千万不要逞能下地干活,到时候落下月子病,没人替你受。”村长老婆这几句话说的头头是道,谁也不能说个“不”字,就听二柱娘隔着门替晓兰应了,“她婶子,你放心,这不出月子,我们绝对不让她做任何事情,眼下正是秋收,无论多忙,都绝对不忙着晓兰。”
“那就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晓兰我可就交给你了。”村长老婆说着就出了门,在二柱一家的挽留声中渐渐走远了。
孩子出生第六天,按照当地的风俗,二柱要去晓兰娘家报喜的,那天一大早,二柱娘就过来跟晓兰商量去村长家报喜的事。
“晓兰,娘上个集就让你爹买好了肉和酒,你看你们那边还有啥讲究不?”
“一地一规矩,我既然嫁过来了,就随你们这边的规矩吧,我也不懂,您看着准备,有个差不多就行了吧。”晓兰躺在床上喂着孩子笑着对婆婆说。
皖北农村男孩六天报喜,女孩九天报喜,男孩报喜买的是酒和肉,女孩报喜送的是点心糖。所以遇到女婿上门报喜,别人就会问:“女婿今天买的啥来报喜的?”倘若家主回答:“六瓶酒,六斤肉。”不用问就是男孩,假如家主带着怨气说:“哎,四包果子,四包糖”不用问,肯定就是女孩了。还有一个规矩,娘家接孩子满月的时候,男孩二十八天就可以接了,女孩必须三十天,一天都不能少!
二柱去报喜那天中午,晓兰本来以为自己也可以抱着孩子一起去,却给婆婆拦住了。当地还有一个规矩,闺女生孩子没满月,是万万不可回娘家的,有晦气,娘家会不顺很多年。晓兰想她们贵州农村,生过孩子的妇女是最受欢迎的,都抢着往自己家里拉,沾沾喜气,要是不去哪家,人家还会不高兴,说看不起人。
村长家中午留了二柱吃饭,村长两口子很像样的招待着自己的“女婿”。村长还喝的有点高了,非要跟二柱一起回去看看外孙,被村长老婆拉回来了。“不要说今天你不能去,就是十二天送喜面,你也只有在家看门的份。你最早看到孩子,也得二十八天接晓兰满月才行。这么大岁数,连这点礼数都不知道。”村长老婆翻着眼白了丈夫一眼,看到村长的样子,又不禁笑了起来:“真个似的,这半路捡来一个闺女,还真疼得跟肉一样了。”
孩子十二天了。头天,二柱家就有亲房近业的来帮忙办事了,该烀的肉都烀好,该炸的鱼都炸好,门口搭了一个可容纳十桌客人的大棚,女眷们也头天晚上就把第二天要用的青菜,葱姜蒜都洗好码好了才回去睡觉,晓兰看着这满院子的喜气,闻着满院子的香气,感觉天堂离自己也不过就一步之遥,原来幸福这么简单就可以得到!要是爸爸妈妈也能来看看孩子该有多好!
随着鞭炮声响起,村长家作为晓兰的娘家人浩浩荡荡的来了。两辆拖拉机,每个拖拉机上放着四个圆形的巴斗,每个巴斗上都蒙了一块颜色不一的布料,有红的,绿的,花的,而且扎着巴斗布的都是染上红颜料的线。毛线,孩子的小衣服,小被子,小毯子,蒙头红子,都摆放在巴斗上面,五颜六色,好看的晃眼。八个巴斗里面装的分别是 : 一巴斗鸡蛋,一巴斗大米,一巴斗白面,一巴斗红糖糖,还有四个巴斗装的全是麻花。别看有四个巴斗的麻花,这麻花可是散货,这样的吃喜面妇女孩子来的多,从进了门孩子的嘴巴就是不闲着的,一直吃。孩子的母亲也是趁着孩子吃的空,扭两根放在嘴里,接着一连声的夸着,真香。
这巴斗的多少是根据家庭条件来的,娘家有,就多两个,娘家穷,就少两个,多两个少两个闺女都不会说,但是这八个巴斗送喜面,对这个小村庄来说,还是“大闺女上轿—头一回”。正常能有六个就已经是相当好的了,大多都是四个。四个里面,必须要有面,其他都可以不要,不然怎么叫送喜面呢。
二柱这边的亲戚把车上的东西往下搬,二柱一家把以村长老婆为首的晓兰娘家人接天神一般的往屋里影,其他亲戚可以坐到外面的客棚里,唯独娘家人是一定要坐在堂屋里的。而且村长老婆今天的位置一定是堂屋的正当门那一桌,还要坐在那一桌正当门的那个位。难怪有人说,“等你添了外孙了,你就去你闺女家拽个正位”说的就是这。没有谁在哪里这样规定的,但是所有人都是这样做的,这也许是女儿对养育了自己多年的母亲,能给的一种最大的荣耀了。
村长家这排场,都是大家眼睛能看到的,从此不光是晓兰,似乎二柱这一家子都在这个小村庄里“鸡犬生了天”。对二柱家来说,这个买来的媳妇就像是天上掉的馅饼,一下子就把所有的好运气都砸在他们家这个院子里!
晓兰的月子不用说是坐的极好的,白里透红的脸蛋,高高隆起的乳房,浑圆微翘起的屁股,就是最好的证明。人也好像长高了一些,从后面看,十七岁的万晓兰真的就像是一个大人了。这一切都让晓兰渐渐具备了一个成熟女人的外在美。
村长在孩子二十八天那一天,早早就把晓兰娘两接走了。接满月最多过一晚上,农村有句话叫“挪尿窝”。晓兰从娘家回来,也就意味着她的月子做完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